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真白】风霁影顾(5-6)

*cp真白。bl向。
*依旧没文笔没剧情没智商。
*迷之剧情进度。
*诶我以前都标的什么避雷注意来着忘记了Σ(°Д°;

五、
次日一早房门被敲响时天都还没亮。外面的人敲门敲得小心翼翼的,约摸也是怕吵到旁人。吴子冀揉着眼睛开了门,就看见顾齐风笑眯眯地站在外头,伸出手就要拉他出去。
“你且等我收拾一下,再叫醒叶城。”
“叫他作甚,就只给你看的。你快些去,慢了可看不着了。”
头一天折腾得太累,又睡得太晚,今天再起个大早,吴子冀整个人都是晕乎的,跟在顾齐风身边摇摇晃晃地走了好一段路才终于算完全清楚过来。他打量着四周,身边人却突然一跃而起跳去了屋顶上,又回过身朝他伸手:“子冀,来!”
吴子冀眨眨眼睛,稳了稳还虚浮的步子,纵身堪堪跳上房顶,脚下一滑险些栽下去,惊得顾齐风连忙扯住他。
“我的祖宗诶,你小心点儿啊。”
“对不起。”
“……”少年赔笑道歉的模样落进顾齐风眼里叫小道长几乎立刻就皱了眉头,他板着脸扶吴子冀站稳,又接着引路,却再没有一句话。
“齐风?你生气了?”
“我有什么好气的。”
他干巴巴地回着身后人的问话,停了步转过身才看见吴子冀不安的神色,一时间竟也慌乱无措起来,胡乱摆着手叫他别露出这副模样。“你不用总那么小心翼翼的。”顾齐风说,眼神飘忽着,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你不需要总那么懂事……至少在我面前,我想你能放松些。”
吴子冀闻言摆了摆手,跟着他在屋顶上坐下来:“都已经懂事的人还要怎么不懂事。又不是小孩子了。”他话说得像是随口的玩笑,可偏偏顾齐风怎么听怎么觉得心疼。
“可你小时候也不曾胡闹过。”你都不觉得烦,不觉得累吗。后面的话顾齐风到底没问出口,他知道是吴子冀的话一定会笑着告诉他不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好了,但也太不在乎自己了。
然而虽然他没问,吴子冀也一样只是笑了笑便敷衍过去。他四下张望着,入眼便是翻涌不息的茫茫云海。算时间约摸是将要日升的黎明时分,正是夜色最深沉的时候,云海也成为晦暗一片,在极遥远处同天色融为一片,悬起闪烁繁星映入二人眼瞳。“带我来这儿做什么,”太白问身边人,“数星子?那可是会数睡着的。”
“你不是也会开玩笑嘛。”
“我是人,又不是没情绪的布偶娃娃。”吴子冀回眼看看他,这回没笑,一本正经的,认真得很。一时间顾齐风又恍惚记起儿时他认真说教自己不要胡闹的模样,忍不住伸手在他鼻尖上刮了下,随即看见吴子冀睁大了眼睛,又红了脸。
顾齐风看得直笑,直到被他瞪了一眼才收敛了些,指了指那片苍茫云海,又从怀里摸出支笛子。
曲是吴子冀从未听过的曲,悠扬婉转,全不似现今附庸风雅之徒所作的靡靡之音,曲声空灵,飘渺如同仙音自天而来,却又隐有豪侠豁达洒脱之气相融。倒是同他们真武剑派的作风有几分相近,吴子冀暗想。又或者这便是顾齐风的道,他的道心侠情。
吴子冀不知道。他不太明白顾齐风所追求的是什么——这人看起来也似乎毫无追求一般——但总归要比他悟性高得多,或许早便已参透世间许多繁琐俗事。而吴子冀连自己究竟为何持剑都不甚清楚,他拜入太白的初衷也不过是想学些本事好让母亲能过得好些。
正胡思乱想着,遥远天际忽地显了一抹亮色,缓缓舒展绽开将至深至浓的夜驱赶开来。那样明艳的红染了天空,也染得层层云海一片苍茫红艳。吴子冀不由震惊于这般壮阔景致,忽又忆起儿时顾齐风层同他提起过,襄州的日出乃是绝景。他仰头去看顾齐风,小道长还在吹奏着那支笛曲,双眼却是一转不转地盯着他瞧。
“你看我作甚?”
“这景我都看腻了,哪有你好看。”初升的日光映在吴子冀的眸子里,那般明亮的光顾齐风瞧过一眼哪还能再移得开视线。
“又胡言乱语。”吴子冀扭开头不理他,只望着那茫茫云雾看。这般景色同顾齐风方才的曲倒是相和的,想来日日与此景相伴,心胸自也开阔——可真要比起来,吴子冀认定他们秦川雪海也是不差的。大概还是在人。
顾齐风一向是嘴上答应的利索,不管保证了多少次,该胡说还是要胡说。吴子冀也没真指望他不说,他也就更加不当回事,被骂了不过一笑了之,朝后仰躺下去,指尖勾过吴子冀剑上的穗子玩得不亦乐乎。
“子冀,别多想。”他突然又说,“做你自己便是,你已经很好了。”
“我……”
“我带你来是想你开心的,你别愁眉苦脸的啊。”
“嗯。”吴子冀点点头,刚想要再说什么,顾齐风又坐起身来,伸手捏捏他脸。“你!”哪有人会像顾齐风这般总是动手动脚的,吴子冀一面惊诧着一面又瞪他,没好气地把他手拂开。都多大的人了,整日里跟小孩子一样胡闹。
“哎子冀,你捡了两个弟弟——要不再捡个哥哥?以后我护着你。”被嫌了的却没点儿不高兴的模样,反手一扣太白的腕子,又凑了上去,还是个嬉皮笑脸的模样,语调倒是认真得很。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吴子冀,又在对方回过神说出那句“别闹”之前缩回来,若无其事地摆手:“我就一说。”
“……我一大男人,要谁护着。”也不知是不是又想到些什么,吴子冀这回竟没骂他,垂了头嘀嘀咕咕地念了一句,便揭过作罢了。

六、
顾齐风喜欢吴子冀。从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开始。他那时还是个贪玩不懂事的性子,偏偏听多了山下说书先生的话本,就那些情情爱爱的事知晓许多。
于是便也就早早开了窍,从吴子冀笑盈盈地蹲在他面前替他暖手时,顾齐风眼里头就再看不见别人的笑脸儿了。
可惜他就是没那命一直跟人在一块儿。前次分别一别就是数年,这才重逢不多久,眼看吴子冀又该回秦川去了。
“思慕使人心神煎熬……唉,也不知,这算不算是刻骨铭心。”
“你这才知道多少。”
“是,论相思之苦我自是比不过笑师兄你懂。”
顾齐风直翻白眼,冷言冷语地跟笑道人呛声,忽地伸手又要抢了他的酒来。笑道人哪肯这么容易给他,俩人打了好一会儿的太极,冷不防顾齐风一手改两手,抠住酒坛子的口沿儿一提就给夺了去。
“嘿你小子还会耍诈了?”
“我又不是叶城那傻小子。”顾齐风斜睨他一眼,仰头咕咚咚地半坛酒便下了肚。“哎你说,”解了馋瘾小道长抹把嘴,恹恹地扭头问他师兄,“那叶小子比我好哪啊,凭什么他就能天天跟在子冀跟前?”
“他俩是兄弟,你说凭什么?还有你这种比法,可别是喝酒喝坏了头。你算吴子冀什么人?”
算什么人?那自然是什么都不算啊。顾齐风哑了声,想半天都没能想出话来反驳,一时不免丧气,嘀嘀咕咕地念着吴子冀又出了神,连笑道人趁机抢回了酒都没发觉。
“你啊,路还长着呢!”
他笑师兄半是感慨半是叹息地说着,晃晃手里的半坛酒,起身走了。等顾齐风回过神哪还有地方再讨酒去,便也只得更加闷闷不乐地乖乖回去做他的功课去。
等回头还要去送吴子冀呢。
“先前是你找我,现在就换我去找你。不会让你等太久,放心。”顾齐风笑嘻嘻地拽着太白的袖子,“在秦川等我。”
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眼前这景象实在跟小时太过相似,吴子冀一时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也终归是好笑地点头答应。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次竟没能守约。
“弟子定不负师尊所托。”
“嗯。你二人也到了能独当一面的时候,此番下山,也可到处走走,多多见识磨砺一番。”
“是,弟子谨记师尊教诲。”
叩了头拜别师尊掌门从殿中出来,吴子冀忍不住长叹一声,却分毫见不到被师尊认可得以外出历练的欣喜。反是叶城,早就已兴奋得快要蹦跳起来,若不是有吴子冀按着只怕都要把房顶掀了。可算算时间,离顾齐风要来的时候已没有多久,这一去断是赶不及回来了。
然而此番是有紧急机要送往开封府,师命难为,也由不得吴子冀推脱。
“檩雀,你来。”待收拾好了行装,吴子冀唤了他家幺弟来,从书案上拿过封信来交给他:“待到真武来了,若我们还没回来,你就把信交给他们里面叫顾齐风的那个人。”
“顾齐风……”江檩雀念着这个名字,捏着信封看了看,将信封上这三个字仔细记在心里,这才用力点了点头。“好,交给我吧!”
“乖。”
“师兄你还真把他当回事,他自个儿运气不好没得怪的。”
直到要出发的时候吴子冀都还是心不在焉闷闷不乐的,叶城瞧着也觉得有些败兴,他又本就看顾齐风不顺巴不得眼不见心不烦,当下没忍住便抱怨出来。可吴子冀只摇头说不是那么回事。
顾齐风等了他那么多年,可他却连这短短数月都守不得。
“要说,这些年大哥一直是为那个道长苦练,这次从真武回来也还是总念着那顾道长,倒是比我跟叶城哥都重要了。”江檩雀年纪尚还不大,小小的人儿费劲地抱着快赶上他人高的剑,还艰难地空出手去勾吴子冀的手:“大哥大哥,我以前听见过师姐们说喜欢一个人就会把他看得比别的谁都重要,那大哥你是不是喜欢顾道长啊?”
真真是童言无忌。江檩雀远比吴子冀小时候要能说会道,又被叶城带的满脑子总在琢磨些有的没的不务正业的事儿,这一番话下来竟是叫吴子冀哑口无言,连叶城听了都觉得不知为何竟有几分道理。
这又是哪个好师姐的心里话被这小东西给听了去。
叶城开始盘算着要不跟他们公孙大师兄打声招呼,平日里多看着点江檩雀,最好的给他多多的功课,叫他没那个精力再去乱学这些个东西。他倒是不想是谁把好好的小家伙给带出了调皮瞎闹的毛病。
“这种话不能乱说,可能会给人家带来麻烦。跟大哥随便点没关系,平时可不能这样。”吴子冀实在不是个能跟人争辩的料,愣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放弃跟这都还不知道“喜欢”是什么的小孩子去做澄清,蹲下身来摸摸他小脑瓜,直接跳进说教步骤。
好在江檩雀比叶城要听话得多。他点了点头,乖巧地满口答应下来,虽然他其实并不明白为什么——不过似乎这个问题确实让他大哥有些不高兴。江檩雀当年是被吴子冀捡回来的,小家伙没多少安全感,只知道抱紧了这个对他最好的人,所以不管吴子冀说什么他都一定会听。
“乖,快回去吧,外面冷。”他什么情况吴子冀再清楚不过,于是从来连说教都温声细语的,也都是说完就过。他又替江檩雀仔细整好了衣裳,拍拍小剑客的肩膀:“照顾好自己,乖乖等我们回来。”
一旁叶城牵着马匹,瞧着吴子冀的模样却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他也不直说,一直到上了路,才终于算开口:“师兄,我问你个事儿你可别不高兴的。”
“什么事?”
“你是不是真喜欢假道长?”
吴子冀像是猜到他会有这一问,不见惊讶,却也不答话。二人一路离了太白山门,向东而去,沉默得像是要隐没在这寂寂秦川雪海,马蹄踏过积雪留下长串落花似的足记,可连这点声音都被那雪包裹着化了去。
“师兄你……生气了?”
“不,我在想该怎么说。”吴子冀叹口气,“应该说,只是对关系要好的朋友会特别关心罢了。”
倒是吴子冀会说的话。叶城只觉无趣得很,他师兄从来对谁都无比关心的,这一番应答当真没趣。他撇撇嘴,全当自己犯傻多余这么一问,缰绳一抖脚一夹,策马超前一溜烟儿地跑,把吴子冀给远远甩在后头。这回吴子冀实打实的不知他在闹什么性子了,暗自忖着大概是因为自己太过无聊,摸摸鼻子不由失笑,又紧赶着追他去了。

————————————
那个,我们快该到期末了,然后这学期有几门老师特别烦但是还特别重要一定不能挂的课,我还没开始预习……QAQ
所以要断更一阵了,大概到7月初,差不多新版本出来前几天……我也不知道我们辣鸡学校为什么放假那么晚啊!气!
然后那什么,我能不要脸地求评吗_(:з)∠)_小红心都无所谓啦就是,很想要评论,一句话都会瞬间好感max兴奋到飞起【】
啊我这次话好多啊<(。_。)>

评论 ( 2 )
热度 ( 6 )
  1. Silentblade乳燕归巢你归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真白安利站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