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存】雾隐苍穹·磨文风练习中

郑文远依旧不说话,一双惺忪睡眼却陡然乍现寒光,长剑出鞘出手一剑迅疾如电,那老道拂尘一送一拨“当”的一声响,尘尾竟与剑锋撞得火花飞溅,一阵巨力打从拂尘顺着郑文远这寒剑震荡过来,少年心下一惊手腕转动转作借力身子腾空而起,就在空中凌空一剑刺出,剑势凌厉异常指着老道天灵落下。

“少年人,别这么大的杀性。”老道笑呵呵道了一句,脚下后撤半步拂尘一扫尘尾却是由刚化柔绕上剑身再一甩郑文远这剑就被带偏去一边,后者拧身一个筋斗落地剑柄一震森寒剑气立时震荡开来虽说依旧断不开这尘丝,却是将其震得在空中飞散开来,剑招再变却并非继续抢攻,然而回剑之势仍旧凌厉不减竟生生削下一缕尘尾。

原是这拂尘尘尾皆是由罕见质软矿材精炼所成的玄丝,聚在一束自然难断,然而飞散开来再要削断就容易许多。那老道面上却无甚疼惜之色,一摆拂尘手捋长须,仍是幅笑呵呵模样。

“……”郑文远正要再起攻势,冷不防叫人一把按住,回头就见木桦枫不知何时已来到这边,嘴角挂着的浅淡笑弧让他近乎本能地感到危险。比方才同对面那老道过招时更甚的危险意味。

木桦枫这手在郑文远肩上拍了拍,那手却好整以暇地抖落短匕上残血,手指转动匕首在掌上转了个圈又被握实。“道长放着京城好地方不住,跑这荒郊野岭来,真是好兴致。”年轻人语带戏谑,然而听这话似乎他与这老道早已相识。郑文远见状也不再坚持,收剑入鞘身子朝旁一歪倚着树抱起臂膀,竟是干脆就冷眼旁观,悠悠哉哉看起戏来。

“这话,贫道也想拿来问问木小少爷,放着京城好地方不待,偏去要跑江湖,也是好兴致,啊?哈哈……”老道士面对这突然出现的木桦枫却是露出慈祥模样,好似家中长辈正看着顽劣成性的孩子,见他此刻神态对面二人具都心生厌烦但依然一个睡眼惺忪一个笑意难明,面儿上分毫不显心相。

评论
热度 ( 1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