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燕归巢你归我

这里穆归辞,随缘更新。
咸鱼,沉迷天刀。八荒随机排列组合,接受香哥,燕南飞相关吃真武燕。
全职虚空微草粉儿,双鬼/方王。

【天刀OL/真白】风霁影顾(3-4)

*cp真白,bl向注意。
*真武一样缓慢地更新,太白一样飞快地跑剧情【】
*惯例没文笔没剧情没逻辑。

三、
“哎那顾小子,傻乐什么呢,叫你领人家去歇息——嘿你去哪!”
“喂你把我师兄放开!”
那一年去襄州访问的太白弟子刚刚抵达真武太极广场时的场面,堪称是鸡飞狗跳。吴子冀还正四下张望着,忽得就见一人一阵风似的飞蹿过来,拉了他就跑,快得连就站在他身边的叶城也愣了几息才反应过来,再想去追却哪还有人影。
那年吴子冀十七,从他答应顾齐风会来真武,已有快十年。
“子冀你终于来了!我还说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去秦川找你呢,今年我就能名正言顺地去你们太白了!”
待到拉着自己的人终于停下步子,吴子冀有些疑惑地打量着面前这个兴高采烈的年轻道长,迟疑半晌都没敢确认:“齐风?”
“就是我啊,不认识了?”顾齐风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把,“不过我也差点没认出你,子冀你现在比小时候还要好看。”
“有夸男人好看的吗?”
快十年的时光对顾齐风来说像是不存在一样——除了让他从一个缩在雪地里的团子长成眼前这个还称得上是玉树临风的道士。他竟不觉半点生疏不成。吴子冀一时不知该怎么同他相处,对方过于亲密的动作甚至让他不动声色地退了半步。
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变成全然不同的另一副模样了。或许他们应当重新认识彼此,可顾齐风似乎全没有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大约也实在是想了太久,正满脑子都只剩下了高兴。
“你……”你一直在等我?你想我吗?你还记得那种小孩子的约定啊?怎么问都还是觉得说不出口,一句话开了头,后面的转了几转,最后变成了没滋没味的问候:“这些年还好吗?”
“还行,想着你过,倒也觉不着。”顾齐风在石桌边坐下,支着头盯着他瞧,笑得比花儿都好看。
“我哪有那能耐。”
这时间太久了,久得吴子冀都已经放弃了履约的念头。他自是清楚自己的天分,再怎么努力也还是花了许多年的功夫。按顾齐风的玩闹性子,怕是早就已忘了,又或一开始就不过是个一觉之后再不记得的兴起之言。小孩子的事,难能有多少真上心的。可他到底还是来了,多少抱着几分侥幸的意思,更多的却只是想有一个交代。
不管顾齐风记不记得,至少他答应的事,是做到了。
“对别人来说可能没有,”顾齐风一本正经的,那架势像极了吴子冀在鹦歌镇里时不时会见到的算命先生,“对贫道来说,必然是有的。”
“你有什么特别?”
“这位少侠有所不知,贫道已心悦你多年了。”
“……都这年纪了,说话怎么还没个谱的。”
吴子冀皱着眉转开脸去,他心知顾齐风说话就这德行,并非有意轻薄,却还是难免的觉了些尴尬难堪。顾齐风见状多少也觉出什么来,忙收了嬉笑模样又去哄他:“我这不是想你吗……你别气,我不说了就是。”
“师兄——哎你谁啊你,离我师兄远点!”
还没等吴子冀作声呢,远远儿地就听见叶城的喊。顾齐风就觉得眼前白影一晃,再定睛瞧时自己跟吴子冀中间就多了个少年人。那人把吴子冀拦身后头,怒冲冲地瞪着顾齐风。
身手倒是挺俊的。
“叶城,你误会了,那是我朋友。”
“上来就掳人的朋友?”
“他太高兴罢了。”
其实是看他跟你那么亲近不高兴罢了。顾齐风心里头嘀咕,又不敢明说。他如何看不出吴子冀的疏离尴尬,他心里头难受,偏偏又不想吴子冀知道他难受。吴子冀那么善良的人,知道以后怕也会跟着不高兴了。顾齐风希望吴子冀高兴,他希望这个人永远都能高兴。
“我看他不像个正八经修道的。”叶城说着,回过头来喊顾齐风:“哎假道长,我叫叶城,我是他师弟也是他弟弟,你谁啊,二话不说把我师兄带走不给个交代我不饶你!”
“我带走子冀是因为你太吵。”顾齐风皱着眉头,语调漫不经心得极为刻意,手在石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谁都能看得出他的不快来。
“呸,我跟我师兄说话关你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师兄有你这个朋友?”
“叶城,其实……我跟齐风快十年没见了。上次他来秦川,你正好被罚了禁闭——”
“快十年?”叶城看着硬拉住自己好声好气地解释的师兄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抬手指向顾齐风,也不顾什么礼术,另一手抓了他师兄肩膀摇晃:“师兄你清醒点,十年不见谁知道这人现在什么德行?”
“叶城!莫要胡说,齐风为人我清楚!”
没等顾齐风因为他那番冒失话生气,吴子冀就先瞪了眼。他没怎么凶过叶城,就算这师弟总给自己添麻烦,他也最多不过唠叨上几句,眼下却俨然是马上要翻脸的模样。被训了的小太白缩了缩脖子,很有些不敢置信似的,支吾半晌最后还是闷声跑到了一边去,蹲在地上生起闷气。
师兄竟然会凶自己,就因为那个那么多年没见的假道长。叶城委屈得不行,偷眼儿去看却发觉吴子冀甚至都没要过来哄他,反而是在跟顾齐风解释——而顾齐风还不知有意无意地往他这儿瞅,那神情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有对师兄不利的念头,不然我一剑削了你!”回去路上趁吴子冀没注意叶城恶狠狠地朝顾齐风扬了扬拳头,或许还自认挺有威慑力的。然而顾齐风只悠悠地瞥他一眼,随即快赶两步追到吴子冀身边,两人又兴致勃勃地说起了什么。
全程向来关心疼爱弟弟的吴子冀竟都没回头看过叶城一眼。
小太白越发觉了委屈,坠在两人后头越跟步子越慢,等再回神的时候前头哪还有人影,再四下里一看,这是在哪他也一头雾水,偏偏不知他是怎么走的路还一头扎进了压根儿没人点人烟的山林里去。得,这迷路迷得可够彻底了。又胡乱转了一圈却依旧转不出条路来,叶城到底年纪尚小,又正满心的委屈,当下嘴一撇剑一扔,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四、
“叶城……齐风!你看到叶城哪去了吗!”
一回头不见了弟弟吴子冀整个人都慌了,他连忙抓着顾齐风问,可对方只一脸茫然地跟他摇头。太白急得一甩手差点把剑都扔出去,回身就寻着来路找回去,一路找一路跟路过的真武弟子打听见没见过他师弟。
可所有人都只摇头说不知。
顾齐风跟在他后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开口。叶城越跟越慢的事他是发现了的,可大约是在赌气,偏偏他就不提醒吴子冀——不但不提醒,还不停地想方设法让吴子冀的注意力不会落到叶城身上去。但他也没想到叶城竟会走丢。
这么大的真武山,可要往哪去找。
“你别急,这么乱找也不是办法,我叫些同门来帮着找找。”
“我先找着,你去叫人。”
“这地方你又不熟,万一你也丢了怎么办?”
吴子冀心里头急得快冒火,偏偏顾齐风又死拽着他不放,一时只得听他的先去寻了人来帮着找。这一找就从正午直找到天色将暗的傍晚。
等找到叶城的时候小太白在林子里头蜷成了一团白色的毛球,大约是哭累了,正沉沉睡着,肩膀还一抖一抖的,眼角上挂着泪珠。被吴子冀唤醒之后这人立刻就扑进他大哥怀里,豆大的眼泪下雨似的落个没完。
“师兄!我就知道师兄不会不要我……我好怕啊,师兄……”
“乖不怕,是师兄不好,不怕我在呢,没事了没事了。”
叶城连说话的声儿都是哑的,吴子冀都不敢想他之前到底哭了多久哭成了什么样,又是心疼又是害怕地抱紧了他好声哄着,那模样叫一旁顾齐风看着反觉吴子冀要更惹人心疼。
“师兄,我饿了……”
“抓紧回去吧,不早了。”直到叶城哭够了摸着肚子露出可怜巴巴的模样来,一直在旁边站着的顾齐风才终于开了口:“回去我给你们找些吃食。”
这句“你们”,原本自是偏向吴子冀更多些。顾齐风眼瞅着端来的饭菜大半都被叶城囫囵吞进肚去,心里头那点儿自责早就都不知扔哪去了——偏吴子冀这会儿还满心里都顾着叶城,别说顾齐风,眼瞅根本连自己都顾不得了。
这会儿顾齐风可算知道刚刚叶城被冷落是个什么滋味了。他苦着脸皱着眉头坐在吴子冀身边,原跟那两人一样饿得不行,现在却一口都吃不下去,最后闷闷地叹口气给自个儿倒酒喝。
真武山上禁酒,这坛子酒是顾齐风跟他笑师兄软磨硬泡许久才讨来的。
“哎,假道长,我也要喝!”
“去去去,小孩子家的毛都没长齐呢喝什么酒。”
“呸,师兄你看他!”
“……”吴子冀目光在闹腾不停的两人中间转了个来回,只觉头疼得厉害,叹口气伸手在叶城头顶拍了拍:“吃饭。”
这两个冤家。顾齐风在身边吵,叶城在对面闹,活把吴子冀夹中间折腾得一个头两个大。也不知道怎么这两人就是互看不顺,没一刻安生时候。他又回忆起今日这二人刚碰面的时候,借着端茶的动作眼睛偷瞄向顾齐风,却不知怎的想起他那番胡言乱语来,当下脸上又是通红一片。
这回倒是没叫叶城察觉。小太白一心跟真武斗嘴,手上跟他抢着酒,两手间招式过得飞快。顾齐风却显出些悠然来,他动作不快,却每每后发先至将叶城的攻势拦阻拆解。这出招拆招的比划倒让叶城越发来了兴致,跟小孩子寻见了新奇玩物似的,争抢得越发卖力起来。
最后到底顾齐风还是放了水,叫他夺了半坛子去。白日里耗费那么多精神,这会儿再一闹,酒水下肚之后叶城哪还挡得住那酒劲儿,没多会儿就趴着睡了去。
“辛苦你了。”吴子冀终于又发了话。他朝顾齐风笑笑,又去试着叫醒叶城,却没能成功。
“哎这小子精神头真足,陪他玩可累死贫道了。”
“叶城底子好,悟性也比我高得多,我这个当师兄的早就没东西能教他了。有你这一番指教,他本事又该能精进许多。”
他这话说出来时仍旧是笑着的,似乎已然接受了自己资质平平这件事,连儿时那转眼便被遮掩的失落委屈都不曾出现。顾齐风瞧着他这模样,突然便失了兴致,抱着膀子往椅背上一靠,别开脸去。
“我不过是想玩儿罢了。”他说,语调里颇有不屑,一副老大不乐意的模样,“贫道可没那么好心,也没那闲工夫。”
“可我知道的齐风,确实是很好的。”
“……”
顾齐风是万想不到他这句话的。一时间他向来引以为豪的嘴皮子都变了不利索,干张着嘴却是好半天没能说出个整句。这人总是会出乎他的预料。但若要说起来,这从不令顾齐风感到不快——不但不会不快,反而每每都还惊喜万分。
“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去歇息。”
他这话说的多少有些强行岔话的嫌疑,毕竟方才哑口无言的模样着实太丢人了点。吴子冀就是这点儿最好,瞧见人尴尬了便也跟着掀了篇转了话头,闻言转去看眼天色,点点头,再将叶城搀起来,跟着他出了门去。
顾齐风也不敢走快,给吴子冀搭着手帮他架着叶城,没多远的路两个人硬是走出一身汗来。“你也早些休息吧,挺累了。今儿都我不好。”他本是想抱抱吴子冀的,却到底没敢真这么做,只拍了拍太白肩膀,又比划个手势打断了对方反驳的话语:“明天一早我来叫你,有好东西给你看,就当赔礼罢。”

——————————————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吴子冀是我写过的最普通的人了,但是好看好难写……
传说中的越是普通人就越难把握?_(:з)∠)_

评论
热度 ( 7 )
  1. Silentblade乳燕归巢你归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真白安利站
  2. Silentblade乳燕归巢你归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真白安利站

© 乳燕归巢你归我 | Powered by LOFTER