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白唐】夕江留燕顾繁星(5-7)

*cp白唐,夹带副cp真白(这是俩白!←怎么感觉更不对了hhh)
*试图加速推进感情线。
*没文笔没剧情没智商<(。_。)>

五、
唐青霖不见了。
这人消失得十分突兀,一个晚上过去叶城就再找不到他,把整个城翻遍了也没见到他。叶城不知道唐青霖住哪,跟了他那么些天唐青霖换了好几家客栈,据说他在城里还有个宅子。
叶城跑去问吴子冀,吴子冀却也一问三不知,他便央着他师兄带他去问顾齐风。那个道士很有一套消息来源,又同是跟唐青霖交好,必然知道些什么。这座城是唐青霖的长居处,就算是去杀人他也一般不会去远到两天不够打个来回的地方。
可眼下已经是第三天。
“小唐?”被在自家酒楼里抓到的顾齐风似乎不怎么高兴被扰了清闲,翻个白眼儿摸着下巴慢悠悠地回他,“他不跟你说,我也不好泄露人家行踪啊。”
“哎哟这个时候你就别废话了,说吧想要什么,钱我没有,命也不给!”叶城急得直敲桌子,伸手夺下了顾齐风刚拿起来的酒杯横眉竖眼地瞪他。事出反常必有妖。叶城猜着唐青霖多少有点要躲着自己的意思,但一去这么久,还不知该会不会回来,一想起以后可能都见不到唐青霖叶城就想扇自己两巴掌。
嘴贫个什么劲儿啊,夸他好看有什么用,唐青霖又不是个小姑娘能吃这套花言巧语。叶城就气自个儿怎么不直接说喜欢他,还气唐青霖消失之前那个傍晚两人分开的时候,连个像样的告别都没有——唐青霖又是给他气走的。
这事连吴子冀听了都摇头,直说叶城应是顾齐风的师弟,气人的本事都厉害得很。
“我要那些做甚。”顾齐风摇头晃脑地,指尖蘸了酒水在桌上写下个“吴”字,抬眼朝叶城笑得意味深长。
那个字藏在酒壶后头,吴子冀看不着,叶城却能看得清楚。他眨眨眼睛,瞥了一眼自家师兄,随即了然地点头:“好。”
“成交。”
这倒是唐青霖失算了。他不知道叶城跟吴子冀竟然还认识,不然断不会像如今这般对这个满脑子生意算计的家伙全没避讳。他确实是杀人去了,这回这一单没个十天半个月的怕是回不来,至于他还回不回,也是两说。唐青霖琢磨着趁这段时候把事情都理清楚,他还在犹豫要怎么对待叶城。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个时时刻刻缠在身边闹腾个没完的年轻人,似乎已经变成了他所习惯的生活的一部分。唐青霖习惯了,甚至有些喜欢上了这样他曾经拒绝的吵闹。这不太好。
然而他显然不知道这边顾齐风爽快地把他就给卖了出去。叶城脸色已经难看得不像话,吴子冀大约是想说什么——毕竟他本也就不希望叶城太多牵扯到他们这些杀手中来——却还没等他开口,跑堂伙计又给他老板送了壶酒来。
顾齐风打了手势让吴子冀先等等,另一手悄眯地打拂尘里抽出根细极银针来握在手里,伸手从酒壶嘴上拂过之后手心就多了张字条。这戏法变得极快,对面两个人就觉得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不知道从哪弄出来个纸条在看。
“叶小子,你要是想再见着他,恐怕得抓紧了。”顾齐风脸上笑容尽敛了去,随手把字条团起来填进还盛着酒的杯里:“小唐要杀的人恐怕不知道从哪得了消息,反过头挂了他的悬赏。他平时抢过不少人生意,只怕这次报复的看热闹的都不少。”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对面总是嬉皮笑脸的年轻人面上表情像是凝固一般僵住,又一点点地褪尽变作木然。叶城盯着那只浸着字条的酒杯看,几息之后猛地站起身来。
“你干什么?”
“去找他。”
“你等等……”
吴子冀的话没能说完。叶城根本没有要听他说话的意思,躲开了他抓过来的手三两步就已经蹿出酒馆一头扎进了往来的人群之中。被留下来的师兄伸出去的手悬停在半空,怔愣中惊觉叶城已经跑没了踪影才知道要去追,不成想顾齐风伸手一捞扣紧了他小臂就不肯放手。
“叶小子去找他心上人,你要做什么去?”顾齐风慢悠悠地问他,手却在吴子冀的挣扎中越抓越紧,以至于对方吃痛眉毛都拧成了一团。
“我不能让叶城自己就这么去找青霖,太危险了!”
“他危险,你去做什么?”
“我是他师兄!”吴子冀急了,叶城的轻功可谓一绝,再不抓紧时间只怕他早已经不知道跑去了什么地方。没闲工夫陪顾齐风在这里胡搅蛮缠了,吴子冀只觉得心里头一团火烧得厉害直冲上脑门,瞪着顾齐风就骂起来:“你胡闹也分分时候!我没时间陪你耍疯!”
“你是他师兄,可你本事不如他。”
顾齐风倒不恼,一手依旧抓着他不放,另一手朝旁边几桌被惊动的酒客打手势示意没什么事,那双眼睛对上吴子冀愤怒的目光,却是深邃而过于平静了,平静得让人感到不安。
“他去都危险,你去了,有什么用?送命?”
“可是……可我必须去,我不能让他……”
“子冀啊,你是为你自己活的,不是为他。你平日里尽替他收拾烂摊子半点银两都存不下就算了,还要把命也为他送了不成?”顾齐风勾起嘴角,极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被堵得只能磕磕巴巴地坚持己见的吴子冀却不由身上一阵发寒。那人显然实在嘲笑自己,但不知为何吴子冀竟从他身上感到了危险。
“子冀,叶城是你什么人?他到底是你师弟还是你相好,你连命都要给他?”
“你胡说什么!”
一个个的,全都出了毛病。
叶城从打进了太白山门,便算得上是吴子冀带大的。他待叶城如亲生兄弟般尽心尽力,但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竟会因此从他最要好的朋友口中听到如此侮辱的言语。
疯子。这个混蛋疯子。
“是是是,我胡说。”
对视良久到底还是顾齐风先让了步。他叹口气闭上双眼,再睁开时便全然没了那让吴子冀不适甚至厌恶的陌生感。
“你别生气,我扇自己两巴掌行不行?”他说着,又指了指酒家大门的方向,“你看,叶小子早跑没影了,你又追不上他,就算追上也帮不了什么忙,算了吧。”
“可是……”
“别可是了,他那么大的人,自己能没数?再说小唐也不能让他有事,你听我的,放心。”
“……齐风,”吴子冀盯着他,嘴角慢慢地咧出个苦笑来,“别把我当傻子,你到底在算计什么?”
“哎哟可屈死贫道了,咱哪来的本事算计啥。”

六、
唐青霖显然对这些变动毫不知情。但这并不影响他在面对一众同行的联手伏击时依旧面不改色泰然自若,他并不意外,不管是争抢生意,还是自己的人头被人悬了赏银,在业内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只是人数未免有些多了。
冷月高悬。
倒确实是杀人的好时候。一身玄黑衣衫的年轻人在林中飞快穿梭,一路隐约有星芒闪烁着隐入草隙叶间。唐门暗器若还淬毒,唐青霖身后便已是一道死路绝阵。
他停步回身,身形隐入树后阴影,一手握着半展的铁扇,另一手上缠着数根细不可见的丝线。追随而来的脚步声渐近,唐青霖眼中一瞬有寒芒划过,指尖抖动先前布下的暗器随之飞射而出,映着森寒冷光交织成一片收割性命的网。
唐青霖感觉到了久违的冷静。自从身边出现了叶城这个吵闹不已的人,他便觉得冷静克制这些似乎都离他越来越远。甚至还被叶城带起了些要不得的柔软心肠。
一击即走。抖脱了指上牵引暗器的细线唐青霖再次开始在林中游走,然而包围渐渐收紧几番循环之后虽然敌人已只剩下十人出头,留给他游走的空间却已经所剩无几,眼看着对方逼到近前再无路可退。
“风水轮流转,唐家小子,你也有今天。”
“……聒噪。”
唐青霖纵身跃起一式暴雨梨花暗器飞散射出,收势后翻落下再度拉开了距离,铁扇飞旋出手呼吸间取下方才说话那人性命。他冷眼扫过身周众人,飞回的折扇被他抓回手中,摇起一阵轻风凉意。
“通名受死。”
“死到临头还这么猖狂!”
他这倒确实是逞强了,唐门武学讲的是出其不意变化莫测,如今这般面对面地硬来显然不是他强项。但唐青霖却依旧显得不慌不乱,像是根本未曾将他们放进眼里。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一触即发的紧张时刻,突然又有一个白衣青年从天而降落入包围之中。
“哎,这么好玩的事,青霖你怎么不带我一起?”
那张熟悉的笑脸让唐青霖一时间不知所措。那人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正在疑惑为何如此生死关头竟会没来由想念起这个吵闹不休的人,没想到下一瞬叶城就真的出现在这杀伐之地。
“你来做什么?”
“来找你啊。”叶城说,长剑铮鸣出鞘,剑花带起凌厉剑风,“招呼都不打就跑没影了,回头我再跟你算这账。”
“危险,回去。”
“得了吧,你哪次赶得走我?”
“……胡闹!”
本是与他背向而立的唐青霖猛然转身铁骨折扇再度飞旋出手,叶城却也在同时回转剑锋朝着唐青霖呼啸而来。目光相接之时叶城却看到他总冷着脸的美人眼底带笑,而叶城也在笑,像顽童恶作剧得逞一般地笑。
铁扇从叶城头顶飞掠而过,剑锋擦过唐青霖腰际,各自杀向前方的敌人。
唐青霖的暗器很快,叶城的剑也同样很快。但前者时时刻刻直追对手致命死穴,后者却偏偏避开这些,只伤敌而不取其性命。
于是每每在铮鸣剑啸之后都有暗镖无声破空而至。
飞燕逐月收势叶城立稳身形,回头看眼地上的几个死人一声短促低叹,随即抬手剑鞘与长剑相交架住面前敌人劈落的砍刀,剑鞘一挑一拨将刀势带偏,长剑下沉回风落雁横扫过对方小腿。
一剑之后不见后招。年轻人月下如同白色鬼魅的身影飘忽后撤,留那人跪落在地被不及收招的同伴劈下半个脑袋。那惨相让叶城有些不忍心地别开眼,一时分神就听见唐青霖的声音竟近在咫尺。
“叶城!”
跟唐青霖的惊呼一同响起的是同样近在咫尺却是从身后穿来的剑刃破空锐响。
叶城有点懵,突然到来的剧痛让他的身子晃了两晃最后向前倒进唐青霖怀里,紧接着意识也随着流失的力气在疼痛中逐渐远去。
唐青霖也在懵。按在叶城背后伤口上的手沾满了血污,抱着年轻人飞身退后避开敌人后续攻势的他发觉自己的手竟然在抖。唐门暗器例无虚发,靠的是一双平稳灵活的手。
“……等我。”
那是叶城昏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两个字。

七、
再醒过来的时候叶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扭头四下打量一番心下估摸着大约是在哪家客栈。或许是躺了太久,身子酸软得厉害半晌他连胳膊都没能抬起来,更别说顶着伤口一阵阵的剧痛坐起身。但是一睡许久叶城直觉得口干舌燥想喝水,偏偏动又动不了,干躺着难受得要死。
“青霖?”他试着喊按常理来说应该守在伤者身边的人。年轻人嗓子像是要冒火,声音哑得厉害,硬扯着嗓子叫唤喊得喉咙撕裂般的疼。“唐青霖?唐青霖!”
然而并没人应他,唐青霖也始终没出现。
该不是自个儿其实看上个白眼狼,帮完了他的忙转头就被丢这儿自生自灭了?然而叶城又觉得唐青霖不是这样的人,那家伙虽然事事拎得清楚,却也不是没点人性。
他有些费劲地看着身上厚厚的被仔细缠起的绷带,最后重重叹了口气重新躺好,又深吸一口气。
“唐青霖!混蛋玩意儿!再不死回来老子要渴死了!”
不过自然该不在的人还是不在。任他怎么叫都没用。
唐青霖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床上躺着的家伙直愣愣地盯着房顶瞅,像是个死人一样两眼无神。他脸上表情抽了抽,走到跟前,扶着叶城坐起来拿过桌上水碗递给他。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
“你干什么去了?丢我个重伤的自己在这儿你还真放心。”
“杀人。”
叶城那委屈巴巴的模样让唐青霖打了个寒颤,他一手接回碗一手不动声色地搓了搓膀子,平复下心情才又拉起叶城的胳膊揉搓,帮他活络经脉血液。
“你就不能有点新鲜事做。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不管我。”两只胳膊都舒坦不少的叶城笑眯眯地挂在唐青霖身上,抱着他不撒手。而后者也少见地没把他扒拉下来,只是突然手上的动作停顿住,一时间安静得仿佛连空气都静止不动。
唐青霖的呼吸声浅得微不可闻,只有呼出的热气一下下地打在叶城耳边。极致的安静中叶城突然想要亲吻这近在咫尺的人,视线相交的刹那唐青霖却又一次错开了眼。
“为什么救我。”
这个问题是唐青霖第三次问。吴子冀是为还唐青霖曾救过他一次的恩情——虽说当初唐青霖并非有意为之;顾齐风则是说因为他唐青霖有趣。
不过唐青霖一向自认是个无趣之人。
叶城眨巴着眼睛,思索一番之后露出了唐青霖所喜欢的那个开朗笑脸:“因为,我喜欢你啊。”
事实上叶城也是才理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个儿只顾着躲避眼前敌人的攻击,一不留神好巧不巧就落到了唐青霖身边,替他挨了一刀子。有一件事叶城现在非常肯定,如果说了实话,他想把唐青霖拐到手只怕又该遥遥无期了。
而唐青霖听到他的回复之后一瞬间连身子都僵住,呼吸也快上了几分,好一会儿才像终于回过神一般甩开他站起身连退数步。
“你再胡说!”
“我认真的,没胡说!我就是喜欢你!”
“……”唐青霖天生有些欠缺血色的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双手紧握成拳,身子也紧绷着,最后却又终于缓缓放松下来,就这么盯着叶城看了许久,到底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像他来时一般无声离开了。
那之后没多久,眼看叶城伤好得七七八八两人便一道启程回去。只是从打那天之后唐青霖对叶城就突兀地疏离起来,对于叶城突然的表白唐青霖没有做出任何回复,却对他比初见时还要冷淡。
甚至没再跟叶城说过半句多余闲话。叶城逗不起来他。他非常挫败地发现自己的任何话语任何举动似乎都不能让唐青霖在他身上花费丁点的精神。
他们就这样像是陌生人般一同行了一路,回去之后唐青霖便一声不吭地没了人影,叶城则被顾齐风拉了去。
过了没几日,唐青霖打酒时便听到老板说起城东上次失了爱马的公子又被同一个人给祸害了,说是那小子在他野外的马场附近开小灶,把马圈给点了,养的近十匹好马全跑了出去,就找回来三四匹还都受惊得厉害。
而这位平日里冷淡寡言的酒客闻言竟嗤笑出声来。
“唐公子今天心情不错啊?”
“还好。”对老板的打趣唐青霖随口敷衍了去,拎了酒朝他点点头便作告辞。
这事不用想都知道,除了叶城也没谁能作出来这种祸。唐青霖发现自己努力许久可到底还是没法不去想那个人,而一旦想了他就不受控制般的全身心都不住地想他。这样的感觉却并不让唐青霖难过。
甚至在想起来叶城那天认真地看着他说喜欢他,唐青霖会感到高兴。而叶城偶尔不跟在他身边闹腾的时候他总会觉得不自在。
是祸躲不过。年轻人有些认命地长叹一声。
“你又惹祸。”
这大概是唐青霖第一次在见到叶城的时候先开了口。这也是他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跟叶城正八经地说起话。
“这次可不是我的意思,我是听的顾道长吩咐。”一早就跟唐青霖坦白了是顾齐风教他往哪找人的叶城连忙摆手以示清白,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晃荡半天才突然反应过来什么猛扑向坐在竹筏上的年轻人:“青霖你愿意理我了!”
唐青霖给他扑得险些倒下去,斜过眼来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把酒杯递给他。
“你不生我气了?”
“……生气?”
“要不怎么一直不理我。”叶城打后边儿揽着唐青霖的脖子,头从他肩膀上探过去,近得唐青霖几乎能感觉到这人嘴唇磨蹭过自己鬓角带来的细微痒意。“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哪惹你生气了。”
两个男人保持着这样过于亲密的距离,唐青霖却发现自己现在竟全不觉反感。真是没药救了。他认命地合了眼,又缓缓开口:“狗太白。”
那本是别人讽刺挖苦太白的称呼,可从唐青霖嘴里说出来落进叶城耳朵里就变得仿若清泉流响莺鸟脆啼,直让他笑弯了眉眼,半点升不起怒气。
“汪!”他如是回应,声音里带着满溢出来的欢欣。
“你……”唐青霖有些哭笑不得地回头瞪他,却一时忘了两人过近的距离,叶城的嘴唇就那么同他的相接,轻轻地磨蹭过去。刚刚要出口的话全都卡在喉中再说不出半字,他愣愣地看着叶城,却在对方眼中发现了与自己一般无二的手足无措。
像是终于还了魂一般唐青霖突然伸手要推开身边人,叶城却也后知后觉地回神,一手扣住他的腕子,另一手扶在他头后,凑上前去将这次无心的接触落实成刻意的吻。
“叶城……”
渐显急促紊乱的呼吸不断剥削着叶城所剩无几的克制,当他终于忍不住想要再多做些什么时怀中温软的身子突然变得冰冷而坚硬。
自替身?
叶城瞪着眼前的傀儡跟它大眼瞪小眼,再一眨眼连傀儡都没了踪影,更别提脱身而走的唐青霖。
“嘿这混蛋怎么这么不负责?”
唐青霖自然不会听到他在骂什么,只知道自己现在狼狈得不像话。落荒而逃这四个字,拿来形容自己方才的模样再合适不过。他没办法控制自己此刻的慌乱无措,就像他无法忽视叶城吻上来时他心底涌起的兴奋。
那一夜唐青霖辗转反侧,最后终于入睡时都还是眉头紧锁的。而他直到将要睡去的一刻才迷迷糊糊地记起,自己明日一早还要去接来这儿玩的小祖宗。

——————————
叶城这个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一个狗字贯穿全生吧。太狗了比我还狗x
下一节新角色上线´_>`我到底为什么要在这么短一个文里塞这么多角色……

评论 ( 4 )
热度 ( 5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