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白唐】夕江留燕顾繁星(8-9)

*cp白唐,夹带副cp真白。
*努力加速填坑_(:з)∠)_
*两脚急刹车【?】这真的是极限了再多狗白我做不到啊<(。_。)>
*没剧情没逻辑没文笔,三无不过检´_>`

八、
第二天有些失落的叶城更加失落地发现,在唐青霖常出现的几处地方,都没有他心上人的身影。
他生怕是昨儿一时冲动惹了唐青霖不快,别这人又闷不吭声地跑了,火急火燎地满城找,没想到最后竟看见唐青霖正站在他平日里不怎么会去的街市上。叶城乐了,心说这人总算也让他抓着回市井气,刚想上前去,却见一个同样穿着唐门弟子服饰约摸有十六七岁的少年欢快地跑到唐青霖跟前。
那少年把捧着的纸板小心翼翼地取开,又仔细地将里面的糕点掰下来一块递送到唐青霖嘴边上。后者一刹迟疑之后竟也真就着他的手把点心咬进嘴里。少年笑盈盈地,接过唐青霖递来的帕子擦了手,便一手举着糕点吃,一手由唐青霖牵着,两人又往别处去。
叶城说不出话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在嗓子里,就觉得难受,哪哪都在发赌泛苦。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转身离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全当没看到,竟然一路跟在后面,看着唐青霖给那个少年买下各种小玩意儿,给少年的傀儡挑衣裳选胭脂,只要小唐门指他就掏银子买。叶城从没见唐青霖这么奢侈过。
那着实是个讨喜的小子,相貌英俊,笑盈盈的模样喜人得很,又乖巧伶俐还会讨唐青霖开心。不论怎么看,都比叶城要讨喜多了。
“怎么了?”
“走吧。”有些心神不宁的年轻人时不时地向四周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又一次一无所获之后唐青霖收回了视线,对身边人摇摇头,却隐约显了些闷闷不乐。
“你在找什么?”
“没有。”
叶城恍恍惚惚地跟着那两个人,他听不见两人说了些什么,满眼满脑子都是唐青霖看那少年时眼角眉梢挂着的浅淡但确实存在的笑意。而后再一恍神的功夫,眼看着脚步没收住他就直直地撞上了在路边小摊前停下的两个人。
“啊,挺巧的哈……”叶城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强挤出的笑脸多少显了几分尴尬。“这小子挺不错嘛。”
“昨……”
“哦你们先玩,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唐青霖的话刚开了个头就被叶城又硬生生给憋了回去,他嬉皮笑脸地在唐青霖肩膀上捶了一记,又挤眉弄眼地扮起鬼脸:“你个木头疙瘩可照顾好人家,别把人惹生气了。”
唐青霖觉得叶城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他回头看了眼身边的唐门少侠,再转过来时叶城就已经跑没影了。
自家哥哥心情不好。唐延看在眼里,难得的想方设法地试图哄他高兴,然后发现在那个莫名其妙的人跑了之后唐青霖的心情更差了。
唐青霖自己在外漂泊多年,唐延则刚刚离开巴蜀步入江湖,这兄弟俩已是好多年没见面,本来这次唐延顺路来看他该是件高兴事,谁想不知怎的唐青霖竟像是心事重重,整天下来都闷闷不乐。
“今天的那个人,是你朋友?”
“嗯。”
年轻人是这么希望的。但只是朋友的话不会总满脑子都是他,看不见他时还心神不宁。朋友也不会像前一晚那样相拥亲吻。唐青霖觉得自己突然就糊涂得厉害,什么都理不清楚。
“应该是对你很重要的人吧?”唐延给他倒上茶水,若有所思地拿折扇抵着下巴,“看起来是个挺会闹腾的角儿,可不但没被你讨厌,反而还让你牵肠挂肚的。你看今天这一天你都魂不守舍。”
“……我没有。”
“口是心非。”
唐青霖从来不擅长斗嘴,唐延这番话说得头头是道让他辩驳不得——偏偏这事上他还连反驳的底气都没有。
“我说,哥……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未免问得太过直接,让他猝不及防,险些打了手中的茶盏。昨晚的荒唐事又席卷而来,恍惚中唐青霖错觉身边竟满满地充斥着叶城的气息。那双初见便勾了叶城心神的眼睛慢慢闭合,他抬手挡在嘴前,闷闷地开口回道:“怎么可能。”
再说叶城,从唐青霖跟前跑走之后他便自个儿跑去酒楼喝起闷酒。
这地方的酒没唐青霖打的酒好喝。
他控制不住地去想唐青霖,想到他的一举一动一字一句,继而便想起今日那个唐门少侠。他本是怕唐青霖对龙阳之事心存反感,如今一想分明是自个儿入不得人家眼。那小唐门瞧着就是个懂事又善解人意的模样,定不会像自己这般总惹得唐青霖生气厌烦。
酒越喝,越觉出苦味来。
顾齐风这次还真没刻意找叶城,他本是久违地记起自己这开的是个酒楼便想来查个账,没成想最后倒打探出这么个乐子。
“你是说水龙吟的那个小唐门?”
“你又认得?”
“嗨哟,叶城啊叶城……”顾齐风听得直乐呵,转而又变成嫌弃:“你说你傻成这样,我竟然还指望你帮我去拐子冀。”
不帮忙不安慰就罢了,还尽是风凉话。一顿酒喝完叶城感觉心情更糟了。前一晚刚刚见了希望,今儿这直接就被一巴掌拍灭了,他憋屈得厉害,却又不想去怨唐青霖。
毕竟从头至尾都是他自己在不停说喜欢,唐青霖可从没回过半个好字。
“你怎么喝成这样?该不会又惹了什么事?”
“我没惹事!”
吴子冀的询问让叶城烦躁不已。他几乎是吼出的这句话,恼怒地一甩手把吴子冀搡开。控制不住这破脾气。叶城自暴自弃地窝在院子一角,什么也不干就躲在那生闷气。
这模样就是吴子冀也没见过几次。好师兄摇着头,拍拍他肩膀:“怎么了?”
“没事——哦,假道长说,你要是急用钱可以找他。”
“你上次吃的那匹白公子的钱,我都还没还他呢。”
叶城岔话岔得僵硬,吴子冀心知他必是有事却又问不出道来,也只好先顺着他话说。这一被接口,叶城转眼就好像没事了一样,嬉皮笑脸地拿手肘捅他师兄腰眼:“道长那么喜欢你,天天眼睛都粘你身上,巴不得你吃他的睡他的,有什么大不了?”
“……怕是催着我还钱,才整日里盯着我瞅吧。”
吴子冀温和的笑脸僵了一瞬,低下头去,似乎并不认可叶城的话。叶城歪着头看他,再咧开嘴却笑得有些发苦。
“师兄,你到底是真傻到这地步,还是太聪明了?分明早都羡煞了旁人,还要自欺欺人。”
“我……”

九、
唐青霖很喜欢桥边的那个竹筏。
在巴蜀也有这样的竹筏子,离家前他常常会坐在竹筏上,解了系绳顺着风吹水走地飘上整日。
他向来是个喜静的人。
但在他最喜欢的地方多了个吵闹的家伙之后,他慢慢地发现自己竟越发喜欢这地方了。
叶城的出现像是强行地在他的生活中塞入了一股精神气,生龙活虎的欢快活泼气,带着明快而让人欢欣的颜色。
“你怎么了?”
竹筏上坐着白日里从唐青霖身边逃窜离去的人。最后到底吴子冀身边也待不下去,不想听那些繁琐念叨的叶城跑了出来,兜兜转转地不知怎么又到了这儿来。
手边无酒,失了魂一般的年轻人掬起一捧浸着清冷月色的冷冽溪水,竟也能成酩酊。
“你怎么来了?那小子呢?”他问唐青霖。他笑得很难看,眼睛有些肿,还泛着红。
“他睡了……”唐青霖在他身边坐下,稍一迟疑之后又添上一句:“我担心你。”
“大晚上的不好好度你的春宵,跑来担心我干什么?”
这话酸得厉害,唐青霖便是再不懂得这些情爱心思也该能听得出。这回唐公子没再给他这些个不能入耳的浑话羞得耳尖通红,却是忍俊不禁,少见的笑出声来。
“你胡想什么。”他说,“那是我弟弟。”
“骗谁呢?你白天给他买这买那,他喂你东西你就吃那么开心,你还冲他笑!”叶城气呼呼地瞪他。他倒是也知道自己这气生得毫无道理,唐青霖怎么着他又哪来的资格指手画脚,可他更不明白这人何必要来同他解释。
“我也对你笑了。”
“你笑什么笑,你又不喜欢我,去去去喜欢谁找谁去!”
叶城板着脸推他,不过理所当然的没能推动。唐青霖就那么定定地盯着他看——他从没这么认真地看过叶城。他早已习惯了叶城黏在身边,又在不经意间,便已离不开了。
“叶城。”他制住对方发酒疯似的不停推搡的动作,“你说喜欢我,是认真的?”
唐青霖今天的话有些多。叶城醉得稀里糊涂的,心说这人莫不是还要再来羞辱他一番,满心的憋屈刹那间全都爆发出来。他挣开唐青霖的控制,用力把人按倒在竹筏上,随即欺身压上。
“叶城?”
“我喜欢你喜欢得快疯了啊……”压在身上的人目光里有些什么,那是他寻常从不曾显露的,如今却赤裸裸地暴露出来。唐青霖不太能看懂他眼中神色,本能却驱使着他全身都紧张绷起,偏偏这般无措落进叶城眼中都变成了抗拒。“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可你还是跟别人一起,末了还要来看我笑话?”
“他真是我弟弟。”
“我不管是不是。”叶城说着俯下身来,亲了亲唐青霖下撇的嘴角,又凑近了他耳边:“唐青霖,你喜不喜欢我?”
“我……”
唐青霖说不出话来。那一瞬间的冲动他应是想承认的,可眼下这般受制于人的情况又让他不想顺从。但他脸早就已红透了,目光游移中再度同叶城视线相接,他忽然知晓了叶城眼中让他感到危险但又升不起逃离心思的是什么,但还没等他再开口,叶城已经再度凑近过来。
不再是轻浅的碰触,叶城粗暴地吻住了他,把他所有想说的话全都拦堵住。
“青霖,我要你。”
“等等,会被……”
会被看到……
唐青霖自己都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分毫不觉被羞辱的愤怒,反而在担心别的无关紧要的事。压在身上的人胡乱拉扯开他衣服胡作非为,过于浓郁的酒气让他有些恍惚。
“你不是很会跑吗,青霖,你的傀儡呢?”
我急着找你,哪还能记得带那些。唐青霖咬着下唇试图不让自己喘息出声,听见问话眉头都皱到了一处去,却又不敢开口。他这大家公子哪里经过这种事情,轻易便被叶城撩拨起来,只能绷紧了神以图保持清醒,本是按着叶城肩膀的手却颤抖起来,不受控制地揽住他的脖子。
“……”冰冷锋锐的手甲贴上皮肤的一刹反是叶城猛然清醒,在他停下动作抬起头时唐门的手甲已然刺开他颈后皮肉。不深,只不过刺出个血点,却让他切实地感受到了疼痛。“我就这么不招你喜欢?”叶城自暴自弃般的朝唐门咧开嘴笑,那双眼睛里没有光亮,直叫唐青霖觉得心疼。“要是想杀了我就趁现在,不然我可就不管你乐不乐意了。”
“叶城……”不说清楚只怕他是明白不了了。这人怎么偏在这种事上要命地自以为是,唐青霖到底认命地合了眼,手勾着他脖子引着他把他揽进怀里。“做你想做的。”
这实在是唐青霖能说出的最直白露骨的话了,一句话说完他自己便羞得面上发烫别开脸去再不敢看身上的人。叶城的眼睛却亮了,反应过来之后满心的欢喜让他想抱起这人蹦上三圈。不过显然眼下并不是进行那种庆祝的时候。
“青霖你真好看,真可爱。”
“闭嘴……”

唐青霖再醒来时整个人都是呆愣的。他不知道自己眼下是躺在什么地方,不甚宽敞的床上叶城与他相对而卧,还正睡得沉。也不知这人在梦什么,睡梦里也还是笑得眉眼弯弯的,可唐青霖却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刚过去的那个晚上,混乱而放浪的情事,在他清醒的瞬间全都蜂拥进脑海。
“我……”
唐门慌乱无措地蜷紧了还酸软疲累的身子,往远离叶城的方向躲了躲。唐门乃世家大族,规矩森严,唐青霖自幼便受到严格的品行教育教养好到快要不食人间烟火,自是从不近女色,似昨晚那般的不堪姿态,实在让他无从接受。而且似乎,还是他自己叫叶城随心所欲的。
偏偏他还正慌神的时候,感觉到怀里的人从臂弯里脱出,叶城皱起眉头奶猫似的哼哼两声,迷迷糊糊地睁了眼。
“青霖,你醒好早……”年轻人的声音含混不清的,平白多上了几分软糯。还不怎么清醒的人下意识就去抓唐青霖的手,却被对方在一瞬颤抖之后躲了开。“青霖?”
唐青霖没说话,这次的刺激着实太大了些。而叶城也终于慢慢清醒过来,瞧着唐青霖那双还微微泛着肿的眼睛,也不知是好笑还是无奈地叹息一声,伸长了手臂把人重又圈进怀里。
突然被重新拉进的距离让唐青霖又陷入不安之中,对情事的一无所知让他再难维持寻常的淡然冷静,慌乱得像个孩子。然而这次叶城没再做什么过分的事,只是揽着他的腰,亲了亲他向上挑出勾人弧度的眼角。
“别怕。”叶城低声说,“昨晚我太冲动,对不起。”
“……不是的。”
叶城是冲动没错,可唐青霖分明是清醒的。他此刻都不敢想那样露骨的邀请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他倒是没想叫叶城道歉又或怎样,只是单纯对自己就这么经历了这样的事感到恍惚和难以接受。
从没人能强迫这个带着名门傲气的人做他不愿做的事。唐青霖突然有些莫名,自己究竟是有多喜欢他才会有那般举动,竟还一直自欺欺人地佯作不知。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乱来了。”叶城却不管那些,只顾把错全往自己身上揽。他同唐青霖额头相抵着,又重新试图握住对方的手。这次终于没被躲开,无意识的一刹僵硬之后唐青霖蜷紧的身子也慢慢放松下来。“青霖你说句话啊,完了,被我给弄傻了这可怎么办。”
“滚。”
听见这话唐青霖冷着脸瞪他,眼瞅着叶城又变成副欢天喜地的模样黏上来,手脚并用地扒在他身上怎么都弄不下去。他给这人气得直想摸了扇子抽过去,然后才记起昨儿去找叶城时出门太急傀儡扇子没一样在身上。
唐青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在想什么,大晚上的突然跑出去到处找叶城就为了弄明白他闹什么脾气。
“青霖,你是不是太瘦了点啊,抱着硌得慌。”叶城的脑袋埋在他颈间,声音传出来显得有些闷闷的,转眼又嘿嘿地笑起来:“以后得叫你多吃点,吃胖点摸起来才舒服。”
“你可以不摸。”
“那不行,我喜欢你啊。”
他死乞白赖地抱着唐青霖磨蹭,抬起头眯着眼看怀里的人早又红透了的耳朵,凑上去轻轻咬了一口。
“叶城!”
“青霖,你喜不喜欢我?”
叶城抓过他的手,亲吻过他的手背,指节,一点一寸地直到指尖,又将指尖咬进嘴里,温软的舌头舔舐过他指腹的薄茧。唐青霖瞪大了眼,对上叶城抬起的视线时不受控制地游移了目光,另一只手挡住了早已晕红的面颊。
“说嘛,你到现在都没说过,你喜不喜欢我啊?”
“……喜欢。”男人的举动越发肆无忌惮起来,被仔细而轻柔地舔舐的手指传来阵阵酥痒,直直地往唐青霖心窝里去。他的声音都带上不受控制的颤抖,终于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腕子:“叶城,别……”
可叶城只是笑盈盈地望着他,刚一松了口又转在他掌心落下一吻,探出舌尖来逗弄。眼看着呼吸渐显粗重而紊乱的人又要因自己失了方寸,叶城心里头开心得紧,眉眼上也挂了欢愉。“要不,我们再来——”
让叶城的声音戛然而止的是突然被推开的房门。门口因为师弟迟起误以为他又要偷懒躲去早课晨练的吴子冀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在床铺上纠缠不清的男人,几息之后干咽了咽嗓子,退后一步如同他推门一般又迅速将门闭了个严实。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继续!”

——————————
我尽力了的<(。_。)>
顺带一提唐延是个很好的孩子,很懂事——在他哥不试图管他的前提下。兄弟俩感情特别好但又是谁都不服谁管的那种。
目前来说是我天刀一大堆同人计划里唯一的小直男´_>`

评论 ( 2 )
热度 ( 4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