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文风挑战【都什么时候了还被自家人设君逼着弄这个】

我也是醉,见过像我地位这么低的作者吗……好吧卓玛你赢了我写……你是人设你最大

cp是【流年】Ⅵ【千次之惩】里的格兰杰和米库里欧,文里他们不是cp但是最好写的两个人了而且……既然你们那么想看他俩在一起→_→

 

自己的文风

“殿下,在下有件事想请教。”

格兰杰本正想要询问千机族内出了什么事,那边米库里欧捧着自己的杯子静坐半晌,却突然开了口。果然是出了什么大事。格兰杰了解这个千机,若非事情超出能力范围,他是一定不会接受他人协助,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更别提主动寻求帮助。

在米库里欧那里不存在求教,除了对自己导师以外向其他任何人请教都被他视为求助。于他,正常只存在自己单干或者指挥他人两个选项,肯和伊西莉娅他们合作应对这次的事已经是他压着性子去做了。

“什么事?”

“殿下知不知道有什么方式可以……把一个人变为完全不同的两个。比方说,把他的善面与恶面完全分开……这样。”

米库里欧斟酌着用词,说出这话时略有些迟疑。格兰杰听了也是一怔,细想便是在苍魂龙族也不曾听闻有这种术法,精灵族的魔法更没有这样的内容。“抱歉,米库里欧。”他说,顿了顿又疑惑开口,“拉萨尔阁下不在吗?”

“……”听见导师的名字米库里欧神色立刻黯淡下去,喝口水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却还是不自觉地握紧手中杯子,“导师他……”他听见自己声音干涩得厉害,深呼吸,拉塞尔曾教导他不回答别人的问题不合礼仪。不该对格兰杰殿下无礼,他告诉自己。“导师,不在了。”

“殿下,”不等格兰杰为自己的唐突问题道歉,就听米库里欧如此告诉他。“千机一族的运数尽了。”

————————————————

翻译

“亲爱的,这个您觉得如何?”女人像是水蛇,向格兰杰身上盘绕,身子柔若无骨。高贵的精灵是未曾见过这场景的,纵然已是游历多年。目光投向米库里欧,他在求救,向自己最熟识的小千机。

哦,好吧。米库里欧无力地翻个白眼。好吧,小伙子,你得帮帮你可怜的朋友,这个总在奇怪的地方束手无策的家伙。他嘀嘀咕咕地,一幅不情不愿的模样上前去:“嘿,小姐,找这个只有脸的穷鬼有什么趣儿呢?”

————————————————

苏苏苏苏苏

那声温柔的安慰让小千机张开眼睛,看清眼前那人后却愣在那里。一个精灵,嘿,是个精灵。他还未见过像这样美丽的生物。五官如此精致而完美,碧色的眼睛满浸的温柔让他快溺进去,嘴角扬起的弧度如此干净却又勾人得紧。那头金发晃了他的眼。自然之主,米库里欧突然庆幸自己跟丢了导师,伟大的自然之主,您是用怎样的巧手创造出这样的生灵。

“在下格兰杰。”精灵向他伸出手去,动作优雅。

米库里欧怔怔地盯着那修长的手。这样的手真的适合使弓吗,听说精灵都是天生的神射手。“米库里欧,很荣幸,见到殿下。”他声音越来越低,怯怯抬手抓住格兰杰。

“真是个好名字。”

米库里欧发誓这是他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

————————————————

小清新&少女

风穿过层密的叶,从密林深处吹拂而来,经过相携的二人身旁轻柔撩动那颜色相异的发丝。金色,与颜色略显浅淡的黑相映。

米库里欧仰头看向小心牵着自己的精灵。阳光自叶间洒落,细碎光点垂落在格兰杰身上,笼着他。那光景落入小千机浅色的眼睛里,米库里欧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转开眼去。

可真是怪了。装作和树木交流感情的小家伙心说。

【我特么不写言情不看言情不懂小清新哭给你们看!疯了!果然这风格不适合我。所以不要再槽我感情戏了除非你们想看这个!】

————————————————

kuso

“武夫。”米库里欧不屑地移开目光,自顾自把玩着手上的杯子,“在下和你们说什么。”

萨龙的手扶到腰间剑上:“信我,我一直很想砍你。”

“砍吧,砍完煮来吃。”基拉摆摆手示意他快点,指尖微动结出一个低阶火系术法朝天算师那方向比划比划,“不然烤了吧,省事。”

“先让我砍了解气。”

米库里欧瞥他们一眼,暗骂一句野蛮。格兰杰回来时这两人还在讨论,精灵不明所以,便问了一句:“你们在说什么?烤野兔?”

算来算去偏算漏你这句。听着两个混蛋的笑声天算师想一个晨辉禁咒砸过去。

————————————————

一看就有病

“如果是在下的话……”米库里欧踏了蹋脚下的木质吊桥,又看看这个被木桥连起的村落,扬手做出个点火的动作,“简单省事,谁都跑不了。”

————————————————

黑暗风

一瞬间的颤抖,天算师那双总闪烁着推衍之芒的眼睛在箭矢擦过基拉面颊的同时暗淡下去。手在颤抖,那把精致长弓自格兰杰手中坠落,在血花溅出的一刻,没入血污。

紧接着锋刃便刺入精灵胸膛。短剑抽离时喷涌的血液带走他视野中仅剩的色彩。只余无尽的黑暗,和妖艳的红。

噬尽万千魂灵的妖焰映着米库里欧已血色褪尽的面容。魂魄飘散融入已至极暗的永夜,自己也将如此。涌入鼻间的血腥气味冲得格兰杰意识更加不清,血污沾染视线。

黑色长靴踏着他渐慢的心跳节拍远离,不染丝缕血痕。

【一点都不黑,以此证明我是亲妈。好吧我够。没错这是千轮的时候基拉杀掉他们俩那段,其实我自己也挺疼的虽说知道这都是还影(这不是错字就是还影再次重申),所以死亡这东西我还是习惯写淡一点,能不那么难受。】

————————————————

原作风

我就是原作嗯。

————————————————

最喜欢文手的文风

我们老大的文风这辈子我不指望学会了,还是学不会~→_→所以过。

 

结束。死一起挺好【够了别闹死亡梗不要玩!】

来自***写手群的姑娘们你们满意了吗?

 @葵巷  @Into the Groves 别跑我要看你们写╮(╯▽╰)╭

 

评论 ( 5 )
热度 ( 4 )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