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白唐】夕江留燕顾繁星(一些番外什么的)

*几个短打小番外w
*内含真白cp请注意。一句话真武燕存在。
*依旧没文笔没逻辑没智商(´▽`)ノ♪

一、排名什么的。
叶城在唐青霖那受了委屈。委屈的叶城委屈地跑到吴子冀跟前可怜兮兮地哭诉。
唐延曾开玩笑问过唐青霖自己跟傀儡哪个比较重要,而这方面的事上从不懂玩笑的唐青霖认真思索了一会儿,选择了自家弟弟。少年自然是高兴得不行的。
而同样的问题,叶城后来也半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唐公子却毫不犹豫地告诉他:“傀儡。”
“你说!我跟娃娃哪个好看!”
“娃娃。”
“你!那我跟娃娃哪个能打!”
“娃娃。”
“唐青霖!我最后问你!我跟娃娃哪个能让你舒服!”
“……”
单方面的争吵跟无理取闹最后以叶城被狠揍了一顿告终。
吴子冀苦笑着开始怀疑自己一直以来对师弟的教育是不是真的哪里出了问题。“换我也要把你往死里打。”他说,极为无奈地拿手指点了点叶城的脑袋。
于是正垂头丧气的年轻人更加沮丧起来:“在青霖心里,唐延第一,琴臣第二,我只能排第三!琴臣,琴臣就是那个娃娃!”
“你不是排得比唐门都高吗?”
“……”叶城突然领悟到什么叫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什么叫做拨云见日。唐青霖把唐门看那么重,不怕别人议论自己却不愿唐门名声受人非议,他叶城却还能排得比唐门都靠前。“有道理!师兄我先回去了,一会儿青霖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他倒是没想唐门对于唐青霖来说是毋庸置疑压根儿不需提及的首位。
只怕人家没你在跟前缠着高兴都还来不及。吴子冀又好气又好笑地送走了叶城,转头看向拎了酒进来的顾齐风:“我总觉得,师弟莫不是傻的?这么好哄。”
“你总跟贫道面前提那叶小子,贫道可是要不乐意的。”
“那道长能把我怎样呢?”
顾齐风会把吴子冀怎样,大概也只有窗外老树同在那树上做窝的老雀知晓了。
却说叶城回去之后,缠了唐青霖许久才算把美人哄消了气,转脸儿又死性不改地问起来:“青霖,我要是跟唐门比,哪个能排前头?”
“唐门。”自个儿莫不是寻了个傻相好。唐青霖眼看着他又要委屈起来,便是再不懂他心里这些个弯弯道道的也该明白过来,那双好看的眼睛久违的又露出了看傻子的鄙夷神色。他抬手,扇子扬起来,轻轻地落在了叶城头上:“但若为你,我都大可不要。”
(从慕情的语音来的脑洞,曲姐姐心里寒江城排第一桃子排第二我只能排第三那句,真的超可爱啊_(:з)∠)_)

二、青龙会什么的。
“我当你睡了。”叶城歪过头瞅他,素来千杯不倒的人眼里头竟有了醉意,甩甩头,把手上的酒坛丢过去。
唐青霖抬手接了,仰头灌一口酒,闷不吭声地在他身边儿坐下。这人闷着声跟哑巴似的叶城倒也早习惯了,随手又把酒坛夺回来,自个儿跟喝水似的灌。“在这陪我干耗着又不说话,你不如睡觉去。”太白说,白眼快儿翻到天上去,“你不说话,我可不给你酒喝。”
“子冀的事,”唐青霖错开眼不看他,好半天最后还是没想出什么更委婉的说辞来,“我已知道。”
“哦……”
挺没趣的。这样干巴巴的对话实在没趣,不如不说的好。叶城烦闷地抓了抓头发,一不留神又扯送了发冠,脑后马尾松垮垮地歪垂下去,倒显得比它主人还要没精打采。
“其实吧……师兄什么人我清楚的,做出这种事,他一定也有他的道理。我就是心寒,师兄的为人他们哪个不知道,平日里一个个都没少受师兄照顾,怎么这就……”
叶城说着说着突然就哽了声,抬手遮了眼睛,垂着头再不说一字,好半晌断续地传出带着抖的苦笑声。唐青霖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把他抓着酒坛的手轻轻扒下来,握在手里头,拇指在他手背上安抚似的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划,磨蹭得叶城有些发痒。
“我没事。”这人跟猫似的。叶城扬起脸朝他挤出个笑来,说话声音轻得像气声,带着哑,偏又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青霖,我问你……”
太白反握住身边人的手,握得太紧力道大得唐青霖都觉了疼,他却像全然无知似的。唐青霖皱了皱眉头,却依旧没说话,仍是一副平静冷淡的模样回望着他。
“若是我叛入青龙会,你……”
“我同你一起。”

三、听雨峰决战。
那天一早唐青霖读完了信就要出门去,叶城好奇,偏他又什么都不说,信纸往怀里一揣,分毫不给他瞧见。
“你总要告诉我去哪吧?”
“找唐盟主。”
“那我陪你啊,他那人你自己找得找到什么时候。”
信是从唐门来的,叶城知道的只有这么多。可他听闻青龙会近来似乎盯上了唐门——消息是同门师兄们说的,也不知真假,他倒想找个人探听清楚,但顾道长的酒楼早已转手出去很久了。
却总归不得不防。
“有事托你。”
“你来找我帮忙,怎么还冷着个脸的?”唐青枫笑盈盈地一展折扇,随口打趣道。
唐青霖根本没搭理他这话,只又继续道:“把唐延留住。”
唐延是水龙吟的人,得听他们唐盟主的。偏巧唐青枫又是他一直崇拜的人,唐延不听他哥的,可唐青枫说往东他绝对一头朝东扎到撞墙。
唐门危急确有其事,唐青霖定是要回去的,但他不想唐延回去。此番巴蜀必定要成一片生死乱局,唐延的本事能否自保都是问题——至少唐青霖是这么认为。
“你是他大哥,有事却尽是找我去说……”唐青枫倒不慌不忙的,眼看唐青霖皱了眉头才收了闲话,仍旧笑盈盈地点点头,“我给他找些事做便是,但他若偷跑去,可怪不得我。”
办妥了这事唐青霖便动身直奔巴蜀。他没赶叶城,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把这块牛皮糖甩得掉。叶城也没拦唐青霖,他知道这个把唐门看得比命重的唐门弟子,不是他能拦得住的。
“明日一战,你可千万小心。”
唐门与青龙会相约决战之日在即,叶城怎么都不得入睡,翻过身却发现唐青霖也大睁着眼迟迟未能成眠。太白担心得厉害,伸了手把他搂进怀里,又是好一番叮嘱。
倒是赶上了吴子冀会念叨。唐青霖暗诽,却到底也只是点头应下。他不太想跟叶城提起吴子冀,那人走得毫无征兆全无道理的,叶城到现在都还不很看得开。
“青霖,你……真的非去不可?”
“我姓唐。”
唐青霖的回答坚决得不容半分商量。叶城也没指望他真能不去,会在这种事情上退缩,就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唐青霖了。他只得低低叹了一声,又把怀里人抱紧了些。而唐青霖想了想,犹犹豫豫地凑过去,亲了亲他的眼角。
“放心。”唐青霖说,“你顾好自己。”
他是猜着叶城定会偷偷跟去了。
听雨峰这一战大约称得上是叶城经过的最为危险的一战,就是惯经生死的唐青霖也少有遇见这般场面。那当真是一个大意就会丢掉性命的。眼看同门伤亡惨重唐青霖险些红了眼,唐门纵鹤擒龙的本事叫他使得出神入化,面前敌人一个接一个倒下,他冷着脸拂去折扇扇骨上的血迹,身子猛得腾空而起暗器落雨般撒下,转瞬便又取了从身后偷袭而来的敌人性命。
可叶城是不杀人的。趁着空隙唐青霖四下找寻,却没见着太白。
他若是没跟来才最好,唐青霖心想——直到那个白衣剑客突然出现在他与药人傀儡之间,剑光乍现迅如风雷,又绵绵如烟霞满天。
“你这叫我怎么放心得下。”叶城收剑回身,笑盈盈地看他,身后是躺在地上被断了手脚筋脉的药人傀儡。
那一战最后却是公子羽出面拦了明月心。唐青霖只知道战后一个魂不守舍的真武小道长快马加鞭地赶了出去,却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似乎见到了唐延的身影。
“你都见着他了,不就是说他没事吗?”
“万一呢?”
唐青霖是真宝贝他那个弟弟。叶城老大不乐意地洗着琴臣的衣服,撇着嘴委屈巴巴地朝天翻白眼。他又想起来自个儿在唐青霖那连前三都排不上了。
“……叶城。”唐青霖跟看傻子似的看他,末了扯着他衣领把他拉起来,少有的主动吻了他。“去找唐延。”
“……唐青霖你根本不爱我!你就把我当条狗!狗也没这么使唤的!”
“你去不去?”
“去!这就去!汪!”

评论 ( 4 )
热度 ( 8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