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风霁影顾(7-9)

*cp真白,bl向注意。
*惯例没剧情没文笔没智商。
*感觉这个坑篇幅比原先预计的会长好多……
*我从海外回来了<(。_。)>


七、
当初太白一行人到真武时顾齐风一阵风似的冲进人堆里抢了吴子冀出去,现在真武来太白,却是一个小剑客一阵风似的冲进人堆里去。
“你乱跑什么?”一旁太白师兄没好气地扯住他衣领给他拎回来。
“我,我找人!”江檩雀胡乱挣扎着,从怀里摸出吴子冀叫他转交的信,“我找那个叫顾齐风的道长!”
他这一嗓子声可不小,真武众人面面相觑,最后把还没明白状况满脑子都是秦川这鬼地方冻死人的顾齐风让了出来。没了一众同门挡风,顾齐风给冷风吹得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抄着手走过来,满脸上都写着不高兴。
“喏,我大哥叫我给你的。”
“你大哥?”
“我大哥叫吴子冀。”终于被师兄放下来的小家伙递过了信,昂首挺胸地说道。在他眼里他大哥是这世上最好的人,说出他大哥的名字是件无比骄傲的事情。
听见这个名儿顾齐风眼睛立刻亮了,却又转瞬暗淡下去。吴子冀托别人转交信给他,那八成此番是有事难以相见了。要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毕竟他盼了那么久全是为了这次相见。
信里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交代师门有任务托付拖延不得,然后是吴子冀这人一贯的认真诚恳又带着些小心翼翼的大段道歉。顾齐风越看越觉得憋闷难受,他没想过自己强拉着吴子冀定下的约定竟然会让人家又生出这许多不安和顾虑来,他都能想象得出吴子冀说出这些话时是个什么忐忑歉疚的模样。这便让顾齐风更难受了。
“今年秦川比往年要冷,若是冷得厉害就叫檩雀去拿棉衣给你,我托了人每日给你送些姜汤驱寒,莫要嫌呛,总好过冻坏了身子。”
信读到这儿顾齐风才终于舒了眉头。这人像个老妈妈似的,天天操不完的心。顾道长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吴子冀实在是太过心细了点,他那么大的人,哪还能像小时候似的连这些事都没点数。
“是什么事,怎么会叫他去做?”细琢磨琢磨顾齐风又觉出不对来。吴子冀资质平平,武功因了勤奋苦练才勉强在同辈中算得中上,按说一般怎么都不会叫他去做什么要事——总不至于是为了让他照顾叶城。
闻言江檩雀眨巴着眼睛想了想,看看身旁师兄,拉着顾齐风躲去了一边:“公孙师兄荐他去的。”
“你们大师兄公孙剑?”
“嗯。”江檩雀极为认真地点点头,“独孤师兄回来之后把襄州的事同他一说,他便总想着把大哥往外支。”
我是哪对不起他了怎么的。顾齐风忍不住朝天翻个白眼,这不明摆着是存心吗。
“他还说——”江檩雀说着抱起了膀子,眼睛上挑着斜睨着顾齐风,老大不高兴似的,倒还真学出几分公孙剑性子上来时的意思:“我太白的人哪是他想拐就能拐得走的。”
不是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吗?怎么到你们太白就反着来了!顾齐风强忍着没直接骂出来,早知道还有这么个厉害的主,他当初就收敛点不那么明目张胆了。而且竟还是叫叶城一起去,吴子冀对叶城好得顾齐风都嫉妒,眼下却是那两人一道出了远门,自个儿在寒风里头打着抖傻眼。顾齐风只觉气闷得不行,偏又没点办法。
怕是他们大师兄早等着看他不高兴呢。也不知道自己是多不讨这人喜欢。
“大哥交代了,说你怕冷,叫我照顾着你别冻着。”江檩雀又说,一本正经又神气活现的,叫顾道长看了不禁哑然失笑。这孩子可比吴子冀当年要精神,应当是被照看得不错。吴子冀的两个弟弟个个天资聪颖,也都比他要活泼得多。顾齐风心里头替吴子冀委屈,又不由感慨他当真是个好大哥。
“我这么大一人,还用你来照顾?”
“我厉害着呢!大哥跟叶城哥不在的时候,都是我在照顾娘!”
“好好,你厉害。”
分明吴子冀还在信里拜托他看着点江檩雀这小东西,叫他别闯出什么乱子来。可瞧着他气鼓鼓满脸不服气的模样,顾齐风也没好明说,姑且先顺着他的意夸了几句。不然万一再一个挑拨兄弟关系的罪名扣下来,怕是他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吴子冀了。
“哎,跟我说说你大哥的事怎样?”
江檩雀还真把吴子冀的话当了回事,天天跟在顾齐风后面像个小大人似的,可这哪有到处折腾玩闹有意思,没两天他就蔫着脑袋不乐意了。顾齐风也没辙,只好想着话来跟他闲扯。总不能他那么大的人了还陪着个小家伙瞎作妖去。
“好啊,我大哥人特别好的!”一提吴子冀小太白立刻来了精神,倒是一眼就能看出他是真喜欢他大哥的。
顾齐风本也没指望能从他这里了解太多吴子冀的事,却不想江檩雀竟拉着他说了个没完,从吴子冀怎么没了爹又怎么跟他娘相依为命,到怎么认了叶城当义弟,再到后来怎么捡到了他江檩雀这个小东西,又是怎么把他们抚养大的,仔仔细细地跟顾齐风说上了一天。
“我大哥他啊,把我们照顾得都特别好,”江檩雀抱着剑坐在剑坪旁的石栏上,晃悠着两条腿,歪头瞅顾齐风,“但是他那么会照顾人,偏偏总顾不好自己。”
连这么点的孩子都看出来他对自己不好了。顾齐风听得直摇头,吴子冀这哪是顾不好自己,怕是根本心里头就没有自己。
真武正心疼得厉害,伸手揉揉小太白的头,再一转身却瞧见没隔几步远有个人一脸不高兴地往这边瞅,见顾齐风看过去还瞪了一眼过来。
“呀,公孙师兄!”江檩雀也瞧见那人,一撑石栏跳下地来,三两步站到了顾齐风前头去,眨巴着大眼睛朝公孙剑笑得很是惹人疼爱。他平日里没少用这套跟他师父和两个哥哥装可怜躲骂逃罚的,使起来娴熟得很。
顾齐风一听他喊也反应过来了。真武上一次见着公孙剑还是他小时候的事,这么多年过去早就已经对不上号,江檩雀这一声算是给他提了个醒,那莫名对他不客气还把吴子冀支使出去的可不就是这位。
“江师弟怎么跟他在一起,可别被他带坏了。”
“才没有呢,顾师兄特别好。”一听这话江檩雀还瞪起眼来,老大不乐意地翻着眼睛噘着嘴,要不是正抱着剑估计还要叉起腰来,“大哥托我照顾好他,所以我必须跟着他,免得他惹什么乱子。”
“还不知道是谁惹乱子……”公孙剑扭开头嘀咕一句,话说得含含混混小家伙也没听清楚他说什么,正要去问时他们公孙大师兄却已经转回了头:“他可不是什么好人,当年比你现在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在琢磨要拐跑你大哥了。”
“啊?拐跑?”江檩雀一头雾水地回头看看顾齐风,后者有些心虚地干咳两声,本想找个说辞敷衍过去,却不想公孙剑这人嘴皮子都要赶上太白的剑快。
“可不是,他要是得逞了,你可就没有大哥了。”
“呜……”小太白视线在两个师兄之间转了几个来回,最后委屈地垂下脑袋:“我,我不想没有大哥,但是……”他又看看顾齐风,剑也不要了随手朝地上一丢,凑到真武跟前去拽他的道袍,“大哥一说起你就很高兴,他跟你一起肯定也很高兴……要是大哥跟你走了,你要对他好,你不许欺负他!”
另外两个谁都没想到他会是这个态度,顾齐风懵懵地被小家伙拽着,好半天没个反应,急得江檩雀两手抓了他胳膊使劲晃:“你答不答应我!你要不答应我就不理你了!也,也不让大哥理你!”
这几句隐约的都带了哭腔,顾齐风这才回过神,他咬了咬下唇,蹲下身来拍了拍江檩雀:“乖,我答应你。”

八、
顾齐风原本从没想过这许多。他就只是一门心思地觉得,吴子冀好,他喜欢吴子冀想和吴子冀在一起,从他小时候起就一直是这样极为单纯的念头。再多的他都没想过,他从没考虑过喜欢一个人还需要去承担什么。
或许是因为这念头起得太早却又扎根太紧,直到现在他都依旧执着于表面,竟从未起心思往深了去想。他喜欢吴子冀是他自己的事他随便怎么喜欢,可若是两个人当真走到一起,那便远不止是他一个人的事了,甚至不仅仅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事。
“别哭,我答应你,我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顾齐风伸手把江檩雀眼角上眼看要滚下来的眼泪珠子抹掉,顿了顿又道:“你公孙师兄吓唬你的,子冀永远都是你大哥,谁都抢不走。”
“也不知是谁当年张嘴就要带人回襄州去。”公孙剑抱着膀子呛道。不过他也没再继续多说下去,说多了万一叫江檩雀听明白过来,再闹腾起来他可受不住。
说白了公孙剑也就是看顾齐风不顺眼,这小子摆明了什么都还没考虑清楚就成天儿地把那些个暧昧话挂嘴边上想把人给哄到手,他们太白弟子哪有那么好拐的?这做梦真是做得够好的了。
但问题是偏偏吴子冀还真不难哄。发觉每每碰见这位师弟总能听他提起那个真武时公孙剑便觉出了不对来。那不成,吴子冀本来人就太好,万一真给这么容易骗了去,怕不是最后吃了亏受了挫还要觉得是自己不好。
他们太白弟子受这欺负,公孙剑这当大师兄的能乐意才奇了。
“我以前确实是没想过太多,我会再好好考虑——但是这都不影响我喜欢他。”
“你跟我表态有什么用。”
顾齐风话说得诚恳,可惜公孙剑不接。顾道长也不指望他能说出好话来,到底这事自个儿也不占理,肚里头掂量一番他只好憋着股火气作了罢,接着哄江檩雀去。
笑道人先前说他不懂他还不乐意,可现在看来他不懂的何止是一星半点。

“……”
“师兄?怎么了?”
远在开封的吴子冀没来由地打了个抖,年轻人有些茫然地紧了紧衣裳,四下张望一番,向身旁的师弟摇摇头:“大概是被凉风激着了。”
“这儿哪有秦川冷……”叶城随口念叨着,也没怎么当回事,伸手从吴子冀腰里摸了钱袋子扭头扎进路边小吃摊子去。
慢了一息才反应过来的吴子冀也只能苦笑着认栽,眼瞅着师弟捧了新出炉的甜糕兴高采烈地跑回来。跟长不大似的。
这么些年过去叶城却还总像小时候一样,胡闹,添乱,不听管,做事没点分寸怎么高兴怎么来,任性得很像是根本没长大。再一想顾齐风也是如此,好像这么些年的时光都不曾存在过。
只有他自己似乎越发无关紧要了,论武学他本就没那个慧根,论为人处世他也不够机灵,说他懂事可他两个弟弟也都已经懂事了哪又真就缺他一个。倒是天天满脑子这些乌七八糟自我厌弃的念头越发多了。
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越来越糟糕。
“师兄你不高兴了?”叶城分了一半的糕点递到吴子冀面前,见他面露愁色不由得便敛起笑来,低眉顺眼地做起检讨:“我下次不偷你银子了,我花我自己的……”
“你哪有什么钱?”吴子冀正出神,一回神听见他这话硬是叫他给逗乐了,没好气地在他头上点了点算是教训,摆摆手便将此事揭过。给自家弟弟花钱,哪还有算那么仔细的,还不都是应该的。
叶城嘿嘿干笑两声,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山门之前师父往他怀里偷偷塞了一封银子。他们师父也就收了他们这两个徒弟,人难免有偏心,老人家平日也是对这聪明透彻的小徒弟多有偏爱。叶城心里透亮,吴子冀也一样明白,但那毕竟是叶城,对弟弟的出色除了欣慰吴子冀也没什么多的情绪好生。
可叶城总担心吴子冀会难受,毕竟他大哥很多时候都很有些自卑。
“这开封到底是不一样,真想跟齐风一起来见见,他那么活的性子,肯定会喜欢。”
“嚯,不考虑我就算了,连檩雀都给忘了,师兄你现在满脑子就是那个假道长。”
“我,我没有……”吴子冀本只是走在路上随口感慨,可叶城正是没话说的时候,当下接口回过去却叫他师兄好半晌支吾不出半句像样的辩解。“檩雀还小,出来危险……”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干脆也放弃了解释,扭开头专心走路去了。旁边叶城有些意外地瞧着他,一时间手上的糕点都忘了要吃。
师兄该不是……真的对那假道长有意思吧?叶城有些难以理解,这两个人前前后后快十年里头在一块儿的时间也没多少,要说心动也不该这么迅速,吴子冀那可是块谁都知道的木头。可他对顾齐风也确实太过上心了点,叶城瞧着他这副模样实在想不出别的可能来。
莫不是什么一见钟情?这心里头嘀嘀咕咕的叶城的思路眼看就撒开了欢儿要跑没影,甚至都开始盘算起跟真武讨要什么彩礼,那目光活脱脱像要把他师兄称重卖了似的,叫吴子冀给他看得心里发毛。
“你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哎师兄我们去前边看看啊那边那么多人!”
开玩笑,这就能让吴子冀知道了吗——虽然好像他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
“叶城你慢点别挤到别——”吴子冀追在师弟后面在人堆里钻,视野里却突然有道寒芒一闪而过,紧跟着前方一人便栽倒下去。
人群立刻更加混乱不堪,尖叫声盖过了叶城的喊声,吴子冀只听到他们在叫死了人,眼瞅见被翻正的尸体眉间一个血点。他立刻扭头向方才那道寒芒飞来的方向去看,人群中一个紫衣少年在目光同他相接的瞬间便立刻垂了眼睛扭头向人堆外走。
“师兄!你没事吧!”
“我没事。”吴子冀神色微沉,一手抓了挤回他身边的叶城脱出人群,到了僻静地停下时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你在这儿等我,”他说,“我很快就回来。”
“这么危险你去哪!”
“别管了,听话等我回来,保护好自己。”
吴子冀知道,那个人看到他了。不想办法弄清楚的话,只怕自己跟叶城也要受到什么牵连。

九、
跟叶城交代完吴子冀转身便朝着方才那少年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这好半天只怕人早就跑没了影,可吴子冀不死心,要是真让叶城因为他这一眼陷入危险,他怕是把自己这双眼睛给废了都难减愧疚。
然而也不知是否是那人太过自负,没找出多远吴子冀就在街旁茶摊上看见了那个紫衣少年。对方却也在他看过来的同时抬起头,一声不吭地搁了茶杯在桌上丢下碎银扭头三两步再度混入人群。吴子冀赶忙去追,跟在他后面三拐五绕最后进了条僻静巷子。
他四下张望着,正纳罕这么一条笔直的巷子那人究竟藏去了什么地方,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响。吴子冀惊诧回身,长剑瞬间出鞘准备迎敌,却只见他一路追着的少年面无表情地杵在他身后,方才那一声响正是他手中折扇展开的声音。
“你找我?”那少年开口问他,全不像是想要动手的样子。
“……方才那人,是你杀的?”
“是。”少年应得干脆,那冷淡的目光将他打量一番,随后竟露出些微释然来。
这人……像是个唐门弟子。吴子冀瞅着他这身打扮总觉眼熟,好半天才记起他曾见过唐林师叔身着唐门服饰的模样,跟这少年装束很有几分相似。可堂堂蜀中唐门,为何一身武艺要用在害人性命。“你杀他作甚,他与你有仇?”
少年手中折扇一抖“啪”地合上,像是不很能理解他怎么会有这样一问,眉目中隐隐透出几分看傻子的意思:“他无恶不作,我如何不能杀。”
“人人都像你这般,那要王法何用?”
“恶人有钱有势,官府便不管。若我等同样束手旁观,还谈什么侠义。”少年这番话里多少有些嘲讽意味,偏语调淡得像他那张冷着的脸一样缺了些情绪起伏。他似乎也不想再多说下去,迈开步子想走,却又见吴子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太白弟子,行事当如使剑一般干脆果决。”
本事不算差,可这做事不干不脆的实在让他不想再跟这个太白相处下去。会被吴子冀发现他也认了,给一个本事还不错的太白弟子发现马脚倒是也不丢人,但偏偏是这么一号人……
“我……”
“若你追来就为这些,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告辞。”
莫名其妙的人。
吴子冀眼瞅着他运起轻功跃上墙头轻盈得像只燕子似的飞没了影。直到这时他才堪堪从少年那番说教般的话语中回过神,思来想去最后也只能自嘲一笑。瞧瞧,连个刚见到的甚至还不知性命的人都嫌弃你。
或许在人家眼里自己才更莫名其妙。
不过这么看来先前倒确实是多虑。吴子冀叹口气,一时也说不清到底是安心更多些还是难过更多些,便干脆把这些个心思都先揉成一团放到一旁去,紧赶慢赶地回去寻了叶城,兄弟俩一道回了落脚的客栈。
“师兄你做什么去了?”
“没什么……”
“师兄你学坏了,都开始有事瞒我了!肯定又是假道长教的!”
这都是哪跟哪。打从这次出门起叶城便什么都能扯到顾齐风身上去,回回都把吴子冀给说得一愣一愣的,直叫他绕了好一阵才知道叶城纯粹只是什么都朝顾齐风身上推。“你那么讨厌齐风?”
“没,就是……”就是每次一提到顾齐风,吴子冀的反应都很有意思。但是叶城总不能明着告诉他师兄他胆儿肥到连师兄都捉弄,“就是”了半天也没接出话来,挠挠头摆摆手又开始胡说八道:“他要拐我师兄,我还不能发发牢骚?”
“又胡说这些。”到底吴子冀除了能瞪他一眼也做不出更多来,叶城跟他开玩笑,他也不能真和这小崽子较真。
“呃……我们明天去哪玩啊师兄?”
“还想玩,该回去了。”
此番出门实在太久,吴子冀早就已经放心不下家里母亲跟小弟。他眼看着叶城蔫巴下去心里也是一阵好笑,没好气地拍拍他,把他按到椅子上坐好:“好了,头发乱了,别乱动我给你重扎。”
“这又不出去了还扎什么?师兄你别是扎头发有瘾吧,没事就摆弄我跟檩雀的头发。”
“咳……没有的事。”
被这样直接戳穿吴子冀有些尴尬地干咳两声,却也还是没停了手。打小他就特别喜欢摆弄别人头发,有事没事的再琢磨点儿花样来,也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喜好了。那时候临近几家的小姑娘都喜欢来找他,缠着他叫他给编头花,再兴高采烈地蹦跳着去找那个镇上最好看也最厉害的男孩子。叶城那时候还小,也不怎么明白,就问他师兄为什么费劲吧啦地帮她们打扮漂亮了,她们却要去找别人玩,吴子冀又只笑,等到小姑娘们回来了说起被人夸奖好看的事,他便笑得更开心了。
可是给叶城和江檩雀两个男孩子他就只能规规矩矩地替他们挽好发髻束上发冠,实在少了许多乐趣。真武那冠子倒是有趣,待有机会定要去找顾齐风让他上手试上一试。
想着想着又跑去顾齐风身上。吴子冀这也终于觉了不对,他恍了恍神,又把这些心思全按了下去,再不去想。
师兄弟二人过了在开封城的最后一晚,第二日一早便动身往秦川返。
白日快马加鞭地赶路,到了晚间要投宿时吴子冀往腰上一摸却没摸着钱袋,也不知是路上掉了还是被偷儿顺了去,一时急得直冒汗。要他自己随便在野外将就着露宿也无妨,可现在带着叶城,他是绝不肯让叶城受这种罪的。何况这一路还有的走,将就一时,也总不能将就一路下去。
“师兄你别急,我这儿还有点,先用着先用着。”叶城看他急成这样,也不得不把师父塞给他的那一封银子取了出来,塞进吴子冀手里去。
他师兄接到手里一瞧,倒是不急了,脸立马就板了起来:“你这哪来的?”
“我,我自己存的。”
“说实话。”
“我……”叶城心知吴子冀准是误以为他干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暗自好一阵委屈,心说自个儿再淘也不至于去干坏事发不义财去,支吾好半晌,却被师兄失望的目光盯得更难受了。“好我说!这是下山之前师父给我的!我不是怕你知道了觉得不舒服……”
“……”
叶城的声音越说越小,吴子冀也像是哑了声,最后也只发出一声沉闷的叹声,什么都没再说。他揉了揉叶城的脑袋,朝他一脸担忧的师弟露出个不甚自然的浅笑来,收起银子进了客栈去。叶城连忙跟在后头,一扭头却瞧见方才说是替他们栓马去的伙计正盯着他们看,刚一对上眼儿那人立刻便错开眼儿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贼眉鼠眼,不像个好人。”叶城嘀咕道,可思来想去又觉得他跟吴子冀身上没什么好被惦记的,便都抛到了脑后。
二人刚在客房里歇上没多久,外头突然就传来敲门声,一问却是店里的伙计送了酒食来。屋里师兄弟二人莫名地对视一眼,吴子冀微皱着眉头开了门:“我们不曾要过这些。”
“哎,这些是我们掌柜的看二位旅途辛苦,特地叫厨子做了给二位解乏洗尘的。”那小二哥躬着身赔着笑,把手中盛酒菜的托盘又往上举了举送到吴子冀面前。
这人声音有些熟悉。吴子冀一恍神,再看这小二却见他脸上笑容消散一空,面无表情地朝自己递了个眼色,托盘也随之又向前送了送。
是那个唐门的小子!
吴子冀有些意外,却还不等他明白那个眼色的含义,对方已然有些不耐地要往屋里进了。他只好先侧开身子把人让进来,那少年把酒菜一样样摆到桌上,趁着吴子冀接手的功夫飞快地塞了什么东西在他手心里,随即又像模像样地告辞离去了。待他走后吴子冀摊开手,手里是张被团成一团的字条。
“那是什么?”
“没什么。”吴子冀展开字条扫了眼便又团起,伸手捞过酒壶将字条丢了进去,“想吃就吃吧,等明早我叫掌柜把这些也都结了。”
“哎这酒不浪费……”叶城阻拦的话还没说完,却见吴子冀朝他使眼色,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有些不明所以,却也只能乖乖收了声,颇为可惜地咂咂嘴,提起筷子开始对这满桌的菜挑挑拣拣。
“这厨子不行,比不过娘的手艺。哎师兄你不吃吗?”
“我不了,还不饿。”吴子冀随口应付着。
那唐门留下的字条上说,店是黑店,酒有迷药,叫他小心行事。吴子冀不晓得这人为何要来提醒自己,甚至不能确认他是否当真是来帮忙的,但既事有蹊跷,多小心提防总不会错。

——————————
您的好友唐青霖上线了。
我,我从东海摸鱼回来了……

评论 ( 2 )
热度 ( 5 )
  1. Silentblade乳燕归巢你归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真白安利站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