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陌上花开君归否——翠海如旧云烟渺

*一些突然就想要写下来的故事。
*内含真唐真cp。

雁归看着那人有一会儿了。那是个唐门,静静地坐在无涯峰大殿房顶上,一动不动的像个傀儡娃娃。每次来无涯峰,他都在那,好像从没离开过一样。小道长到底还是耐不住跳上了殿顶去,刚走近唐门身后耳边就传来机关运转的细微声响,紧接着他就发觉自己竟突然动弹不得。
是唐门的傀儡术。这点见识雁归还是有的,却不知对方为何同他动手——正这时唐门也站起身转过来,那双满溢着欢欣的明亮眼眸却又突然暗淡下去。
“也是,他哪还会来呢。”唐门像是自嘲般的嘀咕着,解了傀儡对雁归的束缚,朝他作了一揖道句失礼。
他自称叫唐洛邛,巴蜀唐门中人。被问及为何一直在此时他嘴角轻轻朝下瞥了去,却很快便复扬起。“我喜欢这儿的风景。”他说。“我喜欢襄州的云海,无涯峰的云海是我最喜欢的。”
“那也不用天天在这儿看吧,你都不做别的什么吗?”
“别的……也没什么想做的。”
“一直这么看不腻吗?”雁归撇嘴,“我早都看烦了。”
“不会啊。”
唐洛邛笑着摇头,目光始终落在那片茫茫云海之上,也不知他究竟能从中看出些什么来。
“你是不是在等谁啊?”想起他方才那般自语,雁归忍不住又问道。
这一次唐洛邛沉默了许久,目光闪动着,慢悠悠地展开了他的折扇:“想听故事吗——”他终于回过头,那双眼睛里蕴着的尽是雁归看不懂的复杂情绪,“可能不怎么有趣。”
好吧,这真是个听烂了的开头。雁归早听腻了师父师叔乃至师祖们的故事,不由得便腹诽一句,却又点了头。这个人看上去太孤单了点,雁归想陪陪他。

那年唐门刚刚离开师门步入江湖,他是个天生的闲散性子,无心江湖纷争,就只爱四处寻觅美景。他游遍了大宋江山,最后来到襄州,在无涯峰大殿之上看了一天的云海。
眼看日落西山,夜幕降下,看够了景的唐门准备要回去客栈歇息,却冷不防身后剑意突现,他慌忙躲闪,手忙脚乱地就从殿顶失足掉了下去。年轻人不由生气,纵身重又跃上房顶,方才偷袭他的真武正抱着膀子,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唐洛邛气得不行,当即施展起唐门控鹤擒龙的本事就要打回去。
真武招架下几招,忽的一式微风拂柳轻飘飘地抽出身去,双剑归匣又抱着膀子笑眯眯地看他。

“——你猜他跟我说什么?”
雁归摇头,他身边的唐门笑了笑,却很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思。
“他说啊——”

“贫道还当是何方高人在此悟道,没想是个本事都没学扎实的毛头小子。”
“呸!背后伤人,就是真有高手,人家也不稀理你!”
那时候的唐洛邛哪点像个大家公子,他无拘无束得活泼惯了,性子上来总就把什么风度什么规矩全丢到东海去,当下就指着真武骂起来,再附带着一个鬼脸。
真武倒没生气,只觉得这人好玩,再开口便像模像样地对唐洛邛一番指点。他是正八经走江湖的人,没少跟唐门弟子过过招,指点这么个三脚猫功夫的还是绰绰有余。唐洛邛倒也知道好歹,一一听着记下,仔细琢磨一阵儿便发觉他说的还都真是那么回事。
“贫道雁北顾,”真武说,“你要是愿意,不如当我徒弟怎样?”
“不要不要,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凭空长我一辈,想什么好事?”唐洛邛直摇头,不情不愿地报上了自己姓名,重又坐下来把傀儡拉到身边仔细查看有没有损伤。
雁北顾就在旁边蹲着看,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你爹妈是不喜欢你是怎么的?”
“啊?”
“邛是病痨的意思啊,哪有拿这个字起名字的?”
“有点见识没有,我出生那地儿是古邛都所在,什么你就七想八猜的。”唐洛邛朝他直翻白眼儿,一副不爱搭理的模样,嘴里头把真武的名字念了几遍,突然又道:“哎,你跟那个蔷薇剑燕南飞什么仇?他南飞你北顾,对着来啊?”
“名儿是我爹妈起的,我哪知道他们什么仇。不过我是崇拜极了燕大侠的。”
大抵是燕南飞跟真武一派有什么交情,唐洛邛见过的几乎每个真武说起燕南飞无一不是崇拜二字都明白地写到了脸上。他也见怪不怪了,只轻嗤一声,没再搭腔。
那时的燕南飞还是燕大侠,还未被发现他公子羽替身的身份,江湖中人提起无不夸赞其年轻才俊。
唐洛邛到底还是没肯拜雁北顾当师父,不过大约是正好对了雁北顾脾气,真武邀他一同去走走江湖路,又交了他许多东西。
“我说洛邛,你总这样也不是法,我给你找个唐门师父吧?”
“有本事找来你就找啊。”
一开始唐洛邛只当雁北顾是随口一提,他也就随口一回。或许是命,从出了唐门到现在,他就没遇见过一个同门。早知道当初在师门时就认真学了。又一次被雁北顾轻松撂翻的唐洛邛暗自后悔着。
他倒是还真挺想再有个人来好好指点他的唐门武学的。
“哎,这位唐公子!请留步!”那个摇着铁骨折扇的年轻人路过时,本趴算命摊上的道长突然来了精神,一伸手堪堪勾住他袖子,“这位公子,你身上有卦呀。”
“嗯?”
“我看公子面相,适合收徒——贫道不才,正好认得个应当同你相合的唐门缺个师父,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这是哪个师弟师妹找不到师父,托朋友帮忙倒是无妨,怎么这些招摇撞骗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也出来了。唐析听着直叹气,本着唐门弟子皆出一家要好好照顾弟弟妹妹的念头点了头。
唐洛邛没见过唐析,这位师兄很早就入了江湖,一漂就是多年,也不怎么回巴蜀去。也就偶尔蹦出一二夹着巴蜀口音的字词让唐洛邛觉得亲切。
“师弟你……”真是够笨的。瞅着死活不得诀窍的师弟唐析又是一声叹,到底是多闲才应下这么个折寿的活。
唐洛邛倒不甚在意,他本也就对武道没什么追求——就目前而言,他的目标不过是把雁北顾打趴下而已。闲暇下来他绕着这个师兄转了几圈,犹犹豫豫地开口问道:“师兄你喜欢吃糖吗?”
“一般。”唐析说,“怎么?”
“我一想到你的名字就想吃糖……唐析,糖稀……”
“师弟,你这样,在唐门是要被吊起来千机扫的。”
一条江湖路最后成了三人相伴相持,两个老江湖胯着白公子一骑绝尘,唐洛邛骂骂咧咧地骑着小灰马在后头追。
“哎你行不行啊,慢吞吞的。”
“有本事把你马换给我啊!”
“……师弟,来。”
唐析叹口气在唐洛邛身旁停下,朝他伸出手去。小唐门搭上他手,脚一点地接着劲儿就翻上马去,俩手搂着前头他师兄的腰不敢乱动。
“啧啧,洛邛你好福气啊。”
“啊?”
“鬼扯什么。”
那时唐洛邛还不太能理解雁北顾突然阴阳怪气的语调和微妙的表情,而唐析冷着脸止了他话头,又回身拍拍唐洛邛脑袋叫他别搭理道长犯疯病——唐洛邛也就真的没再去想。

“后来,是什么时候呢……那次好像是师兄被仇人暗算,中了埋伏……”

“唐析,唐析你撑住……”
唐洛邛从没见过雁北顾这般模样。他杀进敌人包围时一路剑气驱影带起血光飞溅,铁青着脸分毫不顾血渍沾污衣衫甚或溅落到脸上,像是从鬼域爬出的恶鬼修罗。雁北顾抱起唐析,唐洛邛跟在他身后,牵引傀儡的丝线早便已在混战中断裂。
“跟好我。”
“好。”
唐洛邛的目光落在道长持剑的手上。雁北顾在颤抖着,从他的手开始,全身都在发抖。
“混道长,”唐洛邛问他,“你怕了?”
“我是兴奋。”雁北顾说。他连声音都是抖的。
那天之前唐洛邛从没见雁北顾认真动过手,从没见过他杀这么多人,也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杀这么多人。
他也没见过雁北顾哭。
堂堂男儿在医馆郎中说出“性命无碍”四字之后躲在角落里捂着脸哭,低低地压着声音怕被人发现。可惜唐洛邛除了看他也没什么好做的,察觉雁北顾的异样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今天差点儿就要失去一直以来照顾着自己的师兄。
唐洛邛一直以为他们三个是好兄弟,会一直是好兄弟,一直这样走下去,就算日后各自成亲也依旧不减兄弟情谊。
他没想过有一天可能谁就会离去了,也没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会出现什么特殊变化。
雁北顾喜欢唐析。照顾还在重伤昏迷中的唐析的那段日子里,唐洛邛才终于慢慢意识到这件事。
“可你们都是男人……”
“那又怎样。”
“不怎样。”凶什么凶,我又没说不好,再说我说了也不算啊。唐洛邛委屈地缩了缩脑袋,好半晌才又问道:“那师兄他知道吗?”
“我不知道。”雁北顾转开头,看着窗外街道不再说话。
唐析是个聪明人,不像唐洛邛这样傻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出来。可他又太聪明了,雁北顾觉得他应当是知道的,偏偏他又从不露半分苗头——倒装得像比唐洛邛还要迟钝。

“后来我就自作主张去问了师兄。”唐洛邛说,夹着些哎呀呀的感慨。他笑得很暖,像是能把这夜间的山风都驱散开。
“那他怎么说?”
“你猜猜?”
“这我要怎么猜啊!”

“我知道。”醒转不久的唐析还有些虚弱,声音都是虚浮无力的。他朝唐洛邛笑了笑,拍拍他放在床边的手。“我等他亲自来跟我说。”

“于是我就转头跟雁北顾又传了话——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
“就,这么简单?”
“还需要什么吗?”唐洛邛反问。
雁归挠了挠头,犹豫着磕磕巴巴地说:“师父师尊他们说的故事里,两个人总要有好多的波折磨难才能互通心意啊,怎么……你这就不一样啊?”
“所以我说了没什么意思。而且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惊心动魄,大多数人都是平平淡淡相伴相守。”唐洛邛嗤笑道。那些故事话本他也没少看过,也曾像这小家伙一样误以为想得一良人必要有一番磨砺,可到底还是过着安闲日子的人更多。
“那再后来呢?”
“再后来?”唐洛邛脸上笑容慢慢散了,他又定定地看着那片云海,缓缓继续讲道:“再后来……雁北顾说,江湖纷扰,他俩行走江湖又结过不少仇敌,到底不安稳。他同师兄那么一商量,最后两个人便决定归隐了。”
“喔……还真的是,挺没意思的。”干巴巴的故事。雁归心说。讲故事的人也讲得干巴巴的,哪像师父他们那样,像说书似的。
“他们把能教的都教会了我,走的时候说,有时间会来找我。”
“可是我是个到处漂的人啊,他们又要怎么找我。”
“我啊,到了很久以后才明白,他们不会再出现了。”
唐洛邛没在意他的话,只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雁归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唐门的语气中突然就满溢着悲伤孤寂,那是他还体会不了的深沉情绪。
“希望他们过得好吧……可是我不太好。可能从始至终只有我自己太当回事也说不定,想要三个人一直一起的也只有我。他们安稳了,我又变回一个人了……”
“你……想他们吗?”
“想他们做什么,他俩过得好比什么都强。”
“那你为什么一直在这里呆着?”
“我……”唐洛邛突然哑了声。他梗了半天,最后轻飘飘地回道:“我喜欢这里的云海。”
这句话说得全没底气。
“你说,你叫雁归?”他突然问,看着身边的真武又笑起来,伸手揉揉他的头,“要不要当我徒弟,你这种三脚猫本事的小家伙,我还是有很多能教你的。”
“不要,你看着也不比我大多少,凭空虚长我一辈算什么?”

“贫道雁北顾。你要是愿意,不如当我徒弟怎样?”
“不要不要,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凭空长我一辈,想什么好事?”

“陌上花已开,请君缓缓归……”
他轻笑着合了眼,在房顶上仰躺下去。
“陌上花已开,孰知无人归。”

——————————
看见天刀助手陌上花开的公告,正巧最近又在听陌上花开,突然就想起来好多事情。人一闲了就会控制不住地想七想八的。
那个唐洛邛是我,最早接触天刀是在碧玉刀,那时候从没想过会有这么段孽缘。
那个雁归也是我,是我后来建的小号。可惜至今还是雁不归。
现在碧玉刀也没了。那两个号好久没上了,碧玉刀被合服的时候助手上又自动绑定上了这两个号我才想起来。原本真的快忘了。在新区玩的挺开心的。
可能真的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吧,一直都只有我把一堆数据太当回事,会想着什么江湖不散。
我并没在等你们,所以也无所谓了吧。

评论
热度 ( 1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