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虚空那些斜撇子事儿【Part.5】

*架空设定。坐标荣耀大陆虚空鬼域【。

*斜撇子事儿,琐碎的不正经的不重要的不务正业的事儿。

*想务正业也无可奈何的小盖表示很无辜

*OOC,OOC,OOC

*准备开刷贾唐跟双透明

*别问为啥停更这么久我也不造就当我忙吧【←脸呢

————————————————————————————

“你不是说不管活人。”

贾世明到底脾气里带着打霸图那来的血性跟硬气,又一次收到来自唐礼升的白眼后终于忍不住冷着脸回了一句。唐礼升的动作微微顿了顿,随后干脆地停下治愈术法收回手。有伤还不注意休养,始终不见伤势见好作为医官的唐礼升本就憋着火,暗说这人脾气还不小,硬气跟他老东家学得挺像,怎么没见把作死的毛病去了。

“你真当自己还算个人?”这话说得带着凉意,虚空这地界本来就鬼气森森冷得厉害,唐礼升的话落进耳朵里游侠只觉背脊发寒。怎么个意思,进了这鬼门就都是鬼了?自个儿魂还自己的身体里呢没像这群似的都是凝化实体,怎么就不是人了?

然而唐礼升压根儿就没要跟他解释清楚的意思,只是看着这人身上依旧不见消散的鬼气暗自皱眉。再这么下去不管贾世明愿不愿意迟早都得因为鬼气侵蚀变成他们的同类,不用问他肯定不乐意,谁活得好好的愿意去当鬼去,更何况这人也不搞那些小心思想法都摆在面儿上,唐礼升要是看不出来那准是傻了。

“你来之前,”拉了张椅子好整以暇地坐着,两人就这么静默半晌,唐礼升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悠悠开口,“张新杰前辈没给你做什么防护措施?圣光术之类他不是最拿手吗?”

“什么防护措施?”贾世明给他这话问愣了,来虚空这地界还有什么多大风险不成?唐礼升见状暗自叹气,心说看样子连那么缜密的人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时候,正琢磨自己一个鬼该怎么给他驱了这满身的鬼气,没想人直接没头没脑又添了一句:“你不也会治疗?”

话一出口贾世明就知道自个儿又说话没过脑,瞅见唐礼升又一幅嫌弃模样瞥过来差点儿没扇自己一嘴巴。这话还用问吗,唐礼升刚指明了是圣光类术法,一个鬼再怎么精通也绝对没可能去学这种东西。当然盖才捷那样各种咒符玩得颇为熟练还不会伤及自身的例外。

自然那些符咒其他鬼也都是根本不敢碰的。

其中当然包括杨昊轩跟葛兆蓝。

“……兆蓝大大?”

本是顺道儿想来看看迅哥儿情况的杨昊轩看看封住房门的符咒,转回头跟同行的葛兆蓝大眼瞪小眼。葛兆蓝也没辙,这玩意儿除非小盖亲自来,不然就只能让李轩或者吴羽策来一刀劈了——当然谁也不会闲到找这俩来就为这事,就是李迅那个作死的也不会。

然而干站着也不是个事儿,虽说肯定是没什么大碍,但是到了跟前被这么张符拦着杨昊轩怎么想都觉得有点犯堵,不畅快,想着想着也不知道抽了哪根筋就要伸手直接去揭了符纸。葛兆蓝正想着剩下的事务考虑接下来该做什么,猛一回神正看见他作死连忙一把给扯住。

“你干嘛?”

“……啊?”葛兆蓝脱口一句责问语气似乎重了些,杨昊轩也刚回神,叫他这么一骂那手就这么晾在半空给他抓着,呆半晌就发出个单音儿来。看他这模样全透明的鬼才发觉到自己语气重了,正想解释却发现对方俩眼儿直愣愣瞅着自己看,一脸的懵逼模样。等等……

发觉杨昊轩直勾勾而且准确无误地盯着自己,葛兆蓝眨眨眼为脑海中闪过的想法暗暗卧槽一声。“昊轩你,能看见我?”

然后他看见那只半透明的鬼,点了头。很用力很认真地,点头。

“……前辈。”

听见对方语气里的隐约的不安李迅终于认命地把之前转开的头又扭回来,后辈看向自己的视线认真得他心底都开始发毛。就这么被表白了?到现在李迅还有些恍惚,事情来得太突然难免缺乏实感,然而他知道自己不会拒绝这个一脸认真看着自己的小驱魔师。

根本也就没办法拒绝。

就算现在盖才捷没这么看着他。

简直是犯规啊本来就没多少抵抗力。

然后李迅正想说话,就听见门外传来咚的一声响。然后就看到盖才捷脸上表情立刻从认真转变为不满,小声嘟哝一句什么起身走去开门。依旧躺床上的伤号嘴动了动,把刚刚已经到了嘴跟前的话又咽了回去。

看见杨昊轩点头的葛兆蓝也有点懵,没想杨昊轩突然惊觉自个儿就这么给人抓着抓了半晌,一阵慌乱间胡乱给甩开没成想自己那手就又往门上符咒那去了。他这一动把跟前儿的吓不轻再去抓也来不及下意识直接就给人按一边儿墙上去了。一时心急葛兆蓝这一下劲儿使的也不小,咚一声响磕得杨昊轩后脑勺闷疼,然后这俩后知后觉发现现在这个姿势似乎有哪里更不对。

盖才捷开门的时候,正看见这一幕。他看了看那个外貌全然没有印象的鬼,又看了看杨昊轩,眨眨眼一时竟也不知该说什么,最后颇有些局促地道了句“抱歉打扰前辈们了”然后重又关紧了门。

似乎已经忘了刚刚对前辈做了什么啊虚空年轻的驱魔师。

杨昊轩还是有点懵,大概是刚刚撞得不轻头嗡嗡地直疼,瞅着眼前这张颇为陌生的面孔暗说长得真挺不错啊可惜了一直透明到现在。然后自己打了个哆嗦。

卧槽我刚刚在想些什么……

发觉不对的葛兆蓝也是立刻就松开手后撤开来,转头干咳一声,余光倒是瞥见杨昊轩没来由地脸发红,想想刚刚一系列的发展会这样也是难免,叹口气伸手揉揉他脑袋权作安抚,却也想不明白怎么自己原先苦恼已久却始终无解的体质突然就正常了。

该说……虚空最近怪事高发期?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