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白唐】据说被扇子抽能拐到帅唐

#根据真实经历改编#
#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唐萌行不行#
#傻白甜神经病小学生文笔#
太白跟唐门是在杭北插旗认识的。
那时候唐门才刚出了巴蜀不久,整日里摇着扇子带着傀儡到处转,看来看去却又开始觉得外边儿衣物布料不好,吃食不如家里的精细,连那路过的姑娘也没个比他傀儡好看的。
于是他越看自己的傀儡就越喜欢,牵着傀儡像牵相好的姑娘似的,去跟人切磋武艺。
太白已经在这江湖上飘了几年了。这人总把“剑荡八荒我最帅”挂嘴上,虽说长了张颇对得起这句话的脸却也还是没少遭朋友嫌弃。他是个贪玩性子,那日恰巧看见唐门宝贝傀儡的模样,心觉有趣,便一杆大旗插在了唐门面前。
刚刚踏进江湖的唐门自是比不过太白那老油条,太白剑招又快又狠,出手刁钻古怪,轻易便赢了比试不说,还划伤了唐门的傀儡。
“这……唐公子,在下不小心伤了您的女伴,可如何是好?”
这家伙嬉笑都直白地摆在脸上,唐门又如何看不出他的恶劣心思,只是他一世家出身何曾听过这般奚落,立时耳尖发红,一手揽过傀儡抬眼瞥了过去,冷声道:“你若真觉抱歉,就赔我个百来金的,我便不和你师门告状。”
“别介啊,堂堂唐门弟子哪在乎这点银两?”太白突然有些后悔方才切磋前故作风度地自报了家门。然而唐门这副分明动了火又强压火气的模样实在可爱得很,远比他预想还要有趣,让他不由得起了得寸进尺的心思。“这样吧,”他凑近了去,微扬起头凑到比他稍高了些的唐门耳边,“你女伴坏了,我来替她如何?”
“……”
唐门的回复是合起手中折扇朝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抽了过去。
爹,娘,门主,老太太,大小姐少爷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为什么你们都没告诉过我碰上变态了该怎么办?
那天晚上去跟朋友喝酒时太白脸上的红印都还没消,被嘲笑了一整晚破相。
小唐门长那么高就算了还一言不合就打人。太白翻了个白眼儿,心说算是记得这混蛋了。

两人再遇上的时候唐门正被一个神威欺负,那神威皮糙肉厚的,却并不如其他神威弟子般正直坦荡,走路上撞着还欠缺实战经验的唐门便二话不说抓着一通好打。
太白一见不乐意了,自个儿都还没得劲儿欺负他呢你这半路冒出来的傻大个算老几?于是太白拔剑就是一式苍龙。
然后正撞到神威枪口上。
这太白不单变态,怕还是个傻的。唐门在旁边看得愣,半晌才反应过来人家是来帮忙的,慌忙飞着暗器控制着傀儡跟太白一道反打了回去。
打着打着太白突然发现他对唐门的实力有所误解。这人只是欠缺经验缺了些灵活跟计策,武功却实打实得扎实厉害,一但抓到机会就打得对手手忙脚乱难以招架。
“看不出你还有点本事。”打赢了架太白神清气爽地往路旁树桩上一坐,仰着头瞅唐门。
唐门把傀儡拉到了跟前仔细检查一番,确认了宝贝疙瘩没再添什么道道才终于赏了太白一眼:“你该不是跟踪我?”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太白正在惊奇傀儡身上先前给自己砍出来的伤都已经被修补得看不出半点痕迹,还没来及夸就给他堵了回去,哽着嗓子瞪着这位唐公子半晌,怎么都没想明白这人虽说长得确实不错,但哪来的那么大自信对他一个大老爷们说出这话来。
“我稀罕你。”太白翻了个老大的白眼回去。
“谁叫你上次说……说……”
那话对于唐门来说太过难于开口,支吾半晌也没给复述出来。这人真好逗。太白扭开脸偷笑,被人瞪着眼质问时又极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没有,我在想你的娃娃真好看。”
“……那是自然。”唐门脸上表情变了几变,最后不情不愿又难以自抑地露出笑脸来,眉眼间挂上了些微傲慢得意。
太白看着他,突然就觉得,是时候找个相好回去给师尊见见了。
“我说的事,你当真不考虑考虑?”
“什么事?”
“当我的伴儿啊。”
“……”
事情的结果是唐门又一扇子兜头抽了过去。

“哎,狗太白,怎么又破相了?”
“滚,闭嘴绿毛龟。”
“信不信我一个驱影把你从这屋顶上掀下去?”
太白信,因为他跟真武认识的契机就是当年在他们大殿顶上耍帅,叫真武撞见二话不说挥剑给砍了下去。然而信归信,这时候认怂的那是孙子,太白眼一瞪眉一挑,拔剑便战。
不过他从来没打赢过真武,这次是给离渊震飞出去的。
灰头土脸重新跳上屋顶的太白一撇嘴:“不动如龟!”
端坐在一旁老僧入定一般安然不动的道长慢悠悠开口:“太白的狗牙都啃我不动。”
“呸!”
“我看你脸上这道,还是上次那把扇子不成?”真武斜睨他一眼,那架势倒像是成竹在胸,早有一番盘算:“需不需要……贫道给你算个姻缘?”
“要,要!道长您看这壶酒,上好的花雕,您要是瞧得上就都送您了!”
狗腿。真武瞧他这模样丝毫不怀疑再吊他一会儿就算叫他太白狗他也会“汪汪”地叫起来,嫌弃地问过八字便合了眼,老神在地掐起指诀,口中念念有词。
“你啊,往西南去找。”
“啊?现在?”
“对。”
其实真武只是随口一说。他算出太白约摸是要结缘在这杭州城,巧了最近给太白留心上的也就那么一个唐门。唐门,巴蜀的,那就西南吧。他捞过酒壶笑眯眯地目送太白远去。不把这鸡贼哄走了,这壶酒指不定要给他连蒙带抢地占去多少。

却说太白运起轻功兴冲冲地飞蹿出去,一个没留神,挂树上了。正愁着怎么下去,大路上迎面来了个人,骑着白马跑得飞快。
“哎兄弟帮个忙!”太白喊。
那人一抬头,好家伙,又是唐门。唐门也没想到是他,一时分神骑着马望着声就冲了过去,然后一头撞了树。
叶大侠给的一骑绝尘的功法真不是吹的。从差点被撞折了的树上摔下来的太白心想。然后他就躺地上不起来了。
唐门也把自己撞了个七荤八素,缓过来以后先看了看马,末了才想起地上躺着那个,连忙下马去看:“没事吧?”
“哎哟,我动不了了。”太白忍着笑作出痛苦模样,“都是你,负责!”
“你自己挂在树上怎能怪我?”
“你把我撞下来的,害我摔着了!”
唐门自然比不过他流氓,加上也是真担心他别摔出毛病来,便蹲下身去摸他胳膊腿。太白瞧着他那个认真劲儿,却是歪点子说起就起。
“这儿疼吗?”
“你非礼我。”
“……啊?”
趁唐门愣神的功夫,太白支起了身子,凑到他跟前在他脸上飞快地亲了一口。
被,被非礼的应该是自己吧?!唐门这次不止耳尖红了,整张脸都涨红一片,不敢置信地盯着太白愣了半天,最后终于还魂冷下脸来又是一扇子抽了过去。
“哎哟你还打!”这半边儿脸上的扇印还没消,另半边上又添了一道。好好一张脸弄成这德行,太白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只好干脆不要脸:“我都破相了,还怎么讨老婆啊!你得负责!”
“你自找的!”
“不管!你不当我老婆我就不起了!”
说着太白就又躺回地上,开始没完地惨叫哀嚎。现在还只是傍晚,天还没黑,路上来来往往的听见这动静无不侧目。唐门丢不起这人,最后一咬牙一跺脚,把太白捞上了马,带着他一甩鞭子飞奔回家。
其实唐门倒不是很讨厌太白,就是觉得这人烦了点,动不动的还耍流氓,不过本性并算不上坏。上次被欺负的时候他还帮了忙不是。
——显然这么想的唐门还是太嫩了。

“这位公子,近来可是常有无赖纠缠,遇事不顺?”
“道长怎么知道?”
“贫道略懂些占算之法,今日相见便是有缘,公子若愿信,贫道便送公子一卦。”
唐门不疑有他,便报了姓名生辰给这位看起来严谨正直的道长。只是他万想不到这人正是太白那损友真武。
“唐公子近来,可是认识了一位太白少侠?”真武笑得和善,乍看上去着实令人信服得很,谁也没想到他竟是替太白来诓唐门的。眼瞅着唐门一脸叹服地点头称是,他强自忍着笑意,继续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二人看似冤家路窄,实则缘分匪浅,当相协相伴,方能安度此生。”
“……”
唐门仔细想了想那个赖上自己蹭吃蹭喝还要蹭住除了帅好像没什么好的太白,一时说不上话来。而真武转眼往街对面瞅,偷偷朝着头戴斗笠乔装变换的太白做了个完成的手势。
“你……脸上不疼了吧?”自我检讨完发觉自己似乎确实对太白不够友好,回去之后唐门有些忐忑地问他。
太白当然不疼了,脸上早干干净净的比姑娘的脸都白净。于是他十分大方地一挥手连声说没事,好像当初硬拉着唐门要人负责的是大路上不知道哪条狗一样。
要脸套不到帅唐。太白一早看上唐门的时候就有了这觉悟。
唐门很安心,他觉得还好没真影响太白终身大事。然后他突然发现,太白开始不纠缠他了。
去杭北切磋没人搅和,也没人帮他牵着傀儡像牵闺女。吃饭时没人紧跟着扯东扯西,终于能像个名门公子一样安静优雅地好好吃完饭,唐门却觉得太静了些。
连原本难得合意的西子湖畔的宅子,也突然显阔了。
这是还被纠缠上瘾了是怎么的。唐门一时没想明白。不管怎么说日子终于回了正轨,他本该高兴才对,如今却总心神不宁。
“你,你最近都哪去了!”终于又碰见太白的时候,唐门想都没想一个困百骸就捆了上去。
太白扭了半天,到底没法从无影丝中脱开身,最后腆着脸赔着笑眨巴着那双小狗儿一样纯善无辜的眼睛央他:“这大街上呢,你先给我解开成不,怪丢人的。”
“你也知道丢人这词儿?”
“知道知道,唐公子您大人大量,饶了小的吧。”
“你去哪了?”
太白瞅瞅他瞪老大的眼,歪头想了想,随后坏笑起来:“你还真想我赖你一辈子啊?”
故事的最终结局是唐门冷着脸又抽了他一扇子,然后让傀儡拖着太白,就这么走回了西湖边的家。

“就是这样了。”
真武闷闷地喝了口酒,跟身边的五毒抱怨。
“后来他俩就在一起了,天天儿跟我这儿腻歪。”
五毒伸手过去拍了拍他肩膀,想着说点什么话安慰这个刚认识的道长,却又无奈自己中原话实在不过关。正纠结着,真武突然转过头来,直盯着他瞧。
“哎,你要不要看个手相,送你的不要钱。”

————————————————————
其实事实是。
好不容易赢了一个唐门小哥哥,本想套路一句结果被要求赔钱。
想英雄救美结果救到开小号打发时间的大佬,一脸懵逼地被教了一套手法。
出马祸,跟帅唐说负责,被怼死。
真武是以前一个亲友,真的把我从真武大殿上削下去过。后来他整玄乎的帮我套唐门师兄,结果自己跟师兄跑了最后发展到涉三然后A了游戏。
狗生无望。汪的一声就哭了。

评论 ( 11 )
热度 ( 32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