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启明】与子同辉,经霜浸默

*cp启明。

*古架。

*尽量只甜不虐【。OOC×3

成?走起。

—————————————————————————————

一、

少年睁开双眼看看天色,慢悠悠坐起来,歪头吐出口中衔着的草叶,舒展着身子长长呼出口浊气。躺过半个白日身子不觉舒坦反阵阵酸胀,正盘算寻个地方活动活动筋骨,垂眼就见坡下有人正抬头瞅他,瞅上几眼又抬手招呼他下去。

“杜明啊,”待他下到跟前就听挚友似心有万千感慨的叹息,不等他猜想怎么回事,这人已自顾继续感叹起来,“先生教导我们勤奋学习不得懈怠,你看,唉……”

装得像是那么回事,杜明不由腹诽,好像真把先生的话放过心上一样。想归想,话不能真这么说出来,先生教导他们说话要留得三分,给人留些面子也给自己留些路子。然而先生是这么教,显然少年并不会对此上心,心里头怎么想,他也就怎么说了。话一说完对方立刻显出不以为然,却夹了几分其他神色,与其说是同情不如说是幸灾乐祸更为贴切。

“至少我没逃学堂被先生抓着——先生要罚你抄书,可别说我没提早知会你。”

“……吴启,哎吴启你等等!”杜明听见这消息愣愣出了好一会儿神,吴启伸手在他眼前摆上两摆这人也没个回应,他偏偏嘴,转过身作势要走。而杜明回过神时正赶上他刚刚迈出步子,慌忙把他给拽住,“我怎么办啊,先生那么严我会不会被罚抄断手,你帮我想个辙……”

吴启面露得意带着些不怀好意,回过头时又藏藏掩掩,尽力做出的同情模样稍显怪异,但杜明正愁得厉害,一时竟也全然不觉。“你明儿赶早上学堂去找先生,跟他认个错,诚恳点儿,先生不能怪你。”他揽过杜明的肩,看似十分严肃地给人支招。

第二日一早杜明站在先生面前忐忑不已,不想没等他开口先生却先问起他来:“杜明啊,听吴启说你昨天病了,今天好些没?若是好了……”杜明有点儿懵,但盘算一路子的话憋了一路子的劲儿这会儿想收也收不住,没等他去琢磨怎么着自个儿昨就病了,一听先生说“若是好了”下意识便觉要受罚,提前备好的一长串说辞就已经从嘴里蹦了出来。

“虽是说谎逃学在先,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先生听他稀里糊涂没头没脑的一通说也听出个大概意思,叹着气揉了揉少年的头。杜明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吴启早就替他找了缘由开脱,结果又跑来诓自己。他心里头不由憋屈,想着见了这人非好好讨回来这笔,结果俩人见上反是吴启笑盈盈凑上来问他,先生罚他没有。

罚倒没罚。“先生就没说过罚我,你骗我。”杜明愤愤指责,连说几番交友不慎。吴启却神色依旧,一时显得很有些无辜的味道。

“你不还被先生夸奖了?”他说。

杜明一时语塞,又是好半天才意识到又被吴启给蒙混过去,再想找人就已经找不到了。

 

二、

少年人总有着江湖梦。而有些人总喜欢把梦照进现实。两个无心做读书人的少年一同走上了江湖路,最后进入名震一方的大帮派轮回。剑锋卷残霜,剑光映落雪。吴启倚着树看那人一袭白衣大冷天依旧专注于练剑,不多时偏开眼,神色难明。

眼睛晃得发疼。他揉着酸疼的双眼,暗说什么雪景习剑人间盛景,尽是骗人的说辞,再多看一会儿这眼就怕要不得了。

杜明那边儿练着剑,心里头却琢磨起别的事来。打从小他跟吴启就一直凑在一块儿,一直以来吴启帮他开脱给他支招的次数几乎跟他惹火次数等同,想想也颇不好意思。终于由此觉悟的年轻人盘算着给人些什么以表谢意——抑或歉意更多一些,但总归都存了些怕人哪天嫌了烦不再帮他的心思。

最终打小手巧的杜明决定给吴启亲手弄点儿什么小玩意儿。

他跟最为通晓人情的副帮主江波涛商量一番,却也没定下来到底做个什么小玩意儿。没出两天打江波涛那儿回来的吴启,发簪一没留神,折了。

后来吴启手里玩着杜明亲手磨的一根木簪子,满脑子都是这人献宝似的把东西给自己的模样,眨着双眼身后头像有条尾巴在晃个没完,活像只讨好人等夸奖的小狗儿。蠢,吴启暗自笑骂一句。那天他恍惚从对方晶亮的眼中看得见星辰烨烨。

“你要是个姑娘我就娶你了。”他这么说,换来杜明一顿打。

 

三、

杜明后来有了个心上人。年轻人总得遇上情窦初开,帮里的老前辈方明华是最有发言权的过来人。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心神不宁的杜明,转眼儿又若有所思地看着同样心神不宁面上却并不显分毫的吴启。

最后他摇了摇头,招呼江副帮主跟周帮主一道儿不知商量什么去了。

让杜明心神不宁的那姑娘,是近来兴起的新帮派兴欣的人,名叫唐柔,出身优越的千金闺秀,却拜入昔日武林盟主叶修门下,一杆长枪气吞山河,似能挑遍四海八荒只霸气比起男儿也分毫不差。杜明对唐柔可谓一见倾心,轮回的人寻他开心,说让他转投兴欣算了,省得隔山间水整日里魂牵梦绕。

“人兴欣不收他,功夫太次。”吴启随口一嘲,杜明拎起他那把寒光凌冽的长剑冰渣就要拉他去比试。吴启掂量着自个儿的匕首,最后趁杜明起身往外走拿胳膊给他一式锁喉。

沉于静默,抑或咆哮震天。吴启或许更倾向于前者,尽管这有时显得有些残忍。包括对他自己。

嬉闹过后一片混乱,不出意料二人又一道被罚了留下收拾。杜明哀声哉道,引得吴启翻个白眼。我个被你拖累的还没说话。

得空抬眼,正看见窗外景象。轮回所处位置气候偏暖,冬季也下不了多少雪。就如今年。并没什么意外,只莫名对着这日日得见的景色,吴启突然叹出口气。

杜明到底还是跑来找吴启出谋划策,又或者说他也只能找吴启——这么说也不算贴切,但若连吴启都不帮他,他也真就没地方求援去了。

“首先一个,唐姑娘知道你对人家有意思吗?”

杜明摇头,面露苦色。

做人不能太过从心。吴启心底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只觉得牙根都痒痒。“人家都不知道你这一片心意,自顾自在这愁个什么趣儿?”话是这么说了,但他到底也知道杜明的脾气,让他改也难得很。然而想到这点,吴启心里头又有些高兴。人总难免自私,吴启也不是圣人贤明,只是他那点儿小心思,偏又不好说出来。

“可我总不能……就直愣愣冲她跟前和她说,说我对她有意思不是?”

“你要真直愣着冲上去,怎么都比现在搁这儿庸人自扰强。”

要吴启现在知道自个儿这话真就成了最后一把推手赶着杜明去跟唐柔表白了心意,他非得给自己一巴掌。要是最后这俩人真到了一块儿去,他得再多加一巴掌。

 

四、

有些事总难免如这般充满戏剧性,比方说此刻杜明因为吴启那一番话被这最后一把力推着去兴欣找了唐柔唐姑娘。轮回众人打趣时曾设想过的比武招亲或者含情脉脉都未曾发生,杜明没被打出来,相反的被招待得还算不错,唐柔也根本没动过她那杆赤红流缨的长矛。

但他也并没能跟姑娘就此修得结发同床,执手偕老。

唐柔没应他,一腔子情思全打了水漂一般杜明一刹低迷至极。姑娘拍拍他,抬手往他身后指。杜明去和唐柔袒露心声,吴启虽同行而来但这时候自然不会跟着,却也没隔太远,时不时往这边儿瞅瞅,眼看着杜明显出萎靡模样不由忧心,杜明不知,面对着他那边的唐柔却看得清楚。姑娘心里透亮,但明里也只能提点至此。

杜明转头,正看见吴启的神情从担忧转为惊讶,又转眼换成往常的嬉笑嘲弄。

做人不能太过从心。这话一早其实不是吴启给杜明说的,是方明华前辈跟吴启促膝长谈时所说。吴启那时嬉笑着说方哥您说话太深奥,我书没念多少,听不懂。

“关心则乱。”周泽楷这么说。江波涛也在跟前,跟着说了句,想着他是好事,对自己太残忍可不行。

吴启一直含混过去,可眼下看着杜明满是惊诧不解的神色,叹口气心知到底躲不过这么个劫。两人这么对视了半晌,最后反倒是杜明先开了腔——他瞧着吴启头上那簪子眼熟,再一眼看出那物件儿从打他手里送出去,已经了几年晨昏春秋。“嘿,这回这个没给你折了?”他说。

这问的有点傻,趁着年轻人面上的傻笑。吴启点点头,深吸口气:“明啊……”

“嗯。”

“我吧……琢磨着把你哄进我家门儿挺久了。”

 

五、

杜明说让他想想。惊吓过后这话他说得似乎很是平静,只是脸上震惊依旧还没褪干净。他把吴启当兄弟这许多年,却从未想过吴启原来是这么个心思。

那一阵子他茶饭不思整日里盘算没完,就想不通吴启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一个爷们儿有这意思,魂不守舍比思恋唐柔时更为严重。轮回众人起初担心,后来见着吴启厌厌的模样总避着杜明走,再不懂人情如孙翔也都看了个明白。

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几人一合计,不能指望吴启这时候再多干点儿啥来俘获芳心,那就只能剑走偏锋寻些个旁门左道来让他开窍。那阵儿方明华家的夫人来往走动很是频繁,夫妻二人总能换着花样跟人上演夫妻和睦亲昵无间。杜明眼瞅着,加上近来吴启避着他,没人帮忙没人照顾也没人给收拾烂摊子,越发心烦意乱。

等杜明终于忍不住自个儿找去吴启那儿,后者却没事人一般坐在院里哼曲儿。“这么久见不着,才知道我好了?”吴启回头看他,笑盈盈的模样让杜明想起幼时在学堂这人总寻着法子诓他。

而这次他不敢愣神,怕一个出神等反应过来,吴启就又没影了。

“瞧着你喜欢我这么久不容易,我就勉强委屈委屈。”

 

六、

吴启后来跟杜明说,他送自己那个簪子的时候,那模样真让他出了好一会儿的神。杜明嗤了一声,审他,是不是从那时候开始对他动了歪心思。“哪能啊,”吴启说,面上带着调笑,“就那点儿小意思,还不能入得了我眼。”

真要算起来,可比那时候早太多了。

“你那时候,躲我做什么?”

“失去的东西才是好,不懂这道理?”他又笑盈盈一张脸,无辜极了的模样,却分明地坦白自己把杜明算计得死,迟早得进他老吴家的家门儿。

最后的结果是杜明又劈头给他一顿打。

 

七、

吴钩看了,霜月渐明。

与子同辉,经霜浸默。

 

—————————————————————————————

我跟你们说,秀狗是种可怕的生物,没被秀过的单身狗永远不能体会他们能硬生生把人逼脱团的实力。

以及吴启一个心机boy【。

别问我为啥突然写启明我也不造,虚空的坑我还记得,我会填的等等过了这阵……啥已经好几个月了?哦……一脸深沉。

差点忘了 @雾云本一家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