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白唐】夕江留燕顾繁星(10-11)(完)

*cp白唐。最后两节了超大量的真白出没……抱头蹲。
*所以这个坑完结了……安逸而久拖的短打。
*没文笔没剧情没智商。
*我,我忘了标了!又是一脚急刹车!

十、
吴子冀在门口惊魂未定,屋里头唐青霖也呆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他这才算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叶城带回了家,满脑子乱七八糟地纠结着被外人撞见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该如何是好,第一反应就是反手把身上同样还呆愣着的叶城给掀了下去。
吴子冀还在头脑发懵地想着为什么唐青霖会在自己家又跟叶城抱在一块儿。他不知道叶城昨晚上什么时候跑了出去,更不知道叶城都对唐青霖做了些什么又怎么把人带回了家。他本只是惯例来叫贪睡晚起的师弟,谁想竟然碰上这么个景。
唐青霖推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吴子冀还在院子里发呆,两个人对视了好一阵,大眼瞪小眼的都尴尬得厉害。
“咳……那什么,早啊……”
“……嗯,早。”
事实上唐青霖现在急着回家,唐延还在家里头等着他。和叶城背着吴子冀偷跑出去一样,他出门的事唐延也全不知晓,眼看时候不早,要是唐延一觉醒来发现不见了哥哥该急成什么样,唐青霖想想都心焦得慌——他先前还跟唐延约好了这几日不做活儿专陪着他玩。
毕竟是亲生兄弟,也是宝贝得紧。
可偏偏他现在别说走路,连站都站得晃晃悠悠的颇为勉强。
“你若是有事着急,要不叫叶城送你?”
除了同意吴子冀这个提议,似乎也没别的选择了。唐青霖转头看眼牛皮糖一样抱在自己身上不撒手的叶城,面无表情地点了头。
眼看着师弟欢天喜地地骑着马带着美人跑没了影,吴子冀怅然若失地愣了一阵,最后也出了门,找顾齐风喝酒去了。
人家都是愁自家白菜被猪拱了,吴子冀曾经还庆幸过不用操这心,毕竟他家那就不是棵白菜,成天作祸还能被看上那定是叶城八辈子的福气都用这上头了。然而大约万事自有命数,他吴子冀到底是没那么好的命一直庆幸下去。
“别人好好的白菜被我家猪拱了可怎么办……”他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你说青霖那么好的人,出身教养本事哪样不好,他是看上了叶城那小混蛋哪点?”
“一动一静凑一起不是正好,还有你这样的,师弟好容易抱得美人归,你倒还来挑他毛病。”顾齐风打发走了送酒菜的小二关了客房门,回来落座后便直摇头,连声叹着他瞎操心,抬手又给对面的人把酒满上。
“我是怕青霖一时冲动,你说两个男人本来就……再说青霖那么好的条件,万一以后再后悔了……”
“你哪眼看小唐像能一时冲动的人?该干不该干的都干完了,我跟你说按小唐那脾气,你师弟这辈子都别想脱身了。”
对于吴子冀的担忧顾齐风颇显不屑一顾,反倒是手上倒酒端酒的一点儿都不含糊,那酒他自个儿就意思了一杯半,剩下的全都灌进吴子冀肚里去。
“你先别愁这个,叶小子才又作的祸你好赔吗?”
终于说到这话题的时候吴子冀眼看着已经有些晕乎,反应也越发显得迟钝起来,晃了晃脑袋又愣了会儿才像是终于理解了顾齐风在说什么,于是又死命摇头:“我能想办法,不要你担心……叶城跟我都说了,我不能再要你钱。”
“咱俩什么交情,你这就见外了。”顾齐风闻言眼睛一瞪就要翻脸,却又一杯酒端到他面前去:“喝酒!”
“不能喝了……不是见外,上次的钱我都还没还你……”
“还说不是见外?”满心鬼算计的道长硬把酒杯往他跟前塞,直到看着他又灌下去一杯才罢手,笑得活像只偷了鸡的黄皮子。吴子冀平时喝酒都含蓄得很,不像唐青霖闷不吭声就一坛一坛的下了肚,也不像顾齐风说着喝着那酒也是下得奇快。三人里两个都是无酒不欢的主,酒量自没得说,吴子冀却不怎么嗜酒,平时有一口没一口地也不见喝多少,倒是真没人知道他酒量多少。今日这一看,果不算多。
顾齐风自然不会无端要灌醉了他。探口风这种事,清醒时比醉时可要难得多。“这样吧,两个选择。”他说,“第一个呢,钱你先拿去应急,慢慢还,反正我不缺这点。第二嘛……”男人把自个儿杯里剩下的小半口酒吞了下去,约摸也很有几分壮胆的意思,待那口酒落进肚化成了股暖意烧起来,他才借了劲儿又继续道:“钱你就别还了,你跟着我过,我养你。”
“……齐风你又乱说话了。”
吴子冀瞪着醉蒙蒙的眼盯他半晌,到底还是颇不屑地笑了出来。顾齐风说话没点儿谱,成天瞎说八道的吴子冀也不往心里去,眼下大约也是直接当了胡话。笑完了顾道长,这次倒不用人劝,他自己就抓了酒壶直接对嘴儿仰头就是一大口,末了拿手背胡乱擦擦嘴角流出的酒液,称赞两声店家的酒水确是不错。
顾齐风却挠了头。
怎么他也不会猜到吴子冀想都不想就直接给当了玩笑话,苦恼地沉默了会儿才又伸出手去,把吴子冀的手虚握住:“你知道我最喜欢干什么?”
“喝最好的酒,看最缥缈的云海,杀最横的人。”吴子冀抬起另一只手,说一条就树一根手指。顾齐风跟他多年的交情,什么脾气他一早就记得烂熟。然而这回道长却又握住他这只手,轻轻地掰起了他第四根手指。吴子冀有些茫然地把视线从自己手上转向顾齐风,桌对面的人正是副少有的严肃神情。
“恋最美的太白。”
“那你不该盯着我看啊,我师弟长得可比我好看。”
“你这人,怎么就不按常理走?”顾齐风是真给他气笑了,这师兄弟两个说烦起来那水平真是相差无几,眼跟前这个就像个不解风情的傻子一样死活不懂人话。“我是心悦你啊!”
“我就只要你这一句,平日里都挂嘴边上扯,偏今天非要许多弯弯绕绕。”
方才还醉的不成样子的人突然就目光清明了,轻飘飘地抓下顾齐风在他脑门上指点的手。他笑得温温和和的,像寻常一样全无攻击性,却是多了些小得意出来。
“你……”
“不是说过别把我当傻子,况且我酒量好着呢。”吴子冀说着,又牵了他的手到面前,垂眼在他骨节分明的指上落了一吻:“都老大不小了,别整日里尽是些花花肠子,干脆点。”
那人眼光明亮而柔和,似是映了迟去的明月光辉。顾齐风眼瞅着这么个让自己挖空了心思还套不住的人,末了还是难以自制地笑了出来。他探过身,隔着张桌子抬起吴子冀下巴吻了他。
“既然如此,不如再干脆些,入了正题?”
“你这人……”
后面的话尚未出口,那少见性急了的道长已经打横抱了他丢上床,压上来双手麻利地开始去解他衣带。吴子冀动动身子正过身来,上身微抬又凑上去亲吻他,一手引着他摸上自己腰带暗扣,另一手已经把顾齐风的道袍解了开。在上边儿的多少露了诧异,眨巴眨巴眼睛,随即便顺着身下人的意掠了他的唇舌。
“贫道倒是不知,”顾齐风嘴角挂着笑弧,转在他白皙的颈子上落下个红痕,听见吴子冀轻微的哼声之后笑意又深了许多,随手解了他发带抽下,“吴少侠还很放得开嘛?”
“我倒是早便知道你禽兽得很了。”吴子冀也不示弱,语调依旧是温温和和的,却分毫不让地把话又还了回去。他可从来都不是真傻,也并非真那么好欺负的老好人,不然也不能做杀手做成了职业。
顾道长哈哈地笑出声来,手里抓着那条湛蓝色发带卷了两圈,复又松了开,蒙上了吴子冀那双明朗的眼,在他脑后系了个结。“那我可得对得起你对我的期待才是。”男人附在他耳边低声撩拨,满意地看到受制于自己怀中的人终于开始显露出不了安。
“只是这样的把戏,我倒有点失望,齐风。”失去视觉的年轻人不自觉地微偏开了头,身子也开始不安地小幅扭动轻颤,却还是强自做出泰然模样,手更是摸索着朝身上人下身去了。
顾齐风笑眯眯地捉了他手,引他去握他自己那话儿,在吴子冀终于有些尴尬地想要挣开时却毫无征兆地垂头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又伸了舌尖去舔舐破了皮泌出点点血珠的牙印。
“别急,子冀,这还没开始呢。”
忍不住吸了口凉气的同时,吴子冀听见顾齐风按着笑意又不免得意洋洋地对他如是轻语。

十一、
唐青霖其实是个挺保守的人,这大约同他自幼接受的严格教诲有关。在床上躺了小半日来修养,把自个儿跟叶城的事翻来覆去地琢磨良久,最后见着带唐延出去玩回来的叶城,这人开口一句便是:“随我回巴蜀。”
“巴蜀?”叶城一边把顺路给他买来的东西都规整好一边歪头问他,“要说拜堂,不是应该你随我去太白?”
“……”
“哥,你对人家叶少侠也太凶了点吧?”
唐延皱着眉头给叶城上伤药,眼一瞪朝自家哥哥翻起白眼来。才一日不到就给外人花言巧语地收买了去。唐青霖在一边儿孤零零地抱着琴臣,眼瞅着龇牙咧嘴捂着被扇子抽红的胳膊叫疼的家伙转头跟自己挤眉弄眼地嘚瑟,突然觉得这个弟弟算是白疼了。
“不过要我说,你还是过些时候再带他去见爹娘跟老太太吧。叶少侠这性子,去了指不定要被打出来的。”
这话倒确实在理。眼瞅着叶城的神色突然尴尬随后像是破了洞的粮食袋子一般泄了气老实下来,唐青霖又觉得心情不那么糟了。他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而叶城的眼睛则随之变得晶亮有神。
“要不你先跟我去见我们掌门吧,趁眼下秦川还不是太冷。”
“……也好。”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不过后来叶城同他师兄随口这么一提,吴子冀合计一番,又拉上了顾齐风,跟送走了唐延的两个人一起出发去了秦川。
“真不是我嘴挑,这厨子的手艺可赶不上咱弟弟万分之一好。”
“是我弟弟。”
“子冀,来,喝酒!”
“你又想灌我?”
四个人一路上没个消停时候,吵吵闹闹地折腾到了秦川,眼看见着了太白山门才稍有收敛。唐青霖面上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握着扇子的手不自觉地又紧了些。叶城眼角余光瞥见,悄摸地握了他的手,唐青霖惊觉回神时却只见这人正兴致勃勃地跟顾齐风斗嘴。
“就这德行。”旁边吴子冀摇头轻笑,而唐青霖默默收了视线,到底也还是没说话,轻巧地回握住叶城。
风无痕是个单看面相便觉得极具威严的人。待听过他说话之后这般印象便又加深了许多。大概这便是人常说的久经历练方能获得的不怒自威。
见了掌门,连叶城都变得安静乖巧起来。吴子冀一撩衣摆,膝盖弯曲跪落下来,双膝触及大殿冰冷的地面发出一声让人单是听着都觉得疼的闷响。
“师尊,逆徒不肖,武学无成,却沾染断袖之好。今日回来,任凭师尊责罚,只求能成全我与齐风。”
便是打小便跟着他的叶城也少能听到他如此坚定的声音。这一番话之后吴子冀俯下身磕了一个响头,本都说是磕头磕三个,这一个磕下去他身边顾齐风才终于从惊诧中回神,拽着他胳膊硬是把他给捞了起来。
顾道长也少有的冷了脸,把吴子冀塞给叶城叫他好好拉住了,自个儿却干脆利索地扑通一声跪下,咚咚咚地朝风无痕磕了三个头。
“风老前辈,是我拐的您门下弟子,头我替他磕,要罚您也找我罚。”他说着,回头看眼被叶城拽着的吴子冀,朝他笑了笑又继续道:“不过人我肯定是要怎么带来就怎么带走的。”
吴子冀原先想说的话全都给他这一笑堵回了嘴里。他想说这人莫名其妙,责他自以为是,可结果只剩下干巴巴地张着嘴,什么都说不出。
大殿中心风无痕看着这两人长叹口气,到底也只是摆了摆手。这种事本也轮不到他来过问,虽说都说师门即为家,但说到底不过太白众多弟子中的一个罢了,他也从来只尽师之责未想父之任,这般私事,便是想管也总嫌名不正言不顺的。
只要这二人日后莫败了太白名声便是。
“师尊你不管啊,那什么……”叶城从来都是最机灵的那个,见状立马放开吴子冀回身拉了唐青霖来身边,紧握住了正努力用冷漠表象来掩盖内心不安的唐门公子的手:“师尊,这是我相好,我就想着带他回来给您见见他有多漂亮。”
“……”
“风掌门,晚辈失礼。”
风无痕一瞪眼正要开口训斥,唐青霖却先一步向他作了一揖强在他前面开了口。老前辈停下话头正疑惑他无端来了这么一句意欲为何,却见唐青霖抽出别在腰间的铁扇抬手就朝叶城抽了过去。
“风掌门见笑。”一回身唐青霖又向老人行了一礼,端得是副淡然而若无其事的模样。但是叶城那脾性谁都知道,能一言不合抬手就打还能一眼瞪过去就让他连声都不敢吱的,恐怕天底下也就是这位唐少爷有这么大能耐了。“晚辈与叶城两情相悦,望风掌门成全。”他话说的不卑不亢,不同于先前吴子冀的谨慎认真与顾齐风的乖张妄言,字字有力丝毫不欲做妥协退让,却又并不咄咄逼人。
叶城后来说,那大概是他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唐青霖那从容不迫不卑不亢的大家气魄。
“叶城贪玩,怕是要有劳唐少侠多费心管教了。”
从殿中退出来,大约是被师尊的话伤了心,叶城垂头丧气得没点精神,嘴里不停嘀嘀咕咕地念叨着自己哪有那么贪玩。另三人看了都觉好笑得紧,吴子冀左右张望一番,离开不一会儿,抱了只小雪犬回来。
那还是只年幼的小狗崽儿,软乎乎毛茸茸的,从男人怀里探出头来四下张望。顾齐风瞧着这不安分的小家伙,再瞧瞧吴子冀被毛茸茸的衣领包裹的笑脸,笑眯起了眼睛。
“小家伙真可爱,”他说着,揽过了吴子冀的肩膀,“跟你似的。”
吴子冀朝他翻个白眼,把怀里的小东西交到叶城怀里去。叶城打小就最喜欢这些个小家伙,一见面就亲得不行,眼看着就忘了被师尊嫌弃的事乐得跟朵花一样,小孩子似的兴高采烈地逗着小狗儿玩。
旁边唐青霖看了也觉有趣,伸手去逗那雪犬,没想小家伙舔了舔他指尖,便扒拉着小短腿要往他怀里钻。叶城倒是乐得看他的无措模样的,干脆就把雪犬塞给了他。那小家伙一被唐青霖抱住就仰着头在他脸上舔,舔完了又蹭个没完。
年轻人连目光都柔和了下来,过了会儿又抬头看叶城:“它倒像你。”
“像我什么,可爱吗?”
“狗腿。”
“……”
“哈哈哈小唐你这嘴越来越厉害了!”
秦川这片冰天雪地里不常有这般热闹的时候。受了惊的狗崽儿从唐青霖怀里挣出来,还没长硬的爪子把他做工考究的衣裳勾起了丝。年轻人自己还没来及说什么,吵闹的剑客就先抓过他胳膊挽起袖子,仔细看了半天确认他没被伤到才安下心来。吴子冀好笑地把迈着小短腿跑到自己脚边扒拉自己裤脚的小家伙重新抱起来,直起腰身才惊觉身边人近在咫尺的呼吸,有些无奈地偏过头,正迎上顾道长的一吻。
“我说,跟我一起去襄州看云海吧?”
顾齐风本是压低了声的,没想叶城耳朵也灵得像只狗一样,转头就开始撺掇唐青霖。襄州的云海,唐青霖也从来只从别人口中听到过。
“去嘛,不然干什么,老杀人也没意思啊?”
“……好。”
“滚滚滚你们两个不能去巴蜀吗非要凑我们这热闹!”
“去巴蜀,他会被打死。”
秦川真是不常见这么热闹的景。
夕阳撒下的渐红日光铺散在素白华裳披覆的秦川。唐青霖到底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无奈地往后退了退避开争执不休的两个人,在满脸写着见怪不怪的吴子冀身旁站定。他叹口气,思来想去都觉得还是安静乖巧的傀儡更讨人喜欢。
“挺没道理的,是吧?”
“嗯?”
“就是喜欢了啊。”
“……嗯。”

——————————
完结。感谢一直忍受着智障的我看到这里的亲爱的们_(:з)∠)_
计划里有几个超短番外,嗯……涉及顾道长吴师兄剧情线的剧透——对我现在打算专开一坑写写这俩xxx
其实我喜欢吴师兄最后的话,喜欢真的是个没道理的事情。
就这样啦(。•ω•。)ノ♡

评论 ( 4 )
热度 ( 7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