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威白威】霜雪覆黄沙(3)

*cp威白威无差。
*太白最开始是喜欢慕情的,本更内慕情集中出现,避雷注意_(:з)∠)_
*短更一篇,渣渣一个我需要整整思路。懵逼.jpg

三、
东越是个好地方。东越的女子个赶个的美,还有天香谷中貌美如花的师姐师妹,比那谷中花海更让人移不开眼睛。
江檩雀絮絮叨叨地跟李业臣念了一路东越的好,归根结底都还是在不停夸东越的美人们,直到快到了地方才终于打他嘴里头漏出来个人名,慕情。
听起来是个可爱姑娘,李业臣暗忖着,终于在这话题上接了口:“喜欢她?”
“不不不!”江檩雀被他这三字的问句惊得连连摆手,却又难以自控地双颊泛红,眉眼中也透出柔和笑意。“我那是倾慕,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非分之想,不要用这么浅薄的形容来玷污这份感情……”
这番解释还不如不讲。不需李业臣发表看法,江檩雀自己都没底气再胡言乱语下去,转头往道路旁边不住打量,最后瞧着茶摊上正忙活的俏茶娘露出称赞神色:“真是个养人的地方。”
“……嗯。”喜欢个姑娘而已,何必装得像个好色之徒一般来掩饰。李业臣向来认为评点女性相貌之举有失礼数,加上平日里一心修武对女色不甚在意也无暇在意,江檩雀这番举动着实让他难以理解。
慕情确实是个可爱的姑娘。几番接触下来李业臣确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想,又另添了一条,确实是个江檩雀会喜欢的姑娘。来自太白的年轻剑客对慕情的称呼一路从慕姑娘到情儿姑娘再到最后干脆而亲昵的情儿,那双本就充满灵性的眼睛在面对她时更是晶亮有神,甚至于只是谈起她,江檩雀都会露出眉飞色舞的模样。
还涉世未深的少侠是真喜欢这个干净善良又不失大胆的可爱姑娘,何况她还曾救了江檩雀一命。
“以后我让你多救几次。”所以与我一同行走江湖可好,不然我又怎么有机会让你来救。江檩雀有许多想说却未敢说出的话,无一不是已张开了口却又梗在了喉头难以做声。平日里牙尖嘴利的人碰到这事偏却笨拙而畏首畏尾,说话都是说一半藏一半,盼着对方能听出他话里有话,却又怕被听出。
但他说出那样一句玩笑,绝非为了让慕情用自己做交换来保全他性命。
“我要去,你不用拦我。”
“危险。”李业臣眉头都快拧到一块儿去,“交给曲盟主。”
“她是为了我才会被抓住,我怎么可能不去?”
“……你留下,我去。”
归根结底这事李业臣也免不了责,若是他当时在场,同江檩雀联手或许还能有机会三人一起杀出来。只是那时他们应下了一位太白师兄的委托,而师兄与美人间江檩雀自然选择后者,于是只好李业臣去为其寻人,却不想本以为很快便能解决的事情竟生出诸多枝节耽搁许久,待他赶回时早便已迟了。
“李师兄你到底明不明白?”江檩雀被他气得发笑,于情于理自己这次都非去不可,哪有什么替不替的说法。
他江檩雀惜命,贪生,向来是能多好好活一天就赚了一天的性子,但从不怕死。何况眼下是自己喜欢的姑娘为了保护自己陷入危险,若是不与曲盟主一同前去赴约,他都不知日后该怎么承认自己是个男人。
李业臣自是说不过这执拗脾气,坚毅的脸上显出些约摸是无奈的愁色。身为沙场男儿他自有一腔热血蕴于心胸,可怀有热血不等同于明知无谓依旧白白牺牲性命。江檩雀想什么他又怎会不懂,只是那钟不忘他二人联手都讨不到半分好处,即便去了也不过徒增拖累。
罢了。再要开口时他抬眼却直直地望进那双被愤怒急切充斥的眸子,那眼底深藏着的惶恐无助蠢蠢欲动地隐现。李业臣低叹口气,到了嘴边的话不知怎么就绕了个圈改了个意:“我陪你。”
从在东越相见时,或许是从更早的杭州初遇起,一直到最后东越海滨,江檩雀的眼中脑中都再容不下别的姑娘。即便再加上个李业臣到底也还是没能救得了她,海岸边景致优美的地方多出了座孤零零的坟,埋着那个可爱的姑娘,也葬了那些稚嫩青涩的情思。
曾慕多情,多情还应笑我。
江檩雀呆站在墓前,突然很想看看杜鹃花开满山坡是个什么模样。让她心心念念的景色,定然很美。
那日江檩雀在海边呆了许久,先一步回来的李业臣见到他跌跌撞撞地扑进客栈大门时早已是夜幕低垂。李业臣本是怕他在人前不肯显露悲伤郁结在心,却不想这人回来时一身的酒气,早就已经喝得连头脑都糊涂不堪。
便是借酒消愁也没这样没酒量还硬喝的。李业臣一时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该庆幸江檩雀还能找得到路回来,摇摇头想把他搀回房去。
“师兄,慕情她……”然而江檩雀只顾抱着他不撒手,头埋在李业臣怀里。同自己般高的堂堂男儿此刻却像极了被抛弃的孩子,软弱无助地缩在仅有的庇护之中,李业臣不由心软,抬手抱住他,安抚地轻拍着他的后背。也不知是酒喝得太多还是情绪失控至此,江檩雀的身子微微发抖,连带声音都在颤抖着:“师兄……我喜欢她,那么好的姑娘为什么就没了啊,师兄……”
李业臣全然不懂如何安慰别人,尤其是对方悲伤至如此程度。他带着江檩雀回到房间,一路上江檩雀不停地念叨着,反反复复都是那些还没来及表露的青涩情愫,他只好时不时地应上一声,想劝又不知从何说起。若是说节哀,此刻未免太过强人所难。絮絮叨叨了许久大约是累了,依旧抱着同伴不肯松手的年轻人终于慢慢安静下来,不再说那些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话,只不停地叫着李业臣,缩在他怀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喊着“师兄”。
李业臣便一声一声地应着,直到最后实在被他叫得烦,按了按这醉鬼的脑袋,拧着眉头,强自压下拔了他舌头的冲动。“我在。”他这么说,语调里也带了些烦躁。
“师兄……”江檩雀又往他怀里缩了缩,像是瑟缩在老鸟羽翼下的雏儿,在李业臣额角青筋凸起时终于说出了新的内容。“师兄还在,我还有师兄。”
“……嗯,还有我。”李业臣面上神色变了几变,最后垂下眼,轻轻拍着他,“睡吧。”

——————————
其实白白会喜欢上慕情是因为,写这段的时候,我又一次被这段剧情虐得心力憔悴……我喜欢慕情啊,有那——么那——么喜欢,然后就控制不住自己……这一周下来改了几遍尝试了各种方法效果都不理想,苍龙懵逼.jpg
如果让各位看客老爷不适真的很抱歉,对不起_(:з)∠)_
虽然估计也没什么人看_(:з)∠)_

评论 ( 2 )
热度 ( 2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