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盖迅/双透明?/伪杨昊轩中心】虚空全都是鬼

 @存在感高葛兆蓝 感觉根本不算粮。本来说好要写盖迅结果写出来就……趴。

OOC,OOC,OOC,避雷注意。

作者蛇精病系列。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嗯不知道。

——————————————————————————————

已是夜深,虚空俱乐部内一片寂静。正是鬼怪狂欢的时刻。黑暗的走廊上微弱光线从屋门半掩的会议室里透出,夹杂着微弱细碎的话语声,在午夜的走廊飘荡。

“哎来了来了……”

“别说话好好看,少年你毁气氛了你知道吗?”

“前辈,你还是不要说别人了。”

大冷的天,以李迅为首的虚空作死大队不缩被窝里跟空调暖风你侬我侬,裹上厚外套半夜挤在一团儿看恐怖片儿。这大晚上的会议室里冷啊,冷风那个吹,电影主角摸进停尸间的时候一个哆嗦那是什么感觉这群人也算是终于深有体会。

空调,那当然是有的,虚空虽说不比微草轮回那些豪门战队,但却也从来没让这帮子职业选手在生活水平上遭过罪受过亏,当宝护当神供,关键人不领这情。“看恐怖片嘛,暖融融的哪有气氛,那肯定得冷了冻得哆嗦才更出效果。”此话出自虚空作死大队队长李迅,此刻正把自己缩成球蜷在毯子里。一看人就是有备而来,杨昊轩默念三遍队友爱才没一巴掌盖过去,那哪成啊,要不怎么说李迅每作每死——

“我早就体验过了,这不是让你们也感受一下。”李·作死小王子·迅这么一脸嘚瑟地解释道。于是队友爱眨眼被扔到九霄云外再没了踪影,来自枪炮师的怒火把刺客轰了个干干净净渣都不剩。

全程围观的虚空未来表示他不想救这个人。

最后还是葛兆蓝实在被吵得厉害拉住了跟他并称虚空双透明每天一起刷新(自己的)存在感最低记录的家伙。然而杨昊轩本想回头一句“别拦我揍他”,不想第一个字都还没出口,整个人就看着正放映恐怖片的投影屏幕僵住不动,刚刚一番活动暖热的身子在一阵适时的冷风过后只剩个透心凉。

小杨同志确实有点心飞扬。

李迅看眼投影屏,没看到什么。葛兆蓝也看眼投影屏,也没看到什么。那边儿唐礼生贾世明一人抱着瓶可乐一人抱着桶爆米花,一脸事不关己全神贯注在电影上。盖才捷想了想,伸手戳戳解除装死状态的迅哥儿:“前辈,我有点冷。”

“哎昊轩这是咋了到底?”李迅瞅着一边儿强挺着接着看鬼片儿明明脸色煞白还硬说不怕的那货在葛兆蓝跟前,把自个儿缩成个团子——据他自己所说是太冷。

虚空治疗瞥来一眼,一幅“没事我守灵”的模样开口:“从训练营到现在,昊轩你也算是个虚空土著了,竟然还怕鬼。”

“刚刚电影里飘过去一只鬼,大概昊轩前辈正好看到了。”盖才捷探出个脑袋,如同平常的正经模样,一本正经地回道,转头看和自己一起挤在一条毯子里裹得严实的李迅,眼里还是露出计谋得逞的小得意来。李迅装作不知道自家后辈在想什么一脸严肃地把视线放到投影屏上目不转睛。

杨昊轩立刻做出的各种辩解自然没人搭理,众人皆以“我懂得”的神色作以回复,葛兆蓝颇有些无奈地拍拍他,伸手捞过瓶可乐递他。接了可乐还没刚喝上一口,就看见屏幕上突然一个面部特写的女鬼随着一声凄厉哭嚎直扑过来,气势简直像要扑出屏幕,与那苍白鬼面相对的是杨昊轩瞬间再次褪尽了血色的脸,惨白得比鬼还具有惊悚效果。这人手一抖差点把可乐瓶给掉了,不过职业选手的素养也在这时体现出来,手稳,总算是没松手——不过结果是相似的,只是从洒自己一裤子变成洒身边葛兆蓝一裤子。

“跟尿裤子一样。”

“卧槽多大仇啊哈哈哈哈哈……”

“多少年的梗了,你也能笑这么欢。”唐礼升接连向两个人进行补刀,收获李迅的仰天大笑和李迅的吐血三升【。

可怜杨昊轩打着哆嗦到处找纸给他兆蓝前辈擦裤子,谁想一抬头,就看见之前不知道谁最后一个进来没素质地没给关好的门,慢慢悠悠没个声响的,开了。门口鬼影一般深邃的黑暗人影终于让这可怜孩儿再装不下去安然无事,梗着嗓子连声叫喊都发不出来脚步不受控制地后退撞上正把可乐放回桌上的全透明同志,前者一个趔趄后者一个不稳俩人立时就一个倒地上一个趴桌上,还有一瓶无辜翻倒的可乐,顺着桌面流,最后淋到了旁边李迅的毯子。

“弄撒!”来自终于彻底无奈连方言都被逼出来的葛兆蓝的一声吼。

紧接着是按动开关的一声轻响,会议室的灯光随之亮起,李轩扶着额头看着这么一个场景默然无语。虚空是时候整顿一下画风了。查房发现人都没个踪影竟然是跑来看鬼片还闹腾得一片混乱,心累的虚空队长这么想。

嗯,想法是好的。想实现是不可能的。

“虚空有鬼。”——这话原本也只是虚空队内的一句自嘲,账号卡一个比一个鬼里鬼气也不是他们的错。不过这话时间一长倒也融进了虚空传统之中,愈演愈烈越说越邪乎。X市是快风水宝地,那是人皇帝都看得上的,虚空位置也不错,正摊上风水宝地里一块聚阴养鬼的地方。

后面那半句纯属瞎扯,就是为了名正言顺多放几个假。什么中元节万圣节,和鬼有关的都去凑个热闹。不过这种事说多了难免真出点怪事,遇上鬼神之说,那些不以为意的玩笑话有时候偏偏像开了言灵一样。虚空那是真能整理出十大怪谈的,此处先按下不表。

无论如何这个背景都苦了我们怕鬼的杨昊轩同学。

“谁怕鬼?!”每次他都这么为自己辩解,每次刷鬼片葛兆蓝的胳膊都要负伤——好在一直没阵亡。

这一出事儿闹完,李迅又找到了好玩的。盖才捷看着自家从来安生不了一时半分的前辈,叹口气决定看好这个又两眼冒光全身散发着躁动气息的人。

于是这天半夜,本应早已熟睡的盖才捷悠悠张开眼,目光落在被小心翼翼关好的房门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杨昊轩被门口的脚步声惊醒。一声接一声缓慢而且清晰,以一种固定的节奏踏过去,渐渐远了。声音消失后杨昊轩长出口气,这种动静对于一向睡眠较浅偏偏还怕鬼的人简直是种折磨。不想紧接着那脚步声又由远及近转了回来,又一番徘徊后,停下了。

停下了是好事但是——你特么别停我门口行吗!!!杨昊轩崩溃地等了几分钟结果外面还真就半点动静都没有了,他哪敢睡啊这,下了自己床爬到旁边葛兆蓝床上。“兆蓝前辈咱俩挤挤啊……”

葛兆蓝睡的迷迷糊糊俩眼儿勉强撑开条缝,皱着眉抱怨这人睡个觉都不安生,还是往边上挪了挪给他腾了个空。跟人挤一块儿他算是勉强安了心,谁知道外面竟然突然想起敲门声来。

卧槽——杨昊轩真差点儿骂出来。

“笃笃笃……”

敲门声以固定的频率,三声一个轮回,不重,像是也怕吵到人睡觉。但是这么来更吓人了好吗!

“兆蓝,你听见了吗……”

“又干嘛……”葛兆蓝刚重新睡熟就让他硬生生给推醒了,是人难免有些怒气,偏偏杨昊轩这会儿拿气声说话都能听出来声音打颤,葛兆蓝有点心累,突然想干脆调高自己的透明度算了。

“有有人,敲门……”

“去开啊——”话说到一半才想起来这货怕鬼,葛兆蓝认命地抓着头发趴下床开门。敲门声在他的手按上门把手的瞬间戛然而止,房门打开外面什么都没有,黑漆漆的走道上只有应急灯的幽幽暗光。这个场景饶是他这个不怕鬼的也不由有点怵,冷风一吹他打个激灵,这才回神关了门回到暖暖和和的被窝里。

“没事儿睡吧,估计有人恶作剧。”

这种解释杨昊轩能那么简单地信了才有鬼,葛兆蓝自己都不太信,但左右也没什么别的合理解释,他也就当这么回事了——当然两人后半夜睡得都不怎么安稳。

第二天一早两人顶着两双四个黑眼圈,生无可恋脸进了食堂,看见领子立起裹得严实的迅哥儿一样一脸生无可恋,旁边的虚空未来看见他俩伸手戳了戳自家前辈。然后生无可恋的李迅十分不情愿地走到另两个生无可恋的人跟前,盯着俩人沉默半晌,结果却突然捂着肚子捶桌大笑。

“哎哟我去你俩这个黑眼圈,我说昊轩我就去你门口晃了两圈你至于吗你,看人兆蓝都给你折腾的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昨儿晚上是你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你还敢笑!”

李迅,卒,享年不知道多少岁,死因:作死过度,he zuo and then,he die.

“话说我昨天开门的时候你藏哪去了?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哈?你开门了?”李迅一愣,眨巴着眼仔细翻看昨儿晚上的历史记录,“没看到你开门啊?我遛了两圈就被小盖逮回去了,可能是我走了?”

“……”杨昊轩葛兆蓝对视一眼,互相再对方眼里看见了跟自己此刻一样的情绪。“昨天敲门的……不是你?”

“敲门?敲什么门我那么有素质的人,怎么可能干这么缺德的吵人睡觉的事!”李迅说的义正言辞,虽然很想吐槽他就算没敲门也已经干了缺德事但此刻的重点显然不是这个。

杨昊轩整个人都是当机的。

李迅还想说啥被盖才捷递来的包子堵了嘴。

“虚空有鬼。”围观全程的唐礼升幽幽丢过来一句。

虚空双透明脸色惨白。

评论 ( 8 )
热度 ( 49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