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真白】风霁影顾(1-2)

*cp真白,bl向。
*没剧情没智商没文笔,想哪写哪。
*文题无关典型代表【喂。

一、
顾齐风初见吴子冀时两人都才刚十岁出头的年纪。那年他硬是要跟着去太白交流的师兄们下山见世面,始终不得准许最后竟自己偷跑了下来。到他露面同师兄们汇合时一行人都已经要出了襄州地界,便也没辙,只能带着这么个小尾巴在后面。
好在小家伙还算懂事,从不添麻烦——除了他怕冷这是当真没办法。
“冷吗?”那时的吴子冀声音温和里还带着些稚嫩甜软,让顾齐风控制不住地想到他来时路上吃到的糯米糍糕。
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小道长有些委屈地扬起头来,他小脸被冻得通红,手更是僵得不成样子。“冷……”
“哎呀怎么冻成这个样子!”小剑客眉头立刻紧皱起来,解了自己那件带着绒绒毛领看起来就暖和的外衣给他裹上,拉过他手来合在自己双手之中给他哈气。“别在外面受冻了,先跟我来吧,等下我会跟你师兄们说的。”
“你不冷吗?”
“我本就是秦川人,早习惯了。”
吴子冀这么说着,偏巧一阵冷风过来吹得他抖着膀子打了个喷嚏。顾齐风一见哪还乐意,连忙让他把衣裳穿回去,吴子冀却只朝他露了个笑脸来。“就这一会儿不怕,你都冻了那么久,生病怎么办?”他这么说着,牵了顾齐风起来,领他往弟子住处去了。
顾齐风就那么傻愣愣地任他牵着,平日里那些鬼灵精的小盘算和装腔作势全都跑没了踪影。这个人真好,这个人有点傻,这个人笑起来真好看。他满脑子就是这些个乱七八糟不成调的玩意儿,他想跟拉着自己的小太白说点什么,却又怕一不留神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全都失口交代了出来。
吴子冀的手很暖。像他的笑,他的声音,像他的人。真是个温柔的人。顾齐风心说。但他大概对谁都是这般好,不然又怎会来关心才第一次见到的自己。
“怎么了?”关上屋门的吴子冀回过头来,见那小道长紧盯着自己一言不发,有些苦恼地摸了摸鼻子,露出个有些尴尬的笑来:“哎,我太擅作主张了,都没问你愿不愿意。你生气了?”
“不,不不不没有的事!”
在他看过来的那一瞬间顾齐风只觉得连心跳都停止了,头脑一片空白耳边一片寂静,像是天地之间只剩下太白干净温柔的笑脸。他有些困扰,歪着脑袋仍旧盯着吴子冀看,他想把这样的慌乱心情说给眼前人听,踟蹰着好半天却整理不出半个话头,都不知该从何说起,又如何去说。
顾齐风少有这般无措的时候。
甚至于吴子冀递来热水时他险些手抖打翻了杯子。
“小心!”
“对不起对不起!”
吴子冀想了想,在他面前蹲下来扬起脸看他:“你别那么紧张,我叫吴子冀,你呢?”
“顾,顾齐风……齐楚的齐,风花雪月的风。”他顿了顿声,大约是视角的变化让他终于稍稍轻松了些,小家伙双手握紧了手里的杯子,颤悠悠地又继续道:“那个,谢,谢谢。”
“这有什么。”
吴子冀笑眯眯地伸长了手安抚似的摸摸他脸,站起身把衣裳穿裹好,再回头却看见顾齐风红着脸发怔。
“你怎么了?”
“你,刚刚,我……”顾齐风胡乱比划着,指指自己的脸,又做了些毫无意义的手势,支吾半天说不成句。
小太白愣了会儿才理解过来,旋即又笑出声:“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小弟,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跟你刚刚简直一模一样,就没忍住。”
“不不不,你不用道歉,没,没事……”
“哎你别紧张,先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和你师兄们说一下,别他们担心。”
“好……”

“那小家伙真挺不错,这么小就这么懂事,哪像齐风这小崽子。”领队的师兄翻个白眼,他身边顾齐风严严实实裹了几层吴子冀的厚衣裳,闻言朝他扮了个鬼脸,被冷风一吹又立刻把脑袋缩回毛绒绒的衣领里去。
“子冀是个好孩子,要照看着母亲跟两个弟弟,习武却也从没松懈,一向是极勤快的。”对面太白的师叔却语带叹息,摇头不止,“可惜他天分并不很高,怕还要吃不少苦。”
“那真是可惜了……”
顾齐风听着他们闲谈,有些无聊地四下乱看,一转眼就瞅见吴子冀缩在不远的屋檐底下,发觉他看过来时还朝后躲了躲身子像是要藏起来。
那地方真的不远,这边的谈话在那边能听得一清二楚。
瞧了瞧身边跟人交谈正欢的师兄,顾齐风胡乱打了声招呼,扭头就朝吴子冀那跑了过去,硬拉着他跑去了别处。真要说小,顾齐风也不小了,方才他们对吴子冀的一番评论他还是能听懂的。
这些话不该让吴子冀听见。顾齐风心想。他是那么温柔那么好的人,不该让他听见这些伤心。他不该伤心,他就应该笑着,他配得上这世上一切好的东西——不,或许是这世上再好的都配不上他。
可刚才转头看见吴子冀的时候,顾齐风分明地看到他脸上还没来及藏起的失落悲伤。
两个孩子沉默着在雪地里走了很远,兀地那小道长弯腰抓了把雪,飞快地塞进小剑客衣领里去。
吴子冀惊呼一声,伸手去抓又抓不出来,细雪转眼就化了冰水激得他一个哆嗦。他有些气恼地回身去扑顾齐风,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贪玩的,很快就滚成了雪地里的两团白球,再爬起来时互相指着对方满头满脸满身上都是白花花的雪的模样笑个不停。
两个人倒都默契地没提起方才的事情。顾齐风低下头由着吴子冀把他发上的雪花清理干净,他的手依旧是暖暖的,轻轻软软的从顾齐风脸侧拂过去。吴子冀眉眼都蕴着和暖笑意,直叫小道长看得移不开眼儿。
他就该笑着的,就该这么笑着。

二、
真武一行人在太白停留了约有一月,眼看也快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嗨呀,无量天尊——”
小道长老神神在在地摇头晃脑,掐完了指诀拂尘一摆,朝对面的小剑客勾勾手。
“依贫道看,少侠今世姻缘必望南寻,若是路经了襄州,贫道倒是能尽番地主之谊。”
“小小年纪,胡言乱语搬弄玄虚,该打。”吴子冀仍是温温和和的模样,却到底是已经同他玩熟了,学着长辈们的措辞,分毫不让地还嘴回去。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搁在一旁的长剑,利刃出鞘朝真武像模像样地挽了个剑花。
顾齐风笑嘻嘻地朝他眨巴着眼睛,解下对于孩童来说总嫌过于沉重了的剑匣,活了活膀子,提了双剑在手。“哎,若是我赢了,等走的时候你随我们一道回襄州吧?”
“不去,秦川挺好。”吴子冀说,“我还要照顾母亲和弟弟呢。”
“你总说你那两个弟弟——”顾齐风边说边舞了套招式,慢慢把僵硬的身子活开,“我怎么一直没见过?”
“你来之前叶城闯祸被罚了一个月的禁闭。檩雀还太小,母亲在家里照看他。”
说着吴子冀叹口气,可瞧见顾齐风慢悠悠打太极的架势复又笑出来。他把剑又放下,拉着他在石桌边落座:“你坐好。”小剑客抬起手来捏上他双肩,按揉敲打颇有一番章法,顾齐风舒服得眯起眼来,身子朝后一仰没骨头似的靠进吴子冀怀里。“你坐好啊。”太白在他头上拍了拍,小道长却听不懂似的,扬起头看着他傻乐。
“笑什么?”
“子冀,你这么好的人,以后谁跟你成了亲,一定幸福得不成样子。”
“别是嫌我又穷,又学不出本事,我便知足了。”
“那要不你嫁给我好了,”顾齐风说着,轻轻把吴子冀双手拉到身前来,放手心里合住,“我不嫌你的,我最喜欢你。”
他身后吴子冀愣了愣神,干咳两声别开脸去。大约这小道长并不清楚自己都说了什么。红着脸的吴子冀暗想,一时倒是无所适从得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抽回手。
“我是男的。”
“我也没把你当过小姑娘啊。”
顾齐风许是只长岁数不长见识——眼下吴子冀对此深信不疑。
他觉得顾齐风一定是背道书背傻了,才会这样说出这些没羞没臊不成体统的话来。不知这称不称得上大逆不道。思及此处吴子冀慌忙四下打量一圈,见周围无人才放下心来。他可不想看顾齐风挨骂。
“你不要乱说话,叫别人听见要笑话的!”
“笑就笑嘛,我又不能少二两肉的。”
“你……我不理你了!”
吴子冀气鼓鼓地背过身去,坐着的那个连忙凑过来哄他,好声好气地给他赔不是,又小心翼翼地去扯他衣袖。“好嘛,我不说了,你别气呀。”他捏着人袖边儿晃,见没被甩开又大着胆子去勾吴子冀的手。吴子冀本就不是个能生长气的孩子,当下就给他这模样逗笑了起来,转回身没好气地搡他。
“去去去,念你的无量天尊去。”
“无量天尊——”
到底越是欢快日子就过得越快的。两个小家伙谁都舍不得谁,顾齐风硬是要拉着吴子冀跟他一道回襄州去,可自然是直到最后都没能遂了愿。
吴子冀送他一路送到太白山门下,还想再往远了跟。他家在鹦歌镇上,勉强也能拿顺道回家看看作借口的。没想刚刚还闹着不肯分开的顾齐风却又不依了,松了牵着的手,把吴子冀往山门里推。
“你要是再多跟一段,我怕我不是要把你打晕了带走,就是要把自己打晕了赖着你。”
“那……你照顾好自己。”
“嗨呀我知道,怎么说我可比你大呢,哪用你这么千小心万小心的——”顾齐风说着说着声音就哑了下去,忽地就抱紧了他,脑袋埋进太白毛绒绒的衣领里去,“说好了,你要来真武找我。”
“嗯,我答应你。”吴子冀还是笑盈盈的,轻轻拍着他后背哄他:“不哭。男子汉哭哭啼啼的,像个小姑娘。”

“师兄师兄!我终于出来了快闷死了……师兄?你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被关完禁闭出来的叶城还没来得及在他大哥跟前蹦跳,就瞅见吴子冀抱着剑呆坐着,直愣愣地盯着前面的空地看,一副若有所失的模样。
“没有……我这阵子新认识了一个朋友,前两天回襄州去了。”
“襄州?那是哪,远不远啊?”
“说远也不算远吧……”
小剑客仰头望南方远处看,却除了茫茫秦川雪便只看到跟雪一般苍白的天色。顾齐风说襄州都是云,就像秦川都是雪一样,也是白茫茫的,但一点都不冷。
“你来襄州,我领你看呀!尤其日出日落的时候,云都被染得红艳艳的,比平常时候还要好看!”
顾齐风那时是这么说的。
“师弟……你说我若从今日起加倍地练习,什么时候能有跟师兄们一起去真武交流的资格?”
“不知道,不过师兄你现在的练习就已经远超出师父布置的了,再多要吃不消吧?”
“不要紧的。”
我想他啊。吴子冀朝叶城笑弯了眸,冲他招招手让他在面前站好,把他胡乱束起的头发解开重新扎了个整齐利索的高马尾。叶城想歪头去看他,却被在脑门上轻轻地拍了一记。
“你坐好啊。”
一句话出口吴子冀突然恍了恍神,转眼复又摇头笑开。
“好了,去玩吧,可别再惹祸了。”

——————————————
那什么,我浪回来了_(:з)∠)_
迟来一天的儿童节快乐!
真武会去太白啥的是纯私设,毕竟太白真武关系那么好,太白年年派人去真武,感觉真武可能也会让弟子去太白吧……这种。
最近沉迷我家唐萌无心码字,跪下认错。估计,可能,大概,八成,会更得异常缓慢吧……我错了_(:з)∠)_

评论
热度 ( 7 )
  1. Silentblade乳燕归巢你归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真白安利站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