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白唐】夕江留燕顾繁星(1-2)

*cp白唐,夹带真白副cp(不是一个白)bl向。
*八荒爱情故事(?)第二发。一坑未平一坑又挖。
*作者没文笔没剧情没智商。

一、
唐青霖初见到他的目标时,那人正面对着五六个专程伏击在此的杀手。然而那个秦川来的年轻剑客竟是副安然自若的模样,极为随意地抽出利剑,挽了个懒散的剑花——偏偏那漫不经心的视线竟朝着唐青霖藏身之处瞥来。身为唐门追魂房出身的杀手,唐青霖对于自己的藏匿技巧颇为自信,却也难免绷紧了精神生怕露了气息被他发觉。
但他怎么也料想不到,那人突然出手迅如疾风般的一式回风落雁破开包围之后再一式苍龙出水直冲这边而来,到了近前竟露出惊诧乃至于慌乱的神色。
“你……”
叶城的话并没能说完。他只刚刚说出了一个音节就被藏身林中的年轻人捂住嘴巴点了穴道按进草丛里。这个眉眼清秀的人却冷着张脸,斜睨他一眼站起了身子,闪身已至那些正四顾寻人的杀手身旁。
“哎,你看见这边过去个拿剑的没?”
唐青霖视线从这几人身上一一扫过,之后展开了手中折扇:“看见了。”
随着那清冷嗓音同时响起的是机括运作的清脆声响。声音来自众人身后,当他们回头看去时唐青霖摇着扇子悠悠扇了两扇,转瞬间从傀儡身上爆射出的满天暗器便成为了夺去这群杀手生命的杀器。
叶城从透过草丛缝隙里看得心惊胆战,待到唐青霖回来时连忙出声讨饶。
这么一个人怎会被挂上那么高的悬赏?唐青霖冷眼看着他,等他那些个东扯西扯的废话告一段落才终于开口:“谁要杀你?”
“哎哟我哪知道啊,我要知道谁想杀我我还能这么悠哉地自个儿在外头转啊?”
“……你最近招惹过谁。”
唐青霖的口气越发冷硬,他不喜欢说太多话,言多必失。他也不喜欢话太多的人,太聒噪,尤其是废话连篇的人。对一个不喜欢的人做一件不喜欢的事,无疑非常地坏心情。
大概也是听出他的不快,叶城终于安静下来认真思考了一阵儿,最后恍然道:“我拿城里一个小少爷养的白公子炖了锅汤,是不这事儿啊?”
“……”若是为了这白公子,赏钱倒是刚好够的。年轻人仔细盯着他瞧,看那模样也不似说谎,折扇一合转身就走。
富家公子哥跟泼皮无赖穷折腾,他唐青霖没兴趣在这种低级闹剧里掺上一脚。
“哎你不是来杀我的啊?”叶城见状眨巴着眼睛乐了,可还没等笑出来一看他要走被点穴动弹不得的剑客又立刻慌了神一样叫喊起来:“等等!你给我解开啊!”
然而唐青霖的回答是抬起手向身后一挥,突然落下的阴影让叶城转眼往身边瞧,却看见方才那个爆出无数暗器的娃娃正立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他。
“你若再吵,会死。”
“我……那什么,我叫叶城!”
“我知道。”
“你知道?哎别走啊你叫啥啊?”
那个冷漠的年轻人到底也没说出自己的名讳,却也没真像他威胁的那般对叶城动手。当他身影彻底消失时做工精细栩栩如生的傀儡也不见了踪影,叶城幽幽地叹口气,坐起身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肩膀。
论起点穴解穴八荒内自然当属修习破穴剑招的太白最有心得,装模作样躺了半天腰酸背痛的,叶城最后甩了甩手腕站起来,盯着唐青霖离去的方向一言不发。
使的是暗器跟傀儡的功夫,像是唐门弟子,所以这人肯定姓唐。叶城心里头琢磨,抬手打树枝上拽下片叶子搁手里转着。这人埋伏在他一眼相中的藏身处,就算不是杀手也应是对他图谋不轨,偏偏救了他之后又扭头就走。
唐青霖临走前最后看他的那一眼像是在看个疯傻之徒,思及此处叶城挠了挠头,眨巴着眼睛若有所思般地凝神半晌,最后开口自言自语道:“别说,这人眼睛还真好看。”
这人都琢磨了些什么唐青霖自然不知道,对目标失了兴趣的杀手只觉得提了股劲儿却没处落手,不免有些闷闷不乐。
向来被他领下的暗杀,目标从活不到第二天,唐青霖让不少人终于见识到什么是唐门追魂夺命的追魂房。然而这一次例外,却是给了那些被他抢去生意的人机会闹出些闲言碎语来。唐青霖不怎么在意这些闲话,却被吵得有些心烦,而那些不知死活的人竟然还开始诋毁起唐门的名声。
唐青霖寻思着再听见这种话就送他一镖,闷声不吭一杯酒接一杯地往肚里灌。
“唐公子先到了也不等等贫道,怎么自己就喝起闷酒来了。”顾齐风一摆拂尘,背后双剑剑匣解下靠桌放着,慢悠悠地在这酒楼一角的小桌另一侧坐下。
桌对面的唐青霖却是眼都不抬,也不做声,端起杯子又是一口酒,在嘴里含到暖了才咽进嗓子。这人正心情不好。顾齐风瞧得出来,也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他那突然听见消息说这位从未失手过的高人终于碰了壁,不用想也知道十成九得是因为这个。年轻道长整了整衣衫,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酒,举止从容文雅端得是快赶上唐青霖这大家少爷——然而也只是看起来。
顾齐风是什么号人,顾齐风是个整天里瞎胡扯还能让唐青霖愿意认他这个朋友的人。这两人,再加上个太白的吴子冀,三个人里顾齐风是个情报贩子,另两个都是做人命买卖的,一同经过几番生死,最后还真成了有事没事一道出来喝闲酒的好友。
唐青霖的性子偏冷,事事又总拎得清算得明,总有几分不近人情的味道。即使是朋友,顾齐风也不过是得了个能跟他瞎掰扯的便宜,不过这倒也足够了。
“怎么,这次任务不顺利?”
“……是个傻子,没兴趣。”
“我听说在你前头还有一伙人接了这生意,结果死城外边了。”顾齐风话里颇有几分揶揄的意思,分明知道那必然是唐青霖不想被抢了生意出的手,却还笑盈盈地问道:“傻子这么厉害?”
果不出他所料,唐青霖终于肯赏他一眼,不过露出的不是不满,而是如同先前看叶城那般看痴傻呆子的眼神。一般唐青霖露出这种神色的时候,差不多他就要走了。唐青霖唐少爷第二不喜的,就是装疯卖傻行事无赖之辈。
“咳,我开玩笑……”顾齐风连忙干咳两声想要岔话,然而唐青霖并不理他,搁了酒杯起身就走。这人走得头也不回,道长都没来及拦他,不免糟心地心里头直骂他破脾气。
唐青霖还没出了酒馆门,迎面姗姗来迟的吴子冀走进来,后者上去招呼前者却只点点头丢下句“有事”径直离去,吴子冀带着些不明所以坐到桌边,拿手指点顾齐风的胳膊叫他回神:“你又气青霖?”这二人倒是自幼熟识的,相互都了解得很,顾齐风那张嘴里能说出什么话,吴子冀不消想都能知道。
“小唐这人吧,不禁逗。”顾齐风连连摇头,像个好人似的在那操心起来,“他这脾气,要解决终身大事怕要费点功夫咯。”
“这倒是实话。”
吴子冀这人没顾齐风那么多花花肠子,顾齐风这么一转话头,他便跟着偏了过去,不过多少也有些看惯了这景的原因。顾齐风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些,可还没等他再继续去耍心眼儿,让唐青霖一言不合扭头就走的真正元凶就现了身。

二、
“师兄你在这儿啊,害我好找。”叶城嬉皮笑脸地凑到跟前来,笑得灿烂无比却让吴子冀心里头不停地打鼓。他这师弟成天在外头惹是生非,自个儿赚的银子不是被他偷去花了就是拿来替他给人赔礼去了,就这样叶城还是没点要安生的意思。按经验来看,他找吴子冀时笑得越灿烂嘴巴越甜,闯的祸无疑就越大。
可真亲啊。顾齐风暗自偏嘴,着实不怎么高兴他跟吴子冀如此亲近,清了清嗓子把对面那个青年的注意力唤回来:“子冀啊,这位是?”
“师兄的朋友?”叶城把顾齐风打量一番,琢磨着他是江湖上的朋友还是杀手界的同行,再一细瞧这人模样突然骂出声来:“你……假道长?!”
“……喔,我当是谁。”一听这叫法顾齐风也反应过来。吴子冀有两个义弟,这是大的那个——也是最会挑事的那个。他倒是多年没见着叶城了,上一次还是他下山前太白弟子来真武交流切磋的时候。顾齐风不喜欢他,这小子总黏着吴子冀,还总惹一身麻烦事。
然而等他暗念着年轻人的名骂了几遍就突然反过想来。叶城,可不就是叫唐青霖失了手的那个傻子。忆起方才叶城从酒馆窗外经过后唐青霖便起身离去,顾齐风琢磨着,没准这回还真不是叫自己给气走的。
“你又闯了什么祸?”吴子冀有些头疼地问他。
“哎哟师兄你就这么看待你师弟的吗?我是想跟你打听个人……”叶城说,瞅了眼悠哉喝酒的顾齐风,伸手去拽吴子冀的胳膊。“过来说……”
“在这儿说吧,都不是外人。”
叫他把人带走,这怎么成。一想到吴子冀身边有这么个关系亲昵之人,顾齐风就不高兴,他不乐意有人比他跟吴子冀关系还好。只是不乐意归不乐意,他又不能翻脸赶叶城走,更不可能跟吴子冀说你这师弟别要了,于是只能跟叶城唱唱反调,阻止他们师兄弟独处。
虽然现在俩人还没什么,万一处着处着就好上了,顾齐风就该变顾齐疯了。
吴子冀哪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寻思着左右自己认识的人顾齐风也认识,而后者认识的人显然要比自己多,何况也确实不是外人,便朝叶城点了点头示意他直说。
而叶城也一贯看这个嘴里头没谱的假道长不顺,原本打好了的稿不由得便是一番删删减减:“我今儿在城外碰上个杀手,猜着八成是唐门的,我看他长得挺好看,就有点好奇。哎师兄你认不认识这么个人,男的,瘦瘦高高的,拿个扇子,眼睛特别好看。”
“咳……”
听前半段儿顾齐风就猜出来准是唐青霖没跑,本是想当个热闹看,听到最后头刚喝进嘴的酒差点没呛出来。眼睛好看……顾齐风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唐青霖看傻子时的眼神。要说这人长相确实没得挑,对得住他们唐门在外貌上一贯的名声,眼睛也是好看——如果不是他时不时会露出那样讽刺鄙夷的眼神的话。
被这么嫌弃了却在注意着他眼睛好看,叶城这估计也是头一号。看来唐青霖还真是走对了,顾齐风暗想。
吴子冀有些奇怪地看他,在道长摆手示意无事之后收回了目光低头沉思。他倒是知道唐青霖今天去做活,但并不知道目标是谁,于是出于对唐青霖身手的了解和对叶城作祸水平的误解,他直接排除了是唐青霖被叶城撞见的可能性。然而再琢磨一圈下来,似乎也没谁能入得了他这要求极高的师弟的眼。
“这……我当真不知。齐风可认识这样的人?”
“贫道也不知道啊。”
顾齐风装出副认真模样拿腔拿调地回答,然而单听他那故作姿态的自称也知道他根本没认真考虑过。吴子冀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却也无可奈何,朝叶城摇了摇头。“你怎么又跟杀手牵扯上?”
“碰巧遇上而已。”叶城摸着下巴又瞅了顾齐风两眼,最后眉眼一弯,跟他师兄打起马虎眼,敷衍几句之后便没再多打扰二人酒兴,告辞离去。
出了酒馆叶城开始四下张望起来。他能肯定顾齐风没说实话,因为他先前从酒馆窗边路过时正巧看见了像是那个唐门弟子的人起身离开——从顾齐风跟他的好师兄坐着的那张桌上。
只是顾齐风不说,却不知眼下该往何处去找。叶城心下懊恼,早知道就不该跟着师兄进酒馆,直接去追那唐门美人儿更干脆利索。
“小唐这次任务不顺利,你没听说?”
“没有,我最近银两够用就没太关注这些。”却说那酒馆内,不知好友为何突然说起这些个他平日不屑的嚼人舌根的闲言碎语,吴子冀皱起眉头,暗暗思索他为何提起此事。
天知道顾齐风虽是做的情报买卖,平日却最厌烦参与这些闲话,然而这人现在不止自己提起了,还笑眯眯地停了酒杯,眯起的眼睛把吴子冀好好打量了一番,那仔细程度都快让吴子冀要怀疑他是不是别的谁易容假扮的。
“估计马上就要不够了。”道长说,“你知道小唐没杀掉的那个是谁?”
“……你是说?”这猜想实在太过不吉利。前后联系一番对于这个问题吴子冀怎么都只能想出一个答案,可这过于戏剧化的发展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不不,怎么可能。我师弟虽然贪玩但还是有分寸的,不至于做出被人挂上悬赏的事来。”
“你别不信,我可专门去查过。一匹白公子的钱呐!我打听了一下,说是个富家子挂了这么一笔,来祭奠他被人炖了果腹的爱马。”
“这……”
“一匹白公子,要赔起来可不是小数。你手上钱若是不够,我可以先借你用用。”
顾齐风脸上的笑容颇有些不怀好意,然而吴子冀眼下满脑子都在替他的宝贝师弟发愁,一时竟全无察觉,只面露苦笑摇头不止。

评论
热度 ( 13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