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虚空那些斜撇子事儿【Part.2】

*架空设定。坐标荣耀大陆虚空鬼域【。

*斜撇子事儿,琐碎的不正经的不重要的不务正业的事儿。

*想务正业也无可奈何的小盖表示很无辜

*OOC,OOC,OOC

————————————————————————————

被异化的鬼祟挠了一爪子的李迅没有得到唐礼升的及时治疗,虽说当时医官拿吴羽策说事儿吓得李迅暂时精神了会儿,然而没过多久就又一脸死相。

这次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死气沉沉。

哦不要问我鬼身上是怎么区分出什么死气的。

病怏怏的迅哥儿干脆倒床上一睡不醒,唐礼升来看过,说是被异化的鬼气侵蚀,到不至于丢了小命不过这位虚空主力这次也少不了要遭一番罪。

“前辈之前的异样……没留意到,是我的责任。”盖才捷这么说着,一向沉稳的小驱魔师显出些许慌张,自责的话语载着低落情绪。小家伙这个担心劲儿李轩他们也都懂是怎么个情况,这事儿怪不到他头上。李轩抬手在他脑袋上揉一把,跟吴羽策去进行人员调度。

少了这么个主力绝对不是小事。

然而事实上,能把他们这样级别的鬼侵蚀到这个程度也绝非易事。本就气压不高的吴羽策身周,近日似乎又冷了许多。

虚空双透明虽说是一个引渡一个开门,不过也都只是接引重要人员才会让他俩出马——得知这个事实的贾世明多少竟还感到些荣幸——这两天他俩也闲着没啥事,天天往李迅这边儿跑给忙着治疗李迅的唐礼升打下手。药水水盆自己满屋子飞的画面真是美极了,初来乍到的贾世明看着一脸平静显然早已习以为常的医官,一时无言。

嗯顺手一提,至今这个活人跟虚空的医官都还没说上一句话,连这鬼叫啥都还不知道。而唐礼升也只是在有鬼提起时想起来,哦对还有这么个麻烦的活人。

“不太好说……准确说只是感觉,觉得前辈好像很虚弱,跟平时装出来的样子不太一样。”盖才捷眉头轻皱,咬着嘴唇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况,神情里透出与这个年纪不太相符的严肃,“当时没多想,如果及时注意到的话,就不会这么严重了……”

“按他那个作法再多几个人都看不住。”又一次询问李迅先前有什么异状的唐礼升咂咂嘴,抬手拍拍小家伙肩膀示意他安心。

听见这话盖才捷忍不住想帮前辈说两句什么,眼角瞥见那人躺床上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嗓子一梗却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哎行了,你这也要死不活,想陪他去?别怀疑我的水平啊年轻人。”医官颇为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转头又开始倒弄那些药瓶子,不时施展的各种术法闪着柔和光亮。

想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但是看着李迅这个模样盖才捷要是能安心,那虚空就没有鬼了。

又一次治疗结束之后,留下小盖在那看护,唐礼升跟来帮忙的葛兆蓝两人从房间里出来,没想到一转身葛兆蓝就给人撞个正着,对面儿一丁点儿的减速刹车的意识都没有差点把虚空的引渡者撞倒在地上。那边撞了鬼的贾世明也是一个踉跄,退两步站稳了,就听见旁边儿悠悠传来医官的吐槽。

“你那眼……哦你长了眼也看不见。”

这鬼一脸理所当然的吐槽让贾世明一时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想来也亏得是葛兆蓝那个形体谁都看不见,不然估计脸色也得够呛。飘过的杨昊轩正巧听见这句,双手一震披风,也不知道打哪就抄出个手炮来炮口正对唐礼升唐大治疗。

哦对,手炮不是半透明的。

然后炮口就被空气按了下去。不对,是被兆蓝大大。

“那个半死不活的。”唐礼升再开口,贾世明又是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在喊他。这才几天自个儿就成活人变半死不活的了?再过个十天半个月也成鬼了是怎么个意思?

“贾世明。”游侠尽力让自己表现得还算心平气和,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地报上自己姓名。

然而唐礼升根本不在意他到底叫什么一样颇为随意地摆摆手,却只见一道柔光凭空生出在空中绕出个怪异的形状,随后不由分说打上面前这个活人的脑门。本惊诧于第一个跟自己动起手的竟然是没有战斗力的医官,然而印记落到身上贾世明才发觉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先打声招呼,我不管活人。”医官收回手,好整以暇地靠着墙瞅着几天下来身上鬼气不减反增的人类,“哦对了,唐礼升。”

果然连医官也不是个正常的鬼。

当然这个时候,贾世明还没意识到这个他本以为没有战斗力的医官,其实站在虚空食物链的顶端。

又是几天过去李迅身上异化的鬼气被散得差不多,不过怎么瞧还是不像要醒过来的,眼瞅着连小盖都开始显出颓累疲态,偏偏唐礼升都说不准啥时候这鬼能重新上线,再急也没个法只能干等着。

只是再这么下去……李轩看着执意要正常参与任务的小家伙暗自叹口气。到底这个小驱魔师也没多少年阅历,若是太过在意扰乱心神可不太妙。出发前杨昊轩又去看眼迅哥儿,撇着嘴嘀咕一句怎么以前没看出来弱成这样。“躺着也一堆麻烦。”唐礼升斜瞥一眼,赶了这个半透明的鬼抓紧该干嘛干嘛去。

引魂灯的指引下枪炮火光吞吐,落雷咒符的电光撕开混乱烟幕,端正贴在鬼祟额头的符文自天心接引来雷火在一片夺目华光中兜头劈下,镰刀闪着寒光从中飞回落入少年手中。盖才捷低低喘息着,看向目标所在。冷不防一股气流炸裂直冲向这边,一时反应不及盖才捷直接被掀个跟头险些翻出去。

“……”稳住身形,向葛兆蓝和杨昊轩两位前辈示意无碍,他口中低声吟诵一句什么,紧接着就见地火骤起,赤红色火焰带着焚尽污秽的声势威压转眼吞噬在落雷中九死一生刚刚依靠偷袭抢得片刻残喘的鬼祟。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