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白唐】夕江留燕顾繁星(4)

四、
从那天之后唐青霖就再没能得点安生。叶城发现他的地方是他在这城里最喜欢的地方,可现在却让他觉得有些喜欢不起来。
唐青霖只要去到桥下,叶城即便没早就在那候着,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内他也一定会出现。这是件很烦心的事情,非常的烦。
因为叶城这个人很烦。
叶城烦到几天之后甚至不再满足于在桥下蹲守,开始唐青霖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即使被甩开了没多大会儿就又会找回来。
“你总纠缠我做什么?”
“你好看呀。”
叶城说这话时弯着眉眼,笑得干净明朗,眼眸里像是蕴一着汪澄澈春水,又带着明快的欢欣。唐青霖一眼望进那双眸子里,随即迅速别开了视线。
“胡说八道!”
不喜被人戏弄的唐公子语调听着多少有些愠怒在里头,耳尖却悄悄地泛起红来。而叶城依旧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又朝他跟前凑近了些,硬往他面前撞:“我说真的!”
唐青霖的回应是闷声不吭地继续把脸扭向别处。他自然知道叶城是认真的,叶城认真的模样也并不很讨嫌——虽然依旧很吵,不过吵闹却朝气勃勃的年轻人总好过吵闹的流氓无赖。唐青霖只是不太想承认,那样爽朗的笑脸看多了还有几分喜欢,而身边人过近了的呼吸让他有些不自在。
他有些难以定位这种不自在,比起不喜大概更偏向于不适应。
“你很喜欢这个地方?”见对方不肯搭理自己叶城只得再寻别的话头,他打量着这处僻静地,这儿离街市并不很远,耳朵里还能听得见嘈杂的叫卖声远远传来,然而却越发显得此处分外静谧。
桥是从不起眼的街角小巷转出来才能见到的桥,河边是寻常的垂柳,碧绿的软枝似乎过长了些,探进水里随着清风在澄澈的水面漾起微波。竹筏是不知被何人弃置在河边的,颜色已有些斑驳大约是不能再用了。
仅有的特殊的便是那个举止一看便知是出身世家的年轻人,跟他总会带来的不很好寻到的美酒。这人跟这酒似乎都同这过于不起眼的景致不怎么相合,却意外地让叶城从第一次见到时就觉得,这些加在一起当真是幅温和的美景画卷。
唐青霖这人有些奇怪,大概是由于杀手的素养,什么样的环境下他都不会显得突兀——然而这个地方的景色,当真适合他。
“也像是你会喜欢的地方。”
不像寻常公子哥们那般附庸风雅对月吟诗把酒看花,独自享着处僻静却又并不远离尘嚣的闲景,倒很符合叶城对唐青霖的印象。
眼前看似冷淡的年轻人其实并不抵触同人交往,只是要求似乎多了一些。
“好像你很清楚我。”唐青霖瞥他一眼,伸出的手从竹筏边探入水中,河水在他掌前分流,又在掌后汇拢,带着夏夜的凉意。过好半晌他才幽幽开了口,倒说不上是对叶城的话做出反驳或赞同,更像是在直接否定叶城的认知。
“你什么都不肯跟我多说,我怎么能清楚?”叶城偏嘴,“我都快把我的事说遍了,也没见你说点你的什么事。”
“你自己想说。”
“……唐青霖,你这样很难交到朋友更难处到相好没人告诉过你吗?”
“有。”唐青霖安然地回看向瞪着自己的年轻人:“怎么了?”
自己怎么会一眼看上这么个没意思的人。叶城忽得感到绝望。打从头次见面他就满脑子都是唐青霖那双眼睛,虽说最开始死命跟着他多少有几分想借他的势避开别的杀手的意思,可直到现在那烂摊子被吴子冀收拾利索了,叶城还是寸步不肯离地跟着这个吴子冀反复告诫应当远离的唐门杀手。
吴子冀让叶城远离唐青霖,是做为一个杀手的考虑。他同唐青霖虽然算得上交情颇深,相互却不怎么提起各自私事,从家人近交到安身住处,彼此互不知晓。这算是种保护,保护自己也保护对方。
而叶城把他师兄的话当耳边风,没那么多考虑,单纯就是他发现自己确实喜欢上了这个无聊的人。恰巧唐青霖也一直没再想杀了他。
“青霖啊。”挫败感并未在叶城心头停留太久,很快他又恢复了兴致勃勃的模样去叫唐青霖,对方不搭理他他就一声接一声地没完没了地喊。
唐青霖给他喊烦了,捏起叶城带来的糕点往他脸上拍,没想后者头稍稍往后一撤张开嘴就着他手把那块甜糕咬进嘴里。
“唔,真甜。”
“你……”
那人把糕点囫囵吞下去,有些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又朝他咧嘴笑开。唐青霖那双清秀好看的眼睛怒瞪起来,握紧了扇子兜头朝他抽过去。叶城给他吓了一跳慌忙后仰躲开,谁想没留神一个不稳直接仰进了水里去。
再爬上来的年轻人全身湿透了水狼狈得很,他气势汹汹地翻上竹筏朝唐青霖那扑过去,没防备被按倒的人脸上怔愣神色之外还残留着没散去的笑意。
“你……刚刚笑了?”
叶城呆愣愣地盯着他瞅,回过神的唐青霖转眼又回到平常的冷淡模样,一脚踹中叶城小腹,疼得叶城翻下去死命嚎着直打滚。
“……再吵,弄死你。”
“哦……”
活闹腾的家伙终于消停下来,委屈巴巴地窝在唐青霖身边儿,那模样让唐青霖直觉得像是身边趴了条可怜兮兮地朝他摇尾巴的狗儿,不知为何心中竟会有一瞬的欢喜。
唐青霖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少到这地方来,也少跟叶城接触得好。两个人似乎走得过近了些——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唐青霖还算得上是个合格的杀手,他非常清楚的一点就是,对于他们这些做人命买卖的,如果不能让所有的弱点都不足以成为弱点,那就最好不要有弱点。
而人情向来是一个人最大的弱点。
偏偏叶城不像吴子冀跟顾齐风,叶城的剑,从不用来杀人。但不能杀人的剑,很多时候是难以用来自保的。
“你的剑,没有杀气。”唐青霖说,“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活着多好啊。大家都不容易,再老是打打杀杀的拼命,没意思。”
叶城话语间流露出不满来。他还真没什么凄惨身世不堪回忆,不过是天生的做事随心性,而他觉得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活着。只要活着就会不停有开心事,所以活着是最开心的。他倒也没什么执着于救人危难普渡苍生的侠梦,不然吴子冀这个杀手做的估计也没那么顺心。叶城喜欢活着,也喜欢看别人都精神地活着,所以他不杀人,因为看着别人死在自己剑下从此再没有机会悲喜,不是件让他高兴的事。
“莫名其妙。”唐青霖不是很能理解他,撇下这么一句之后再没了声响,任由叶城怎么闹腾都爱答不理地没什么回应,也不知道是在出什么神。

评论
热度 ( 5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